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學生會】斷莊之後無力挽 劉子頎:用努力換來絕望 - 明周文化

【今日・學生會】斷莊之後無力挽 劉子頎:用努力換來絕望

撰文: 呂穎姍     攝影: 關震海

05 Sep 2018

bx7a0268 浸會大學學生會年初因反對普通話畢業要求,佔領校內語文中心行動。涉事的時任學生會會長劉子頎,當時遭校方紀律處分,被判停學一個學期。社會輿論不絕,對學生一方的謾罵與支持聲此起彼落,校方最終撤回停學令。然而在風波過後,校方依然駁回學生「取消普通話」的訴求,當時會長劉子彷彿徒勞無功,換來沉重的壓力。

校內校外的高壓籠罩下,劉子頎仍然感到有一絲曙光,在社會關注中找到改變校政的契機:「當時覺得大家都關注,有機會搞得掂!」他坦言,被勒令停課後,相對自己利益,他說更關注如何能將議題焦點放回普通話畢業的要求之上。

浸大學生會高舉「本土」旗幟,有大學生有感「被代表」;學生亦批評學生會政治以外,眼界短淺,並不關心其他社會事。社會與校內批評圍攻學生會,投票率低,浸大「斷莊」,整個校園充滿無力感。

校內議題 學生會難聚同學

劉子頎直言事件過後無力感頗大,至今仍未走出絕望深淵。「好似望着一個好關心的地方死,一朵正在凋謝的花,你淋水施肥,叫人來一起幫手。但無人理睬。你只可以一日一日好無奈,坐着望着它凋謝。」他指,當初上學生會是受到雨傘運動所影響,從而產生了對香港的身份認同,故期望用學生會會長此身位為同學和香港人爭取公義。但上莊後,他卻發現學生會內外也難以召集羣眾,無論怎樣拼命去做也改變不了校方或政府的政策。

20180126chanlok%e6%b5%b8%e5%a4%a7%ef%bc%8fkwanchunhoiimg_2123年初陳樂行(左)與劉子頎(右)佔領校內語文中心行動,牽起風波。劉子頎當初以為只有百人參與,怎料同學們紛紛到場聲援,令他十分感動。

同學批評學生會不關心政治以外的事務,劉子頎回應不是學生會不做,而是每次活動「雷聲大、雨點小」,「call唔到人,call嚟call去都係熟果堆。」劉子頎慨嘆道。劉以千人宴、性別文化周等活動為例,學生會已利用Facebook、Poster及Mass mail等多個途徑宣傳相關活動,但參與人數仍與預期相差甚遠。他否認宣傳力度不足,反而認為學生對學生會不同活動的態度不一,影響其參與人數,「福利那些接觸到好多人,突然間買件會衫啊,福利大減價啊,嘩爆到啊!但到政治又reach唔到人,究竟係咩問題先?」

【延伸閱讀:】捲入政治風眼中的「山神」陳樂行:我們反對的不是普通話

記者找過其他浸大學生,有學生批評,學生會與學生無交流,對學生會的通訊與理念混然不知。劉子頎解釋,上莊前曾想過擺設街站與同學交流,只是後來因成效不彰及工作繁忙作罷。他認為要將資訊傳達至一萬三千位同學是十分困難,故必依靠同學自身留意學生會的資訊,「我們只有十三個人,如何接觸到萬三個人?」

抗爭行動前不諮詢

他強調在任期間,不乏舉行諮詢會收集同學意見,但於不同事件的立場及爭取手法方面,他認為無須諮詢,因在參選時政綱上已讓同學了解,若不同意相關立場可在投票前向他們諮詢,或投下反對票。「普通立場上,其實投票果陣己經firm咗。手法上無得諮詢,唔通我同你講,我哋一陣衝唔衝語文中心?」他補充,若同學發現其立場或手法與學生不同時,可隨時與學生會反映,而非在事發後「割席」指學生會不代表我,「成功你就讚我,失敗你就踩我咩,唔應該係咁。」

退聯過後

雨傘運動過後,學聯遭各大院校學生批評,雨傘運動中行為失當、財政混亂及架構不民主等問題,最終多間院校發起退聯公投,當時社會亦有不少批評斥退聯削弱學界連結,令大專院校成為孤島,而現時僅有中文大學、科技大學、嶺南大學及樹仁大學四間大學留在學聯。退聯過後,學界不乏合作,小至聯合聲明,大至六四、七一論壇,但組織抗爭則相對更少。

