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風琴讓我自由】跟女兒用手風琴對話 - 明周文化

【手風琴讓我自由】跟女兒用手風琴對話

撰文: 佟鎮南     攝影: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2 May 2017

tan070330duen_0803

自言生活中不能缺少音樂的Theresa,近年學習手風琴令兩個女兒對這種樂器產生了興趣。

王建芳(Theresa)是一名在衛生署微生物科參普實驗室工作的醫生,負責化驗研究一般醫院實驗室驗不出的病菌、真菌和微生物,跟隨袁國勇堅守保衛香港市民健康的重要防線;同時Theresa也是一名母親,跟丈夫育有兩名年幼女兒黃敏琪(Mika)和黃青怡。自小習鋼琴的Theresa,說音樂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從4歲學鋼琴、中一時學法國號(French Horn)和自學吹口琴,中六時學唱歌並贏得費明儀音樂奬學金,因而考了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八級試,至大學一年級時學大提琴和流行音樂鼓,後來在一次「法國五月」的音樂表現認識了後來的手風琴導師Andrew Birkun,在他介紹下,由Richard Galliano開始愛上了手風琴和探戈,並得到爵士樂迷的丈夫大力支持:「因為他說:『好過你拉大提琴日日咿咿哦哦呀!』,我第一首學的是Piazzolla的Tango Para Una Ciudad(Tango for a city)——那是應老公要求的,之後彈練習曲、接觸東歐民謠,雖然難彈,但好好玩!」Theresa說,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那時細女未出世,我還有時間在家練琴,每次Mika都會來彈我的琴,我們又人會帶她看Andrew表演,所以他們都非常熟稔,於是在便在她3歳時開始跟Andrew學,學了半年;現時一歳多的細女青怡也剛剛跟Andrew上了第一堂,她很喜歡手風琴,會自動拿起自己的琴來彈,可能因為懷著她時一直有練琴,她也非常黐身,所以我練琴她總要我抱著她,讓她的手仔可以一齊彈。」想母女一起彈手風琴,不只是因為Theresa自己愛音樂,而是音樂是一種能表現愎雜情緒的語言。透過這種共同語言,親子間不能言喻的情感,都能被音樂表達出來,親子關係更為密初。

對Theresa來說,最想可以有一天三母女一起彈手風琴三重奏:「有嘗試過,但Mika啋我都嘥氣!可能因為手風琴由一種玩具,變成了一種要溫習的『功課』,現在Mika對手風琴少了以前的主動性,連我練琴也不來了,但她的音樂觸覺的確提高了,唱歌多了,更喜歡表演,去街時,見到她學過樂理中的音樂符號也會指出來,不過她常常把高音譜號的英文treble clef說成「麻煩譜號」”trouble” clef,好好笑!我該她們學手風琴不是為學業,只是因為我自己愛音樂,覺得音樂是一種語言,所以她們大點想轉學其他也無不可。不過對我來說,手風琴好處是可以玩許多不同類型音樂,優雅又得激情又得,特別是老公喜歡的爵士樂,我跟Andrew說我想認真地學爵士樂手風琴,更希望日後可以將一首首兒歌變成爵士樂,成為一家人樂在其中的溝通方式。」

tan070330duen_1082

身為衛生署微生物科實驗室的醫生,工作繁重需要高度集中。本身有兩個幼女的Theresa,將音樂作為一種母女的親子活動。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