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不安】散步墳場 領悟人生 - 明周文化

【保安.不安】散步墳場 領悟人生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劉玉梅、梁俊棋

02 May 2017

年過六十,有工作能力,仍然想工作,只好投身保安業。公司遞上簡單一張合約,工作地點註明:香港、九龍和新界。在合約上簽了名,保證了以後的生活:顛沛流離,無飯鐘錢,加班按最低工資,為兩餐四處奔走。無處不在的閉路電視,監視環境,也監視工作的人。緊守崗位,迎來陌生的臉,經常要提醒自己保持笑容。老來轉工,由技術行業轉做服務業,公司一個通知,調配永不休止,受氣是預早烹調了的家常便飯。

這是很多保安的心聲,也是波叔的這數年來轉行做保安的經驗之談。

人工低,工時長,半退休的波叔,走進保安的行業大軍,輾轉找到無其他人肯做的職場位置──在墳場做保安。

鳥語花香 終點不過如此

波叔原本做電子工,年過六十「被退休」,家有長者,退休後報讀護老課,曾投身護老工作,後來因工時長太困身,轉職做保安,下班後還要照顧年邁的母親。他在康文署外判的保安工作,波叔呻「公園盤,唔穩定」。

「我抱退休心態去做,又加班,又轉地方,市民又投訴飲水機無水,我好累。」去年開始,波叔經常被調配到到不同的地點,一星期連走五個不同地方,有時去黃大仙駐守,有時葵涌,高峰期甚至在一周內天天新款,每天都轉個新天地。「地方調太多了,但我不是長工是替工,公司有權調我,好無奈。」最後波叔辭去時薪$34的康文署保安工作,轉做鑽石山墳場的保安。

鑽石山的火葬場,與山後的墳場,均由保安組管理。山頭的巡邏路徑約八百多米,當值保安隔兩天負責巡山,然後回到地下崗位 亭記錄車輛出入。每到清明重陽,拜山的人特別多,波叔要維持人流和車流的秩序。波叔把入閘的車輛有條不紊的記錄在簿,沒有車輛進入時,他才打開自備的飯盒吃午飯。

在巡山的路程,眺望九龍東景色,鳥語花香。波叔一路上在檢查點「打鐘」,記錄巡邏時間。每走一段,在樹後打鐘,波叔像走過一個個人生里程碑。

風一更 雨一更 勝在無人投訴

人生過了大半,每天散步墳場,波叔有這樣的頓悟:「人生為了什麼?就是為了來這裏。每日經過它們,逼你思考。啊,有一天我也會來這裏,葬在這裏。一個人只顧吃喝玩樂,好像有點浪費,如果可以貢獻自己,便不要浪費,要珍惜眼前事,眼前的人。」

原本公司規定一小時完成路段,波叔可以用四十分鐘完成巡邏。波叔習慣途中在山腰停一停,張羅上一更保安預留的摺椅與木桌。安坐墳旁,只見春霧迷濛。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看看錶,公司規定的時期將至,便下山繼續工作。

「這裏有狗,有墳,就是無人投訴。」波叔笑言。

巡山的工作,好天曬落雨淋,風雨不改。「暴風雨,一般要撐傘照上,除非遇上紅色或者黑色暴雨。」記者跟波叔巡山,看似悠閒,這份「筍工」,其實沒有少人肯做。

行行企企 其實不簡單

波叔透露,墳場請人難,無人敢做,有同事做了一兩天就走,可能始終心怯,有些是因為家人不同意,覺得不吉利,見工後決定不來。秋叔有宗教信仰,他說沒有遇到任何異事,反正只是一份工作。「對於我來說,往後的人生,過一更就是一更。」波叔是保安初哥,沒有腳患,他說不願做墳場保安的長者, 行不到是主因。「有些人說怕狗,不想做;有些保安腳痛,怕行山。外人以為保安不用做,其實做停車場,要企,要巡,要四周行,做屋邨也要四圍巡,一點也不簡單。」

走入鑽石山火葬場,落地玻璃的保安控制室與暗角保安室,外判與承辦,兩者所佔空間不同,涇渭分明之至。波叔說,墳場做保安,有椅有桌有飯煲,有打盹的位置,比其他保安工作的環境都算好。

工資多少? 時薪$33.5,今年5月1日後,$34.5,每小時多一元。波叔說,今次保安加人工,終於不用抗爭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