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米蘭設計周】一個半透明電箱 如何讓老人走出短路困境? - 明周文化

【2018米蘭設計周】一個半透明電箱 如何讓老人走出短路困境?

撰文: 梁嘉麗     攝影: 譚志榮

21 May 2018

米蘭設計周是一個匯聚世界各地設計師的時刻,人們可以在這兒預視未來的設計潮流,亦能接觸和理解設計界正在關注什麼。馬不停蹄瘋狂式逛展,最後,還是這些關注人類福祉的社會設計,最貼身亦最能觸動人心。

共融電掣 照顧少數人

安裝在家內,就如一塊鏡子,易用又充滿設計感。(圖片:Angéline Behr)

安裝在家內,就如一塊鏡子,易用又充滿設計感。(圖片:Angéline Behr)

她是我遇過最友善的法國人。介紹自己的設計時,Aurore Brard總是臉帶笑容,她是法籍設計師,卻在荷蘭Eindhoven開設工作室,很多人站在她的設計前,看了一會,不太明白這是一個有什麼功能的小箱,箱內一排五個按鈕,四個都是垂直的,只有一個橫向了,而且旁邊的圖示更亮了紅燈,Aurore伸出手來,把橫向的按鈕順時針轉動,然後燈便熄滅了。大家都看傻了眼,是什麼電路裝置嗎?還是什麼遊戲?

Aurore Brard希望以「共融設計」,解決社會問題。

Aurore Brard希望以「共融設計」,解決社會問題。

供電系統偶爾「跳掣」,家中長者就如坐針氈,只能打電話給子女,又或者向附近的鄰居求救,因為電箱總是安裝於高處,要站在椅上才能觸及,即使年輕力壯,也未必容易。而且設計複雜,電箱內數十個按鈕,令人眼花撩亂,灰色的箱加上黑色按鈕,冰冷又拒人於千里外。

這樣的設計,一般人很難掌握,更何況是老人家,卻啟發了Aurore,「希望可以設計出簡單又平易近人的電箱,如果有一組電掣短路,那組按鈕就會轉成橫向,而且發出紅色燈,很容易見到是哪個部分出現問題。」

雖然SEEM 2.0本來是為老人家而設計,但Aurore卻說很多年輕人都說自己也很需要呢,同樣覺得跳掣是很難處理的。(圖片:Angéline Behr)

雖然SEEM 2.0本來是為老人家而設計,但Aurore卻說很多年輕人都說自己也很需要呢,同樣覺得跳掣是很難處理的。(圖片:Angéline Behr)

我們一般接觸到的設計,是為大部分人而做的,而且都在社會能接受和既定的規範內,卻忽略了在規範以外的人,Aurore就是希望能透過「共融設計」(inclusive design),改善這些社會中的少數的生活,「由於設計簡單,令用家不會覺得因為自己很蠢而無法使用。」而且她還用了木作為設計材料,比塑膠更具人性化,電箱的門是半透明玻璃,安裝在家裏,電掣躲在背後,看起來就如一塊鏡子。

神奇鏡子 失智老人跟着梳洗

ADS-mirror中的錄像是設計師Gerjanne van Gink本人,以極慢速度帶領患有認知障礙症的老人完成梳洗動作。

ADS-mirror中的錄像是設計師Gerjanne van Gink本人,以極慢速度帶領患有認知障礙症的老人完成梳洗動作。

人口老化是每個國家都正在面對的問題,催生了不少設計產品,這些設計令長者們更有自理能力,還顧及他們的身心健康,照顧起居生活所需,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卻是讓他們能夠有尊嚴地生活。

Gerjanne van Gink有多重身份,她是護士,也是產品設計師,照顧過不少患有認知障礙症(前稱老人癡呆症或腦退化症)長者,發現他們會忘記自己做過的事情,有時連日常生活的程序,簡單如洗臉刷牙,都會做錯,於是便研發了ADS-mirror。

雖說是鏡子,望見的,卻不是自己,而是Gerjanne的樣子,看着她緩慢地,把梳洗的過程做出來,更似是某種實驗電影。「我照顧過的老人癡呆症長者,有些連鏡中的自己也認不出來,ADS-mirror中的人,可以是照顧者或是老人家的子女,拍下錄像,讓他們跟着做。」

設計師Gerjanne van Gink同樣是護士,所以能夠以同理心來設計。

設計師Gerjanne van Gink同樣是護士,所以能夠以同理心來設計。

在老人院或醫院時,她見過老人家被人強迫做一些事,即使是抹乾臉這樣簡單的動作,他們也沒法理解,最後只能發脾氣,「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家人或醫護人員要他們做什麼!」而ADS-mirror的作用,就是為長者示範動作,長者只需跟着做,免卻很多衝突。

看似簡單的設計,其實都在處理社會上嚴肅的問題,時有聽聞照顧者因情緒壓力太大,自己崩潰了甚至發生倫常慘劇,設計除了美化我們的生活,最重要還是要解決問題。這種具有同理心的設計,在日益發達的社會,應該更受關注。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