劉子頎否認退聯事件令學界聯繫削弱,反認為抗爭行動較少是因為時勢問題,因以現時的社會風氣,難以組織大型的抗爭行動。他慨嘆,學界唯一可以做的只剩下聯合聲明,「好多時都考慮不要出這樣多聲明,每次都出聲明,唔知做緊咩。但係究竟可以做什麼?今時今日我未想到。」劉認為這就是今日學生會在抗爭的死胡同,暫無新方法衝破舊有模式。

大眾對大學生期望過高

2014年的雨傘革命,由雙學重奪公民廣場而揭幕,其後雙學把握運動的生死大權,被形容為「時代選中的一羣人」。學生主導社會運動早有先例,如八九民運於香港的支援、2012年反國教事件等,社會對學生亦抱以希望,期望他們能為香港帶來改變。

「期望高到好唔合理,呢個社會期望學生會可以做英雄救港,但呢個世界無英雄,要全民參與先可以救到香港。」劉子頎直言學生會並非不想做帶領者,但社會不能夠只期望學生去帶社會運動。劉子頎補充,以往學生能帶動社會運動,引起更大的回響,是因為學生帶領的運動念頭單純,純綷為求社會公義。他笑言,傘運後其「學生光環」也所剩無幾,因學生會的立場思維愈行愈前,與大部分市民所想的有很大分歧。

bx7a0260學生批評「本土莊」自成一角,沒有諮詢,自把自為,劉子頎對此一一反駁。

社會分歧愈來愈大,學生會的政治立場備受社會關注,而學生會的選舉也墮入政治光譜間的鬥爭。劉子頎所帶領的幹事會主張港獨,他坦言現時社會對其立場分歧雖大,但學生會必須要有堅定的政治立場,並不可為了推高投票率等而作出隱暪或遷就。他形容學生會是社會最後一道道德防線,因此其立場對社會的影響甚大,「當這個社會不安定嘅時候,學生會怎可以只提供福利?」

他坦言,自己並非想用學生會身位改變同學的政治立場,亦明白立場往往涉及原則性的問題,難以改變。他明白校內大部分學生的立場與自己不同,從而令學生會號召力薄弱,但他自言並不會因此改變或隱暪自己的立場,「因為我非為了做學生會會長,而去做學生會。而是做到我心中所想,為大家爭取想要的權益,才做會長。如果我改變或遷就,我行上去做咩?」

斷莊前題 學生會何去何從

劉子頎於開學禮上曾寄言,浸大新生要積極參與校內及社會運動,惟本屆幹事會選舉投票率更只得9.36%,最後流選告終。外界感奇怪,傳媒多年筆下的大學生,多以關心社會事為己任,惟校內的投票率竟如此低下。

在斷莊的情況下,至今仍未有人挺身願意承擔學生會的重擔。他預計,「斷莊」問題只會更嚴重。「雖然啲人成日話,不是因為見到希望先堅持,而是堅持先有希望。大佬,真係你講咁易咩?」他補充,學生會的力量聚集起來本是可成就一場大型社會運動,但若斷莊,則會少了一份大學學生的力量,難以召集更多學生。他又指,所接觸的新一代對政治及社會漠不關心,公民意識愈來愈弱。他笑言現時自己做兼職也沒有人認得自己,因人們對社會大小二事不太理會,亦不會留意新聞時事。

bx7a0359斷莊之後,劉子頎對於今日的學生會前景十分悲觀。

說起學生會未來去向,劉子頎則深感絕望,「香港那些垃圾政黨,只有大學學生會還講人話,現時斷莊,連痴線佬都無埋。」他形容學生會是社會的最後一度道德防線,是香港最後一個仍有自主可以暢所慾言的地方。早前,警方已引用《社團條例》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以圖取締香港民族黨的所有運作。

用100%嘅努力 換200%嘅無力感

劉子頎在落莊之時,曾以「用100%嘅努力,換200%嘅無力感」為題,於個人Facebook上回顧整年的學生會生涯。縱使面對龐大的無力感,他也無悔上莊, 「雖然用咗好多成本,情緒又好灰暗,唔知可以做咩,但香港點都要有人行出嚟,要有人守護呢個地方,一啲都唔可以怠慢!」但問到若斷莊情況持續會否再上莊,他則指上莊所需的心機太大,「其實上年上莊都係靠一開始好有火先捱到⋯⋯但如果真係無人上,而自己情緒又可以嘅,都會做下去。」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