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不安】解讀外判標書 潛藏解碼 - 明周文化

【保安.不安】解讀外判標書 潛藏解碼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劉玉梅、梁俊棋

04 May 2017

扣飯鐘錢,將合約訂明一年十個月,方便公司免付長期服務金,這些保安行內慣用的剝削手法源自一份苛刻的標書。記者聯絡到為外判物管公司撰寫標書的人力管理公司高層,他對標書內的剝削行為直認不諱,但他強調「先不要假設外判商是剝削的主兇」,才可以展開對話。

「價低者得」是元兇

人力管理公司高層Charles(化名)負責為本土中型公司與外國企業寫標書,他認為外判制度問題的癥結在於:價低者得。

「外判制本來是一個更有效減低成本的方法,外國的物管服務同樣是外判,但為何外國不會弄到香港這樣糟糕,是因為香港政府不但沒有好好管理,近年更連同大學加入其中, 帶頭做承辦商,用『價低者得』的原則來管理,導致現時的外判制度不但沒有提高服務質素,還在不斷測試出事的底線。」Charles 解釋,所謂「出事」,包括叫保安做過量體力工作,以及行內保安說「眼高手低」找不到人的情況。

記者質疑,政府的外判標書不公開,怎能說政府也是「價低者得」? Charles熟悉公營房屋物管的招標,他說縱使房署有不同評 分標準,基本上投標方針也是「價低者得」。 「在商業市場,這是規則,在公營機構,這是潛規則。」而且,投標書的數間公司互相認識兼有默契。「呢兩年你,之後兩年我,這些物管老闆高層也是前房署食肥雞餐(已拿退休金)出來,公開秘密。」

標書在「價低者得」的情況下,外判公司要賺錢,Charles說標書鑽空子,又做到 「守法」的情況賺錢。例如扣「飯鐘錢」,合約寫明地點不定,聘用期大多一年零十個月, 省卻長期服務金;聘用不超過五十天的散工以符合標書訂明的人數,雙方不用供強積金。

政府其身不正

剝削常態正蔓延不同範疇的保安職位, 前線保安苦無對策。 改善外判制度,Charles認為要由政府做 起。他質疑為何大多公營房屋的外判合約年期是兩年呢?而外國大多是五年。Charles解釋, 兩年的合約令外判商太容易可以不付長期服務金,亦不能長遠規劃物管的設備與人手, 亦沒有改善的時間,散工的流行,更造就中 間人「抽水」剝削,令保安流失率高,工作投入度低。

作為標書的設計者,Charles反而建議公 營機構要公開標書內容。「政府經常講商業機密,但政府用公帑bid單,為何不讓市民查閱?政府應訂明評分標準,不是價低者得,而是服務質素為先,並將工傷數字與勞資不良的紀錄,納入考慮標準。政府與學府帶頭做好責任模範,良好企業也要跟從,對整個社會是好事。可是,現在不是,政府是帶頭破壞者。」

Charles認為政府另一個角色是監管,勞 工處在這方面責無旁貸。「標書沒有寫上要拖糧,對嗎?拖糧是不合理,但勞工處每年跟你說,我們有五千宗經勞工處和解了。這種『和解』,工人只可以拿打了七折的人工。最後,這些公司成功又中標,因為『和解』不用上庭,是沒有記錄的。」

記者問外判商是否有責任,寫標書多年 的Charles肚有冤氣說:「今日的外判制度, 工人受害,而且等如懲罰了那些有良心和守法的僱主。」

投標背後利益糾結 推保安到犯罪邊緣

公營房屋兩年一次轉換外判的物業管理公司,外判公司是否獲聘,房屋署擁有一半的決定權。

對於外判的物業管理公司的評分,可以分為三部分:第一是房屋署的評分,佔50 % ; 第二是屋邨管理諮詢委員會(簡稱「邨管諮委會」)的評分,佔20 %;第三是住戶的評分, 佔30 % 。

授權書成操弄權術的手段

所謂「邨管諮委會」是由業主立案法團、 屋邨的互助委員會 (互委會 )與當區議員組成, 主席由屋邨房屋事務經理或物業服務經理擔任。一名前外判物管主管及互委會的成員向記者透露,邨管諮委會在外判公司選擇上具決定性,而互委會、業主立案法團、區議員與外判公司的關係微妙。

雖然住戶有30 %的決定權,但是若果住戶不積極參與,業主立案法團通常會安排問卷或授權書給住戶表態,最終房屋署與「邨管諮委會」其實能主導哪個物管公司中標。

陳家洛 (化名 )是屋邨少有的年輕互委會成員,他曾在屋邨當物管主管,特別了解屋邨的物管運作。家洛說,二十多歲能成為互委會成員,全靠有建制派的親人撐腰,得到互委會的信任。「互委會從來不會有『外人』入到去, 『自己人』是業主立案法團的親人或區議員的朋友,他們不會讓不認識的人去知道互委會的運作。」

近年圍標事件在地區醞釀民主意識,市民開始質疑互委會的透明度。家洛曾建議將會議記錄與收支副本貼在屋邨走廊,但遭互委會舊勢力強烈反對。家洛向成員解釋:「年輕人的反對勢力開始大,未來可能有變數,不變不行。」

保安職務包括蒐集住戶簽名

三年一次互委會的選舉與投標要索取住 戶簽名,家洛說保安永遠夾在中間。他在當物管主管時,發現保安職務竟包括「追數」。業主立案法團不但要求保安將「授權書」放在座頭勸人簽名支持,家洛更親眼目睹保安拍門推銷叫住客簽名:「婆婆,幫幫手簽授權書」。 巧合地,家洛發現被拍門的住戶大多是「獨居長者與新移民」。

「如果保安口中推銷的內容,與授權書不符,保安有機會觸犯法例。但是很多保安根本 不知道有可能違法,上司叫到便照做。」家洛眼中的前線保安,對誤墮法網意識甚低。他們經常說:「跟住上司就不會錯。」不然便是: 「同事多數話無問題。」保安的心態是「一係跟住做,一係就走。」家洛說,這種「跟大隊」的心態,連自己也有。

巡樓見到保安拍門索取簽名的事,家洛不敢張聲,怕公司不當是自己人。「因為物管公司、業主立案法團、互委會是一個關係鏈, 你出聲就代表你不是自己人。」

外判公司買酒席當送禮

曾在公共房屋做外判物管的美玲(化名) 透露,外判公司為了巴結互委會與業主立案法團,甚至需要贊助飲宴。

美玲指,互委會每年搞Annual Dinner , 美其名要外判公司簽兩圍參加,事實上外判公司不會派員工去食,是白白將酒席送給大會, 這是行內的潛規則。

「Annual Dinner當日,公司一位『三粒花』的保安訴苦,食客大胃口,不斷加餸,最後要自己掏腰包付 $5000元找數。」

外判公司請客吃飯,家洛說十分普遍, 有些Annual Dinner更有奬抽環節,並有專車接送賓客回家,這些費用亦由「施恩望報」的外判公司支付。「這些飲宴通常遠離當區,例如服務的屋邨在大埔,酒宴就會安排到元朗, 免得給熟人撞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