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族平權】我有權為夢想創業 - 明周文化

【銀髮族平權】我有權為夢想創業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12 Dec 2016

e-rv-b-j-k-l

花布何去年尾在葵涌整理音響器材,準備搬到深圳前海發展。

 

「什麼是退休?人生現在才開始。」

兩個「音響迷」加起來147歲,幾十年來沉醉於音響。勞碌大半生,他們說要在內地發展音響事業,再創人生高峰。牽頭冒險的「花布何」年屆81歲,夥拍66歲、研究音響技術多年鄭師傅,將工廠大廈的音響搬到深圳前海區千呎大室。數月前,最後一套他們砌成的七路八單元無源分音喇叭運到深圳,二人一手創辦的「電子管(OTL)研究工作室」正式在內地啟業。

昏黃燈光的音響室輕伴鄧麗君名曲《一個小心願》,兩個白頭人,一東一西,坐在左右大喇叭旁,時而低頭細味,時而對望而笑。

|受不住街頭誘惑 中毒甚深|

花布何原名何汝才,綽號跟他的喜好無關,全因他早年做花布生意起家。上世紀八十年代,何汝才專做服裝熨色加工的工廠,做出名堂,相熟朋友都叫他做「花布何」。九十年代本地工業北移,他放棄生意,搬到大埔富善邨開雜貨店,他說高峰時,每日賣出二千多條廁紙,一條廁紙利潤一蚊幾毫。近年自領匯接管後,他無奈捱貴租簽長約,數年前決定「愉快」結業,繼續尋找他最愛的音響夢。何汝才很早就在工廠大廈改裝音響室,與知音人鄭錦強師傅一起研究音響技術。「大半生人,工作是為了餬口,現在要為興趣而做事。」

何汝才笑容可掬,在他臉上好像找不到歲月的痕迹。年過八十歲的何汝才出身於佛山的藥房家族,二次大戰時逃難到港,和平後回中國,考上廈門大學,是當時國內的知識分子。1961年父親申請他來港後,一直以港為家,今次回深圳創業可算是他第二次回國。中學時代已迷上音響的何汝才說,一早與同學偷偷砌二手音響機聽小調,但因國內種種限制,最終無奈放棄。「當年擁有電子管,如果你懂燒焊,可以聽電台,政府要審查是否聽《美國之音》,如果幹部抓了你去交數,前途堪虞,最後我還是不敢碰。」

年輕時到港,初到貴境,何汝才受到無數街邊的「誘惑」。路過音響店,店員恍似一眼就看到他有「潛質」,總是對他落嘴頭:「每個月不過供十元罷了。」他起初買平價膽機玩,後來(一如所料),升級到玩音響發燒友膜拜的Marantz(馬蘭士)系列著名膽機。何在店舖內認識了一班音響發燒友,其中一個發燒友住在九龍塘豪宅,不時請他上去欣賞音樂,令他大開眼界。當時工廠生意好,賺到錢就身痕,後來愈買愈多音響珍藏,器材價值超過一百萬。

 


延伸閱讀

《【銀髮族平權】我有權做中華民國人》
《【銀髮族平權】我有權從政》
《【銀髮族平權】別再忽視!銀髮族高齡也有選擇人生的權利》
《【銀髮族平權】我有權耕田


weafrgstefdwxc

 當名曲遇上一絕的音響,播一首鄧麗君的《一個小心願》,繞樑三日,重現天后的好聲音。

 

|一個出耳 一個出手|

一次機緣巧合,何汝才遇上整機師傅鄭錦強。廿多年前,他將Marantz膽機送到旺角德發商場的音響舖,給鄭師傅維修,何對他的手工大為讚歎:「本來無的音質變有,本來有的音質變得更好。」難得遇上知音,何汝才將大部分膽機送到鄭師傅整理,過了數年鄭師傅已離職,何將音響先放在鄭家。何解說因家裏沒空間,先寄存在鄭師傅的家,鄭多次提點他:「我住喺牛頭角徙置區,你幾部機值百幾萬,不如你快點拎返走啦!」

97年,二人決定合作開辦「電子管(OTL)研究工作室」,希望突破膽機音質。天生耳朵靈敏的何汝才負責專注聽聲,鄭師傅負責焊接機件調音,經常接一些維修音響的工作。03年何汝才一擲數十萬在葵涌工廠大廈買了辦公室單位,將二人所有音響搬上工廈,鄭師傅說那時開始大肆砌機,何的貴重音響亦不用「寄人籬下」。不過近年何汝才賣出單位後,業主每年加租,令他們萌生往大陸發展的念頭。他們慨嘆,香港的工廈樓高九呎,始終發揮不出優質音響器材的真正實力。

「做人為何要停下來, 人生最愉快, 是這個時候。」

二人窮畢生之力,只是為了一個「真」字。鄭說,外間對「靚聲」有很多誤解,「很多人寫文章所描述的靚聲,不是甜,就是鹹,音樂哪有味道?真正的好聲音最緊要是有多真實,盡量接近還原音質。」鄭師傅挑了1984年譚詠麟演唱會《遲來的春天》,用他們自製的七路八單元無源分音喇叭播放,音色能保存樂隊的立體感,恍似置身於紅館現場。鄭接着又播放了《帝女花》和Beatles的名曲。「好的音響,就好像跑車要在平滑而沒有一粒石的公路上行駛,要Full Power試。」聽落最高音沒有吵耳,激蕩的鼓聲亦清晰震撼。

|人生最放肆也最愉快的時候|

香港蝸居難發揮最佳的音響效果,何鄭二人多年來戴耳筒賞樂。草根出身的鄭師傅說,11歲時在徙置區的石屋認識了在電子廠工作的哥哥,學會焊接技術,從此開始迷上音響,長大後一直在七十呎斗室內漫遊音響世界。現時深圳的音響室只需要遷就旁邊小學的小課時間,下午和晚上都可以「大鳴大放」。家住東涌的鄭師傅周一至周五留守深圳閉門玩音響,他形容現時生活比以前更「放肆」,家人多年來也體諒他的喜好,「做人為何要停下來,人生最愉快,是這個時候。」

鄭師傅與何汝才多年來鑽研如何突破舊播放器的技術,他們稱創造出來的「電子管(OTL)共陰極推挽機」是傳統膽機與現代原子粒機以外的「第三種聲音」。在音響上不斷創新,鄭師傅說因為舊的音響器材已沒有進步,只是外觀機殼包裝的變化。二人坦言人生在最後一段路,不想在音響上走因循的路,今天做「七路喇叭」,寄望未來做八、九路喇叭。他們笑言,今日想再創的「高峰」是藝術造詣的追求,並不是一個商品的買賣,希望將好聲音傳遍神州大地。

在這個小小的音響天地,沒有陰晴,只有樂韻。為了試機,鄭師傅開Full Power一再重播鄧麗君名曲《一個小心願》,百聽不厭。

一個小心願
常在我心田
願那小雨
煩憂都洗遍

鄭錦強凝視播放器顯示音頻的每一個跳動,何汝才閉起眼細聽每一個音。鄭師傅笑言:「我借何生的耳去聽,我出技術。你借我,我借你,都不知誰是千里馬,誰是伯樂了。」

defgthyjuikojuhygt

鄭師傅解釋,何謂「好」的試機黑膠碟,歌手要有靚聲之餘,樂隊也要出色。1984年伴奏的菲律賓樂隊的表現是歷年譚詠麟的演唱會中最為出色的,因此成為試機天碟。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