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舖】隱身彌敦道 榮華花鞋繡花拖留住花樣年華 - 明周文化

【樓梯舖】隱身彌敦道 榮華花鞋繡花拖留住花樣年華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梁俊棋

08 Sep 2018

榮華花鞋低調地立足彌敦道,卻被旁邊的金行搶盡風頭,路人很容易錯過。「我們賣的繡花拖是室內拖鞋,以前都是中產家庭來幫襯,你想想,如果家中是污糟邋遢的,又怎會買繡花拖。」榮華花鞋店主蘇偉樵回想道,雖然鞋店主打繡花鞋,面街的貨架展示的卻是膠鞋和一般工作鞋,只有少量繡花鞋掛在頭頂一角,進去才知「禾桿冚珍珠」。

店內兩側貼牆薄身玻璃櫃高及天花,櫃內由地下到頂足足放了六層拖鞋,有傳統的串珠小龍布繡珠拖、時款的日本壽鶴織錦料拖,還有六十年代最流行的網面款式,蘇生着記者留意鞋頭車功,「你看,鞋頭車得夠圓,沒有起角的,好貼腳㗎!」一試穿果然所言非虛,恍如回到電影《花樣年華》的年代。
k180817eugene-114

藍色壽鶴繡花拖採用日本織錦面,屬本地製鞋師傅今年推出的新設計,穿來出街也絕不失禮。

昔時富人品味象徵

整條彌敦道只有這家賣繡花拖的店,「以前光是彌敦道就有五、六家,對面恒生銀行有一家、近花園街水渠道又有,如今連尖沙咀的繡花鞋店都沒有了。」抬首一望,店內略帶斑駁的銅製招牌「榮華」二字高掛,默默經歷歲月流逝。

k180817eugene-168

 蘇生、蘇太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接手經營鞋店,身後的招牌和店名從沒改變。

「經常有人走來問我們是否賣月餅的,我就說月餅是隔離再隔離!」他打趣說,不過識途老馬大有人在,這天來訪,就有一位移民美國的回流港人張小姐,她小時候已跟母親來光顧,回流後都要購買繡花鞋,「我之前也曾光顧國貨公司買繡花鞋,沒他們的耐穿,而且這裏的花款更多。」張小姐說着,眼睛不忘搜索新款。

蘇生直言這些是廣東繡花拖,不少外國客人愛買來作手信,也有已移民海外的香港人,每次回港例必多買幾對,「著慣咗吖嘛,前排先有個客人買皮拖鞋,一買二十對,用來給客人穿的。」雖然店子小小,來光顧的卻是講究品味的中產人家。

k180817eugene-013

回流港人張小姐(右)多次來光顧,認為店內出售的繡花拖比國貨公司的耐穿得多。

老手新意 香港製造

繡花鞋印上店子英文名、地址和電話,猶如出世紙,也是出品保證,蘇生賣的繡花鞋有傳統款式,但也不斷有新款,「有新款客人才會再來,我們都是香港製造,工場師傅不足十位,最年輕的已是五十多歲,最老的七、八十歲了,穿珠仔好考手工,但他們仍造得很企理。」工場師傅經常研究新設計,例如採用日本織錦料製新款,上面的菊花和壽鶴圖案很受年輕一輩歡迎。無論是網面、絹面還是日本織錦料,都各有捧場客,繡花拖鞋以手工製作,售價竟不過百元,蘇生直言只為薄利多銷,體諒街坊客人荷包。

百貨應百客,印象中的繡花鞋,很多時是伴隨新娘子出嫁的紅鞋,原來也有不少婆仔愛穿,也有老人買來準備不時之需,「有些伯爺婆會買繡花鞋作為『妝老』,好讓將來過身時有鞋可著。」

k180817eugene-124店內保留了較傳統繡花鞋款式,平日有不少婆婆捧場客。

店小貨密開冷氣

榮華花鞋由蘇先生和蘇太太兩夫婦經營,廿來歲的女兒沒打算接手,但還是為店子開了臉書專頁,不時收到新娘子穿著繡花鞋回帖道謝。榮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開業,但第一代的店主卻不是蘇先生,頂手全是機緣。

蘇先生自小跟父親經營鞋店,父親過世店子結業,他便轉為「做行街」,即是批發推銷員,負責把膠拖鞋和布鞋樣辦帶去不同的店子推銷,漸漸與榮華花鞋的老闆娘熟絡,對方年紀老邁,見他老實,便想把店子出讓予他。蘇先生八十年代接手,沿用「榮華」二字,如今一晃廿六年,「既然創辦人看得起我,我無謂改招牌吧,櫃子都沿用以前格局,你看我幾把大風扇又裝冷氣,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啊。」

k180817eugene-117很受準新娘歡迎的戲水鴛鴦繡花鞋,用作出門之用。

跟很多樓梯底舖一樣,店子盡頭的樓梯底是存貨空間,而玻璃櫃頂同樣放滿鞋盒,店內一張木製高凳不是用來坐,而是方便擒高擒低,拿取櫃頂鞋辦。鞋店安裝了冷氣和兩把風扇,因為空間狹長,夏天時暑熱難當,「你試下企出啲,成條彌道幾多巴士呀,啲廢氣湧入嚟,好辛苦㗎。」蘇太太葉少芳直搖頭說。「我每逢周末都會去按摩,每個月就有兩日行開下,下星期我就去參加美食團,否則每天都困在這麼小的地方,會好痛苦。」蘇先生說。

k180817eugene-220繁忙的彌敦道上,老店隨年月一間間消失,尚有這家榮華花鞋不慌不忙地守住傳統。

榮華鞋業
Facebook.榮華鞋業Wing Wah Shoes
地址:旺角彌敦道648號A地下梯口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