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50】中式唐餅買少見少 難得「仁利餅家」依然真材實料.真功夫 - 明周文化

【品牌50】中式唐餅買少見少 難得「仁利餅家」依然真材實料.真功夫

撰文: 蘇朗智     攝影: 周耀恩

12 May 2018

y180423lc0355

仁利餅家在新界粉嶺軍地,門外是「軍地蔬菜產銷有限責任合作社」。「坪輋、孔嶺和沙頭角附近有不少農場,農夫將收成拿到合作社去賣,非常熱鬧;另外,軍地一帶有不少工廠;人多便成墟。以前,這裏便是個墟市,茶樓都有好幾間,門外又有幾檔生果檔、菜檔和肉檔,一日可以賣五隻豬。」傅太回憶道。時為1963年。這年,仁利餅家開張大吉。三代都是做唐餅,售賣皮蛋酥、鹹蛋酥、雞仔餅、老婆餅、雞蛋糕等各式糕點,還有麵包。

每天凌晨3時多,傅景新便起牀搓麵粉做麵包,早上7時,麵包新鮮出爐。而傅太則打理門面,「忙起來子女上課時下班後還要幫手。」一家人胼手胝足營營役役經營一間餅店,一間餅店養大八個子女。

講起子女,兩個老人家神采飛揚一臉自豪。「個個都是大學生,一個博士,三個碩士,四個最少都大學畢業。」傅景新瞇起眼睛笑着說。事實上,在那個年頭的確是一個非常成就。記者打趣問:「有什麼教學法把孩子送上史丹福贏在起跑線?」「無喎,要搵食啦!真的是他們自己生性,甚至他們的零用我也不用費心,自己補習自己賺零用自己花。」倒是一旁的三女兒Irena隱隱說出因由。那就是一種身教。「有點老土,父母做事很踏實,仁利的生意之道是誠信。」說罷臉上還有一絲靦腆。「仁利的糕餅真材實料。」

y180423lc0228

y180423lc0011

餅模由開業使用至今,足足有五十多年歷史。

仁利的豆沙選料好,用上天津紅豆,清洗、煲腍、揸乾水分、磨成蓉,然後再加花生油、砂糖,用柴火來炒。仁利的蓮蓉也是自家製,一級靚蓮子,逐粒去芯,然後磨成蓉然後去煮。其實,去批發商取貨更便宜。「哪有我們的好吃?況且,若不這樣,便不是仁利的味道。」招牌的皮蛋蓮蓉酥入口即溶,香甜滑溜,皮蛋軟糯香濃,加上烤得香香的酥皮,真的好吃。鹹蛋酥異曲同工,更多了一份鹹蛋黃酥香,與滑溜溜的蓮蓉是天作之合。還有雞仔餅,獨門秘方用上十多種香料,南乳豬肉比例多,香脆惹味。各式糕餅只賣十元八塊,絕對超值。

y180423lc0111

y180423lc0032

心意比金錢回報重要

這時,街坊走來買罐可樂,賣4大元,簡直成本價。「我都唔知父母怎樣定價。」Irena笑說。事實是,仁利的生意之道是殷實,賺錢要有道。「坦白說,我們根本不缺什麼錢。」仁利是自家物業,沒有租金壓力,子女也各有所成,大可享清福弄孫為樂。傅生傅太一共有十二個乖孫。由於傅生夫婦日漸年邁,子女怕父母辛苦,曾勸退休不再勞碌,但遠方的來鴻,叫二人改變了主意。

「我們不時會收到海外的信件,信中寫道今年很開心吃到仁利的月餅,吃回昔日傳統的味道。」豈止是味道,更是一種回憶。「很多的老街坊(搬走了的)拖着孩子或是孫子專程來到仁利買餅,一邊吃着糕餅一邊緬懷昔日的歲月。」或是兒子、孫子來仁利買餅給父母,送至親一份心意。「不是金錢,這才是對仁利最大的讚美。」Irena真摰地說。訪問還有一個小插曲。今天,傅生傅太已少親手落場做餅;主要做餅的是葉師傅。

y180423lc0391

二十多歲學整餅,之後加入仁利,一做就做了四十多年,「可以說,看着他們八個子女長大。」仁利工作半生,留住葉師傅的,是一份人情味。「不要說什麼人情味啦,但老闆做人以禮相待,做事殷實認真,贏得人尊重。」Irena稱呼葉師傅作葉叔。「兩個星期前,葉叔不小心弄傷了手,我怕做不了訪問,但他好了一點便堅持回來幫手,才能做餅接受訪問呢。」所以說,仁利餅家豈止是一種味道,更是一份回憶;豈止是一門生意,更是一種真誠。

y180423lc0141

i n f o

1963年開業,是一間中式餅家,最出名是皮蛋蓮蓉酥、鹹蛋蓮蓉酥、老婆餅和雞仔餅,每逢中秋售賣的月餅,更是香港碩果僅存的柴火蓮蓉手造月餅。六十年代,粉嶺軍地一帶工廠林立,人多興旺,仁利賣糕餅麵包,供貨到附近坪輋及孔嶺的街市。八十年代,工廠北移,軍地的居住人口愈來愈少,加上連鎖麵包店林立,香港人追趕時髦愛吃西餅,生意驟減。店子是自置物業,不必面對
租金壓力,一直默默耕耘,守着金漆招牌;其後逐漸轉型,兼售各式糧油雜貨,更像一間雜貨店。一到中秋,店面掛滿各式燈籠、豬籠餅,又放滿月餅,熱鬧非常;不少人專程過來買柴火蓮蓉手造月餅,尋回昔日的傳統味道。

y180423lc0233

仁利餅家

粉嶺軍地102號地舖

2674 0294

熱門文章

其他影片

k180418olivia-014

【品牌50】壹品豆漿:專注香港製造 做香港人吃的豆腐

城市焦點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