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不安】年輕保安 「龍咁威」的疑惑 - 明周文化

【保安.不安】年輕保安 「龍咁威」的疑惑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劉玉梅、梁俊棋

07 May 2017

快將三十歲的嘉軒平日愛穿皮褸西褲,外貌俊俏,儀容整潔。「龍咁威,特種警衛, 威猛我真勇毅……」十四年前一齣鄭中基主演的喜劇《龍咁威》,主題曲輕快的節奏令嘉軒(化名)對保安充滿憧憬。

「電影中,住戶會主動上前打招呼,打成一片。著制服好型,好有使命感;當保安之後,鄰居直行直過,好多人覺得保安只是阿叔的工作,行行企企,食飯幾味。」

年輕保安由全職變炒散

嘉軒中學畢業後,很快當上全職保安, 考不同的保鏢訓練證書進修。他曾在名店商場當保安,在屋苑、大學曾當保安經理。 斷續間做了四至五年全職保安員後,去年開始他轉打散工,每天等候臨時演員與保安的工作,有時更會當「假保安」,擔當富家女的跟班,最近租格仔舖做買賣,收入「沒有多,也沒有特別少」,生活比以前多姿多采。

嘉軒總結一年的散工經驗,收入不穩, 時薪比全職高,每天收現金,又免了人事交際。「做保安做經理管不到年長的保安,他不肯巡邏,你年輕一定要幫他巡;在名店當保安,安排你站在風口位,經常傷風請假。十年前的紀錄,今日去見同一間保安公司,『常病』紀錄仍然在案,人事部說不會錄用。」

斷六親 住戶冷眼 

大叔排擠 行內大多是「12碼』(十二小時)的工作,嘉軒做了一年「12碼」的工作,感覺時間過得慢,與世隔絕。他嘆謂:「已有五年沒有拍拖,試問哪有女人凌晨跟你出街拍拖?」

以前嘉軒曾是經理級管工,月入1.5至1.6 萬,收入穩定,母親鼓勵他「只要做正職,學乖便可以」。近年保安的工資待遇與形象每況愈下,嘉軒意興闌珊,決定轉做散工。在屋苑工作時,試過有保安在崗位施施然拿生果刀剝皮食生果,嘉軒與他同坐,路過的住客也看呆了,「連自己也懷疑保安的工作」。

「住戶的眼神像告訴我:你無乜貢獻,只係齋Hea坐(閒着坐)。」嘉軒以前當大廈保安時已看慣居民的冷眼對待,連行內年長的保安似乎亦不太支持年輕人入行。大叔同事有時一句「嘩,你咁後生就做保安」,又或者一句「保安呢份工留番俾阿叔做啦」,這些「關愛」說話,每令嘉軒感到難堪。嘉軒說,其實近年保安護衞有些行動組的工作,例如搬鐵馬和維持人羣的秩序,的確需要力氣,年輕人較能勝任。

人工低vs.專業操守

今日轉做散工,嘉軒說同業的質素更參差。散工保安有時會遇到俗稱「救命更」的工作,因為有些活動突然急需人手。嘉軒年初接受了BIG BAND演唱會「救命更」的保安工作。嘉軒強調,演唱會的保安工作是維持秩序,檢查門票與手帶,當然前提是台前沒有大 事發生。縱使表演者是自己偶像,保安應該盡量面向觀眾而不是面向舞台。「以前做過山下智久演唱會,我很喜歡他,也不敢往台前瞧太久,這是專業操守。」

BIG BAND演唱會那天,嘉軒的同事只顧看演唱會,觀眾離開時,即使設有鐵欄,但憑嘉軒單人之力,根本擋不到人羣,嘉軒被人堆衝撞,摔在地上。嘉軒認為「炒散」也要緊守崗位,現場曾經勸喻同事,同事竟理直氣壯說:「一分錢一分貨,這樣的人工,就交這樣的貨。」結果,保安同事只顧看演唱會的影像,被觀眾拍下放在網絡,成了保安「Hea 做」的具體註腳。

「聽到這些批評,我好無奈。」但事實上,據他所知,「蛇頭」中間抽水不少,導致炒散保安人工偏低。

蠱惑蛇頭抽水 人工少一截

嘉軒透露,這數年間保安業流行「WhatsApp蛇頭」,承辦商判上判。中間人不斷抽佣,價錢當然愈判愈縮,例如原本日薪$600 ,判上判下縮水到$400至$500。記者嘗試接觸其他散工的保安工人,工人透露,在 WhatsApp出價與真實收到的人工不符,這情形十分普遍,偶爾還出現拖糧情況。此外,部分公司收取制服按金,或扣取洗熨費,種種附加規定,變相減低了保安的收入。

散工與全職的工資差不遠的年代,記者問嘉軒:「還會做全職保安嗎?」

「會,但要找一間好公司。」嘉軒朝氣勃勃地說。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