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三):走過世界盡頭 - 明周文化

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三):走過世界盡頭

撰文: 黃若萍     攝影: 劉玉梅

05 Dec 2016

離開卡拉法特,一個半小時機程,來到800公里之外的「世界盡頭」──烏斯懷亞(Ushuaia),世界最南端的城市,放眼四周仍是雪山環繞。

世界盡頭位於阿根廷最南部的火地島南岸,遠眺比格爾海峽,是世界最南的大陸陸地,再過去就是南極。現在人口約六萬人,近年大興土木,阿根廷政府開放當地為工業區,並設有火地島免稅特區,吸引很多中國人前來投資。

這裏原是印第安人居住地,靠捕捉魚類、海狗和海獅為生,後被西班牙人發現,之後英國人、意大利人也陸續登陸,帶來了牛羊馬,手工業開始興盛,印第安人則被趕到附近小島。烏斯懷亞這名字最早是由英國殖民者根據當地土著居民的名字命名的,在二十世紀初至中,這裏一直是重犯的流放地。阿根廷政府效仿英國在澳洲的做法,在這裏建立監獄,由於位處偏僻島嶼,無法逃脫。結果,囚犯在這裏花大量時間伐木並建造了這座城市。

市中心是一條以阿根廷國父聖馬丁為名的大街,街道兩旁是專做遊客生意的禮品店、百貨店、餐廳。路的盡頭是烏斯懷亞監獄博物館(Maritime Museum of Ushuaia),由廢置的舊監獄改裝而成,兩層樓高的建築物本身已是歷史遺迹,館內分成監獄和海事兩個部分,監獄仍保存舊日監獄的原貌和設施,展出烏斯懷亞昔日資料。當年軍政府時代專門關押政治犯,大約有一千個房間,面積約100平方呎,一人一房。博物館現特地保留了其中一翼維持原貌,天花頂部仍有破損,真實呈現當年監獄情景。

感受孤寂

a

(國家公園內可看到很多不同的動物和鳥類,如狐狸、高地鵝等。)

在阿根廷,流傳一種說法:戀愛中的人喜歡去伊瓜蘇瀑布,失戀者則去火地島。如果伊瓜蘇瀑布象徵恆久愛情,那火地島上的積雪羣峰、寒帶針葉林和了無人煙的冰川,則是孤獨者自我放逐的最好地點。離開城市,前往國家公園,是感受孤寂的另一方法。

火地島國家公園(Tierra del Fuego National Park)距離烏斯懷亞市區11公里,於1960年建立,位於火地島西南方,西邊與智利邊境毗鄰。導遊Florencia表示:「國家公園面積相當遼闊,佔地約68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南端的自然保護區公園,現在火地島大部分地區都沒人居住。」

m161003-norris-1989
(沿着小路繼續往南走,可通往比格爾海峽。)

國家公園屬於典型的南美寒帶森林,灰白的枯枝令樹林顯得沉鬱。公園內可看到很多不同的動物,隨意自由地在公園內穿梭,和遊客親密接觸,如狐狸、鸕鶿、黑面䴉(Black-Faced Ibis)、高地鵝(Upland Goose)等。

a2

(左)國家公園內有不少人騎單車,作為 人生的一大旅程。
(右)來自巴西的Reinaldo(圖左),和朋 友一起由南美洲北邊一路騎電單車到最南 端,共用了十天時間。

 


延伸閱讀

《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一):冰川》
《冰與火之詩 ARGENTINA(二):原居民歷史


 

在導遊Florencia帶領下,我們用了多種不同方式感受國家公園的原始風光,先是搭車,繼而徒步,最後坐船。公園南面盡頭的迴旋處,有塊木牌寫着離布宜諾斯艾利斯3079公里、距阿拉斯加北面盡頭17,848公里。沿着旁邊的木棧道,一直走是另一端的Arias Port碼頭,途中有視野良好的平台,可俯瞰Lapataia海灣。

a4

(左邊是位於火地島國家公園內的火車,囚犯當年利用火車在這裏大量伐木;而右面則是乘搭雙體船,遊覽Lapataia海灣。)

在碼頭登上遊船,遊覽Lapataia海灣,前往具傳奇性的世界盡頭燈塔(Faro del fin del mundo)。途中,在許多無人島上看見海狗、海獅和海鳥。這座燈塔最初聲名大噪是因為1905年法國科幻小說家Julio Verne的海盜小說《世界盡頭的燈塔》:一個老水手和一羣海盜爭奪世界最南端燈塔的生死搏鬥。後來,導演王家衛再加推一把,《春光乍洩》裏的張震來到世界盡頭的燈塔,幫梁朝偉「把不開心的東西留下。」

可惜現實中的燈塔,並沒有想像中那樣美好。天色陰沉,風高浪急,船非常搖晃,而且不能登塔,只能遠眺。狂風下船隻搖晃一飄,燈塔已好像遙不可及,消失於茫茫天地間。

a3

(海灣的無人島上,可以看見很多海狗、海獅和海鳥。)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