【九龍塘的浪漫.深夜食堂】日頭食飯 夜晚飲酒 浸大人依存的「孤島」 - 明周文化

【九龍塘的浪漫.深夜食堂】日頭食飯 夜晚飲酒 浸大人依存的「孤島」

撰文: 鍾梓儀     攝影: 趙賦禧、蕭學儀

01 Aug 2018

dsc04303-1

編者按:浪漫太空城

(按︰九龍塘貴為高尚地段,是舊時粵劇名伶與富豪的集居處,今是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家族居所。這裏除了豪宅、名校林立,或許會令人聯想到港產片裏的時鐘酒店。你或許沒有想過在廣播道下、浸會大學前,有一座毫不起眼的灰色建築建新中心,乍看飽歷風霜,細閱資料,原來是西九故宮顧問、建議在葵涌貨櫃碼頭建「天空之城」建築師嚴迅奇的作品。嚴迅奇於81年憑建新中心獲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的優異獎,天空之城的概念令他在建築界漸露頭角。記者走訪九龍塘建新中心商戶,與資深傳媒人和浸大同學對談,逐步拾遺,紀錄商場三十七載鮮為人知的前塵往事。)

九龍塘有個「島」,斑駁殘舊的「建新中心」,給浸大學生稱為「島仔」。浮誇地形容的話,它是沙漠中那棵仙人掌,是漆黑中那道光線。島上餐廳滋養腸胃,酒吧撫慰精神,便利店更是一箭雙鵰。日與夜依存「島仔」,成為同學日常。

美食沙漠的綠洲

建新中心位處往返浸大新舊校舍中途,商場地形酷似安全島,故有「島仔」之名。島仔幾家餐廳是浸大學生腸胃救星。浸大膳食質素向來為人詬病,校內飯堂充斥連鎖食店,早年更有飯堂衞生欠佳,被學生譏為「蟲can」。在浸大新聞系三年級生朱偉東眼中,「島仔」如同沙漠綠洲。他曾在校內飯堂「舊can」用膳後得腸胃炎。如果在舊校停駐,他笑言「打死都唔會食舊can(飯堂)」,「島仔」是不二之選。

廣播道兩間電視台相繼搬走後,建新中心星光不再,客源以大學生、教職員和醫院職員為主。

廣播道兩間電視台相繼搬走後,建新中心星光不再,客源以大學生、教職員和醫院職員為主。

三年前甫踏入浸大校園,朱偉東已知悉校園膳食不濟。他憶起大學生涯的第一餐,便是在「島上」日本餐廳「元福」吃胡麻醬鴨胸撈米線。若課堂之間時間不多,他都會到這家小店用膳。去年當上迎新營「組爸」,更帶「組仔女」朝聖去。

訪問當日,元福人去樓空,原來餐廳已在六月下旬結業,朱偉東得知時大感驚愕,來不及去吃最後一碗拉麵,店已關門大吉。平日擠滿人的二百呎小店,今天只剩下招牌。他和不少浸大同學都感惋惜︰「有莊員話元福嘅麵,已經係浸大附近少數可以入口嘅食物,以後都唔知可以食乜。」

朱偉東在大學一、二年級參與辯論隊,大部分時間在舊校「soc房」(學會房間)度過,忙於準備比賽時總會與隊友叫外賣,學會房門上甚至貼了一張同樣位於「島仔」的百味閣餐廳(見另稿)外賣紙。「叫百味閣外賣」甚至已成為辯論隊的另類傳統,一代傳一代。他憶述每當到百味閣自取食物,侍應看見他和隊友西裝筆挺,便會笑問:「咦,又打比賽呀?」侍應連他們的日程都甚了解,可見他們是熟客。

深夜食堂 唔去唔安樂

「7-11梗有一間喺左近」,但對於浸大學生來說,要覓得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殊不容易,建新中心的7-11在區內絕無僅有。

上下課來去匆匆,「七仔」的印尼撈或常餐C成為不少浸大學生醫肚之飼食。

上下課來去匆匆,「七仔」的印尼撈或常餐C成為不少浸大學生醫肚之飼食。

為何深宵總是餓?去年是宿生的朱偉東形容深夜的九龍塘猶如一座死城,在港鐵尾班車開出以後唯一營業的「深夜食堂」,就只有「島仔」的便利店。「好似荒島上唯一生還者。」若不想山長水遠蹓到九龍城吃宵夜,他會選擇和hallmates踢拖往買零食或叮叮點心醫肚。「有次半夜離開舊校,成班住hall嘅辯論隊隊員不約而同,自動波入去7仔逛一圈,出到來,驚覺大家都無買嘢。明明無人肚餓,唔知點解要行入去,可能習慣成自然。」便利店成了黑夜慰藉,不進去,不自在。

