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天我們會回家 余錦榮 (一) - 明周文化

哪一天我們會回家 余錦榮 (一)

撰文: 馮詩雅     攝影: 李浩賢、徐子豪

08 Dec 2016

1

(阿魚指,很多露宿者除身體有毛病,部分因濫藥吸毒導致精神出現問題,所以他們也有義工精神科醫生隨行作評估。)

二十八歲的你,那時正在想什麼?做什麼?

營營役役每天上班下班?努力地省吃儉用跟情人一起儲錢「上車」買樓?計劃在三十歲前去working holiday

余錦榮(阿魚),選擇了每星期走進社會最幽暗角落,尋找社會最不起眼的露宿者,送上一句一句的噓寒問暖,派湯送衣,而更重要是想藉着他的醫護知識,為這羣無家者照料身體。暖人也暖心!

但,這場好人好事的背後,其實源於一場場家庭爭戰。家,成了他童年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包袱;同時,也造就了他對弱勢社羣關愛之心,深深體會到有家與無家的苦。走過歷練,眼前的阿魚,面對生命,他走得更踏實、起勁。因為今天的他,堅信上帝一直就在身邊引導他、帶領他,走回應當的天家之路!


|白衣天使背後的初衷|

又是星期一的晚上,阿魚如常地跟救世軍外展社工匯合,商討這夜要探訪的地區及對象,檢查隨行所需的醫療用品,整理派發的物資等。已參與露宿者探訪約兩年多的他,始於他在中大唸護理學系時。大三那年,他跟同學往通州街橋底公園進行一晚的露宿體驗,並到天光墟去看看。這次經驗,令他開始思考應如何幫助這羣都市中的遺民。「2012215日,正值寒冷天氣警告,知道食環署跟警方到深水埗清場,將水淋在露宿者的牀褥家當上,連他們的個人物品、身份證也丟掉。這事引起社會上很大的迴響,我和朋友們很關注此事,而我也開始從旁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專業去幫助別人。」

畢業後,在伊利沙伯醫院內科病房工作,未有機會去參與幫忙照顧露宿者。但兩年多的工作體驗,他大部分接觸的病患,多是來自油尖旺區老弱貧困、被人忽略照顧、露宿者等基層市民。「到底如何才幫到他們呢?」這小小的問號,一直在腦內盤旋着。當中有位伯伯叫他最印象深刻。「記得那年入冬時份,天氣轉冷。伯伯因病入住我負責的病房,不久,他便康復要出院。但因他沒有註明確實地址,估計是露宿者。一般病人出院,我們多會想他們會去哪兒,而醫生會在文件上寫上“discharge to home”,但他沒有家,故只能寫“discharge to street”。看着他全身只穿着一件短袖衫,而氣溫又急降,當下真的不知如何幫助他。」他試過問朋友,教會可否讓他借宿,願意伸出援手,但結果不似預期。

「眼白白看着他離開,送他返回街上。那刻我發現在現今醫療制度內,沒有什麼能幫助這類人。」而他更發現整個過程的張力很大,前線醫護很難直接幫助這些人,就算手上能幫到他們的資源,也非即時性。「像替他找醫務社工,也非一時三刻即能幫他找到居所,而社工手上也有很多個案需要跟進處理。」面對制度內的無力感,阿魚學會了如何關心及基本照顧病人的需要,如何全面性照顧(holistic care)關注病人的福祉。「在大學的訓練,除醫護知識,更影響我如何看待一個人,而我更會想未來應如何做得更多更好。」

3

(阿魚見過有露宿者因處理傷口不當,甚至腳踝傷口長出蟲來,也不懂去求診,故他探訪時會替他們洗傷口。)

| 尋找都市中的遺民 |

「先生,你今日點呀?身體有無唔舒服呀?今日我們有外展的醫生和護士,可以替你檢查身體。」簡單的幾句話,開展了阿魚與露宿者街坊的黑夜對談。2014年,阿魚跟朋友一起參與救世軍無家者義工計劃,利用護士的身份去探訪露宿者。「當中我最大的領受是大眾不要去消費露宿者,不要有事才去探訪他們,持續恆常地關顧、了解他們的需要很重要。」兩年來,他與外展社工、義工醫生及護士等,造訪過全港各區,從油麻地果欄街角、尖沙咀文化中心、九龍城舊機場隧道、深水埗天橋底,遠至東涌機場都跑過。當中處理過因突然精神異常而自殺的,或勸導一些不懂或不肯求醫的緊急病人,領他們到急症室求診。

tttt

(左)在眾多弱勢社羣中,流連在街上的露宿者,常面對各種威脅及困難。
(右)在露宿者的世界,無論社會或他們自己,都不視為人般看待。但如果大家透過微小的服侍,為他們送上一碗熱湯,讓他們明白自己是個有需要的人,才讓他們體會到自己是個真實的人。

穿梭在閃爍燈光的高樓下,阿魚和他的隊友們無懼肥如貓兒般的老鼠、驅之不盡的蟑螂、混雜濃烈阿摩尼亞的尿液味,總愛鑽入幽暗街角小巷,尋找這羣失喪的隱形人。「很多街上的露宿者完全不起眼,但他們各有故事,而背後總有原因,這並不是一個正常狀態。我會替他們洗傷口、教他們如何保存和如何服藥。」在點點滴滴的經驗中,最叫阿魚記憶猶新的是一個失蹤多年的女露宿者。

「這個精神有問題的她,家人早年已報警尋人,可惜不果。有次,家人在旺角街頭遇到她。但多年未見,加上流落街頭,容顏有變,家屬也不確定是不是她。故向救世軍求助,而我們也真的找着她,可惜在連續追蹤下,她再度走了,淹沒人海之中。幸而,我們再次在奧海城天橋,遇上這位約四、五十歲的女士。」他發現她的精神問題頗嚴重,每跟她接觸情緒便很激動,對人事物都非常抗拒,甚至做出怪異行為。「如她喝着污黑的髒水,還想請我們飲,又在街上脫掉衣衫。我們馬上報警及追着她以防她有危險。」經過大家的努力,這位女士終被送入院接受治療,並聯絡上她的家人,尋回那魂牽夢縈多年的至親,來個大團圓。經歷這次,阿魚眼界擴闊,他知道只要願意嘗試,可以做得更多,而且終覺得自己的經驗,不只限於病房,只要看到露宿者有需要,就算是街頭探訪,也能直接用上護士的身份去幫助他人。

▂▂▂▂▂▂▂▂▂____________________

尋找隱形人

寄居這大都市中的露宿者,不計其數, 值得大眾關注。救世軍「健康友里」計劃,希望透過醫社合作方式提供服務,關注及改善深水埗區內露宿者的身心健康。

現歡迎在職醫護人員和醫護學生加入成為義工,於街頭為有健康需要的露宿者提供基本醫療服務如傷口護理、個人健康評估等。如有興趣,歡迎致電27108911與救世軍「健康友里」―深水埗露宿者健康支援網絡計劃主任朱先生聯絡。

下一頁>>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