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禍患.濫用抗生素】袁國勇教授:「沙士」你識驚,抗生素你唔識驚 - 明周文化

【隱形禍患.濫用抗生素】袁國勇教授:「沙士」你識驚,抗生素你唔識驚

撰文: 蕭曉華     攝影: 周耀恩

17 Mar 2017

big

袁國勇教授說,造成抗藥性問題嚴重的罪魁禍首,不單是醫生或農民,而是我們每一個人。

「我今年60歲了,希望退休前可為香港作最後一事,就是抗生素。」

國際微生物學權威袁國勇教授本身為「抗菌素耐藥性專家委員會」主席,在訪問開首告知記者,衞生署認為有關抗生素的議題該由更高級的官員代表發言,建議他不要接受訪問。不過,他希望盡力為抗藥性問題講解更多,所以決定以港大一名學者的身份發言。

他說,香港的抗藥性問題已達「好嚴重好嚴重」的階段,相較一般發達國家的抗藥性高出4至10倍。「為何會這樣?因為你察覺不到,抗藥性細菌在身體裏潛伏下來,到發現問題,可能已經太遲。」

未來二十年做手術未必安全

袁國勇教授帶領他的港大團隊最先發現「沙士」為冠狀病毒,對打擊「沙士」幫助很大,被譽為抗疫英雄。他說,對抗「沙士」是急性問題,要在短時間找原因和對策。「那時沒有人會質疑你的工作,幾個月,找出病源,人人拍掌。」可是,大聲疾呼對抗濫用抗生素,大家興趣不大,覺得很遙遠,結果阻力重重。「那是慢性問題,抗疫效果不明顯,政治支持度和市民支持度都不高,要花許多工夫跟公眾和業界溝通。」

抗生素原是微生物衍生出來的藥,首先要理解兩種跟我們關係密切的細菌:微生物組(microbiome)和抗藥性細菌。袁國勇說,人體充滿細菌,口腔和糞便尤其多,這些細菌稱為微生物組,被現代科學家視為人類身體的一部分。「如果我們把所有糞便清除,其實好危險,因為那些細菌好有用,可製造維他命,部分可以分解毒素,或消化不能消化的食物。最重要是它能阻止其他有害細菌或有抗藥性的細菌在體內定殖。」

不過,如果使用抗生素不妥當,人體的益菌被殺,而有害的細菌又未被殺絕,細菌就會變種,成為有抗藥性的惡菌,並在人體的腸道定殖下來。這時也許連病人自己都難以察覺,但一有傷口(例如進行盲腸或大腸手術)就有機會引發惡菌感染,引致腹膜炎甚至死亡。此外,身有惡菌的人若不幸患上癌症,化療時因白血球低而發高燒,醫生開出抗生素,最初兩三次可能有效,但抗藥性細菌結果會愈積愈多,甚至入血,導致敗血症。身上帶有超級細菌的病人住院期間,也有可能感染其他病人。

抗生素本來就由微生物提煉出來,而所有細菌都有對抗其他微生物的防衞機制,因此,遇到抗生素而未被消滅,就會產生抗藥基因,其抗藥性可直向傳給細菌後代及橫向傳給其他細菌。即使以今日的醫科技術,控制潛伏在人體內的抗藥性細菌依然十分困難。「抗藥性細菌的隱患,難以被人察覺。以前的醫生或流行病學家,認為那不重要,因為即使產生抗藥性,也可以給另一種藥。但是,現在不得了,因為愈來愈多藥無效,抗藥性細菌的增幅遠遠超過研發新抗生素的速度。世衞不得不發出警告:未來二十年,做手術將不再安全。」

點解好大件事? 因為我見過死人

袁國勇說,他自從當上醫生,只因一次盲腸手術使用過抗生素。「傷風感冒看醫生,他給你抗生素,將你正常的微生物組殺死。地盤空出,當你吃魚生等,食物內的抗生素會定殖在你的體內。這就是問題的開始。美國有八成抗生素是用於食用動物,中國因人口眾多,抗生素的製造量也高,全球抗藥性增長已達到失控的地步。舉例說,目前飼養大閘蟹,飼養者就是一噸一噸的把抗生素倒進海裏。」

禍從口入,他說每個人都有責任。2011年衞生署向千多名市民進行電話訪問,發現34%的人回覆說在一年內有服用抗生素。「這數目可怕極了,700萬人中有200多萬人服用抗生素!大部分人可能只是患有呼吸道感染,其中真正需要服用的可能只是其中十分之一。」

袁國勇自言從不吃未煮熟的食物,連吃生果也要先煮滾兩分鐘,他甚至將吃三文魚生比喻為「吃糞便」。「政府和各界不覺得嚴重,但我覺得,因為我見過好多病人死。」他說:「以前有效的抗生素,現在開始失效。 不是說完全無效,100人當中有95人有效,但剩下5個無效,都好大件事。因為本來不應死的,卻因此而死了。

「每年都有大約700個病人,因血液有多重抗藥性細菌感染,在四星期內死亡。」這種無形的殺人結局,正是許多濫用抗生素的人看不到的真相。

y170308siu0105

微生物學權威袁國勇教授形容三文魚內含的大腸桿菌多如糞便。

贊成當局到私人診所「放蛇」

他說,對醫生濫用抗生素的問題,醫管局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監管制度,「但私家醫生的情形,我們什麼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2011年衞生署向醫生作過的電話訪問,調查發現7成醫生有處方抗生素,情況好嚴重。」

他贊成當局派人到診所「放蛇」,但私家醫生反對,理由是會損害病人和醫生的關係。他曾跟私家醫生討論過有關問題,大家同意病人利益先行,可是,當遇到病人期望醫生處方抗生素,私家醫生就不得不考慮市場壓力。

袁國勇說,為了取得私家醫生處方抗生素的真實情況,當局正考慮向全港18區的小學和幼稚園作邀請, 若學生患病需看醫生可以拍攝藥袋呈交衞生署作參考。不說不知,原來連抗生素專家也無法掌握私家醫生開出抗生素的數據,而必須借助「小學雞」幫手。他承認,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如果醫療系統能電腦化,數字就會清清楚楚。這就是為何英國在抗生素問題上做得好,而我們做不到。」

他期待有朝一日,所有醫生都要將處理病人的資料電腦化,並按規定呈交政府,但這一天,「相信在我有生之年,也不會實現」。

惡菌當道, 人類有緊急應變措施嗎?「無。」袁國勇斬釘截鐵:「因為無藥可醫。」

y170308siu0237

在醫院工作的他,經常用酒精洗手液潔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