浸大有個蘭桂坊

若蘭桂坊是港大學生的後花園,「島仔」就是浸大學生的蘭桂坊。若同學間有人想喝酒,代號為「落Billy」。

Billy Boozer 是商場初代商戶之一,當年與另一酒吧King’s Arm分庭抗禮,對家結業以後,Billy成為九龍塘區碩果僅存的酒吧。

Billy Boozer 是商場初代商戶之一,當年與另一酒吧King’s Arm分庭抗禮,對家結業以後,Billy成為九龍塘區碩果僅存的酒吧。

翻譯系四年級的楊威是Billy Boozer酒吧常客,試過一星期落五次Billy。他落吧的第一次,獻給了Billy。回憶當年剛進浸大,在Hall O(宿舍迎新營)的最後一晚,組爸媽帶同他們一行十二人到酒吧談心、玩酒game、聽老鬼「講經」(訓話)。新鮮人酒力不勝,他第一次嚐到酒醉滋味,最後被人抬回宿舍。

楊威說,大學生在Billy醉後失態的情景毫不罕見,事關宿舍不少活動完結後,大夥兒都會去喝個不醉無歸,酒吧經常座無虛席。「見過女仔唔識飲又學人飲,嘔到噴泉咁,要成班人幫手抬返去。」他更見聞友堂宿生借來手推車,把爛醉如泥的同學逐一推過聯合道四條行車線返回宿舍,險象環生,聽來卻無比青春。「呢啲事,住hall先會經歷到。」

建新中心曾經有超市,最後都撤至又一城,只有一間便利店,仍留在此,成為浸大人的黑夜慰藉。

建新中心曾經有超市,最後都撤至又一城,只有一間便利店,仍留在此,成為浸大人的黑夜慰藉。

老鬼回魂  邂逅情人

Billy開業已有三十餘年,是建新中心早期的商戶之一。酒吧多年來變化不大,酒櫃、木桌、招牌,昏暗的燈光、像山洞的佈置都是老樣子。楊威說,那裏的陳設予人懷舊的感覺,就像回到八十年代一樣。楊威認為,Billy不如外面的酒吧嘈雜,平日晚上甚為清靜,可以跟知己靜靜訴說心事。訪問當晚,酒吧內播着TVB電視劇,有幾個上班族坐在一角的吧檯位置歎啤酒,與酒保聊天,「嗰幾位單身寡佬係熟客,每次來都會見到佢哋。」楊威一眼便認出來。

dsc04189

楊威多年來落Billy不下百次,連酒吧職員都結識了。他朝吧檯一指︰「成日喺gym room撞到,佢喺度做咗好幾年。」他更笑說當年少不更事,老闆「達哥」和酒保請他喝酒,又教他猜枚,新鮮人不敵老江湖,連輸多回後被「隊冧」了。楊威向記者展示照片,原來這間廣受學生歡迎的酒吧,在Facebook上開設了群組,上載不少照片,紀錄一張張面紅耳赤的臉孔,當中不乏來港狂歡的外國交流生。

談到最深刻的Billy回憶,是有次他在酒吧跟宿舍同層朋友喝酒,碰上同一宿舍,已成為教師的「大老鬼」(師兄)專誠搭車回來敘舊。楊威的層友竟巧合地是他以前的學生,之後又有幾名「老鬼」前來相聚,宿舍幾代同堂,甚為熱鬧。不過最教他刻骨銘心的,是某次宿舍男層結伴喝酒,邀請鄰桌的女層宿生一起玩遊戲,後來他與其中一名女生日久生情,可惜最後緣盡。

回憶滿溢  難逃清拆

朱偉東和楊威不約而同表示,曾在Facebook看過建新中心當年的剪報,認為「島仔」保存了一份八十年代香港味道。雖然「島仔」落成近四十年,歲月在外牆上留下斑駁痕跡。舊店結業後只剩燈牌,設施日久失修,但朱偉東認為「絕對唔係殘舊,係懷舊。」

dsc04295

現時建新中心業權分散,由浸會大學、浸信會醫院和獨立商戶共同擁有,若他日銀主申請強拍後重建(建築落成滿五十年有機會遭強拍,建新中心現剩十三年),朱偉東指商場設施和衞生必定有改善,餐廳數目亦會增加,惟他不欲看到「島仔」變成另一個樂富廣場或又一城,表面光鮮卻倒模一般。他認為島仔雖只有兩三層,按現在的眼光去看不太實用,但香港合該有一兩個有特色,具個性的商場。

楊威看得更現實,現時建新中心的二、三樓已變成浸大持續教育學院的教學用地和辦公室,若然浸大以土地不敷應用為由,將整座商場併購並發展為教學樓,他認為也無可厚非。

搬離宿舍以後,由於九龍塘夜深交通不便,楊威已與朋友轉到太子等區暢飲,少有踏足「島仔」。他呷一口啤酒,淡淡然道︰「世上所有事情都會變,『島仔』終有一日都會拆吧!」當更具歷史意義的建築都難留住,即使滿載多代浸大學生的集體回憶,「島仔」又逃得過重建命運嗎?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