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一):冰川 - 明周文化

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一):冰川

撰文: 黃若萍     攝影: 劉玉梅

01 Dec 2016

m161003-norris-1691

漫長的一趟旅程,乘搭土耳其航空,飛了大半個地球,初次來到阿根廷,這個一直嚮往的南美國家。

體驗到的,不只是一般印象中的事物,而是冰與火般的詩篇。在國境之南與世界盡頭,是一片冰冷異境,置身壯闊大自然,更覺人的渺小。

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歐式南美風情中,感受到的是人對傳統文化的熱情與執着。

t


聆聽冰川天籟之音

距離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約2750公里,三個半小時機程,來到位於阿根廷南端城鎮─卡拉法特(El Calafate)。從機上俯瞰,是一片不毛的荒涼廣漠之地,四周是無盡冰河。一下飛機,便直奔離卡拉法特78公里的莫雷諾冰川(Glaciar Perito Moreno)。

個半小時後,車子轉彎時,畢生難忘的大自然奇景出現眼前。無法用言語形容看到冰川第一眼的感覺,只記得大家都發出哇一聲,然後呆了。那是一望無際的藍白色世界,廣闊綿延的冰川,一直向天際蔓延沒有盡頭。隨着冰川愈來愈近,更加震撼。

活著的冰川

莫雷諾冰川以十九世紀研究此地區的先鋒、探險家Francisco Moreno命名,成冰帶30公里、闊5公里,總冰深度為170米,位於冰川國家公園(Los Glaciares National Park),198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

沿着步道,可在岸邊的觀景台從各種不同角度觀看冰川。冰川國家公園內,有一木牌提醒大家:enjoy nature’s sounds。在大自然的世界,「看」不是最重要,「聽」才最重要,靜下心來可以聆聽到冰川的自然節奏。遊客眾多,但安靜非常。閉上眼睛,感受冰河的天籟之音:緩緩流動的冰河、冰壁崩裂墜下發出的巨響……

已存在千萬年的古老冰柱矗立眼前,冰川被茂盛高大的針葉松林環繞,四周雪山連綿不絕,山峰倒影於藍綠色湖水中,不是杳無人煙的荒蕪,而是「活的冰川」。

冰川學家指出,莫雷諾冰川非常特別,是當今餘下三個沒有後退的冰川之一,當全球其他大多數冰川正在消退時,它反而在擴大增長。冰川目前還在不斷生成,每天都向常溫地帶推進30厘米。二十多年前,這裏每隔一兩年才會發生一次冰川崩塌現象。然而,由於氣候暖化的影響和冰舌推進至湖面常溫地帶,冰川融化速度加快,現時常發生冰川崩塌的現象。當天,有時不到半小時就會發生一次冰川崩塌,可以聽到冰塊落入湖中的隆隆巨響。

|近距離接觸|

b

國家公園內另一個冰川─烏布薩拉Upsala and Spegazini Glaciars),則以遊船的方式更近距離觀看。船在阿根廷湖上航行,四周被雪山環繞,許多山坡覆蓋着厚厚的冰雪。接近冰川的地方能看到湖上漂浮的冰塊,在湖水襯托下,冰塊如藍色水晶發出藍光,氣活着的冰川磅礡。穿過重重浮冰,來到冰河前方,站在船上,船身大力搖晃,迎着刺骨寒風,耳邊只剩下轟轟風聲。

v

(左)現於遊船上擔任講解的Carlos,對冰川充滿敬畏之情。 (中)眼前一塊塊藍色浮冰,星羅棋布於寂靜湖面上。 (右)可以乘坐遊船,近距離觀看冰川,更加感受到冰川的震撼壓迫感。

已在冰川國家公園工作超過25年的Carlos,對周圍的冰川如數家珍。他指着地圖,表示國家公園內有超過兩百條大大小小的冰河、高聳的山脈和許多冰湖,其中包括全國面積最大的阿根廷湖。在卡拉法特出生長大的他,望着四周的冰河世界,慶幸自己可每天置身其中。

烏布薩拉冰川近年也同樣面對全球暖化問題,現正快速消退。冰川往下緩緩移動,速度以千年為單位,可是二十世紀的溫室效應,卻使得冰川加快往後退縮。冰川學家指出以19461997年比較,烏布薩拉冰川已向後退卻了十公里。面對旅客日漸增多和冰川的環境保護問題,Carlos指出政府現已推出多項保護政策,例如設立國家公園、增強環境監察,同時也加強環境教育,希望可長遠保護冰川。

p在冰川國家公園附近和卡拉法特郊區,有很多馬場,也會見到野兔出沒。


延伸閱讀:

《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二):原居民歷史》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