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ru浮水作畫: 土耳其第一個申遺藝術背後的男人
熱門文章
Ebru浮水作畫: 土耳其第一個申遺藝術背後的男人
1867
伊斯坦堡的加拉他塔(Galata Tower)
伊斯坦堡的加拉他塔(Galata Tower)

Ebru藝術家Atilla Can曾駕車駛過博斯普魯斯大橋,看見了一整片海。土耳其藍映入眼簾──那是夏季獨有的景象,因水中浮游生物繁殖所致。「像一盤染料倒進水裏一樣,海洋最美最藍的一瞬。」

用一排梳劃出一道道新紋理
用一排梳劃出一道道新紋理

Ebru:世上唯一在水上作畫的藝術

Ebru,又名浮水作畫,「是世上唯一在水上作畫的藝術。」他將帶黏性的膠水倒在盤子,用筆暈染出各種色彩,用一排梳劃出不同紋理,再用紙覆蓋,迅速拉出整片顏色。最關鍵是在顏料混和牛膽汁,降低密度十倍,才可在水中暈染。整幅畫在水中完成,可短至數分鐘,快狠準,靈感就是一切。少年時,他贏過許多油畫比賽,可是,為了讀醫,他放棄了繪畫。七年前,他深受Ebru吸引,毅然決定在伊斯坦堡拜師學藝,很快就創出十分矚目、形似細胞的畫作。

他記得第一課是5月29日,是穆罕默德二世攻入君士坦丁堡的紀念日,鄂圖曼樂團步操經過,發出激昂的雄壯樂聲──那一瞬間為他灌注了無比的勇氣,支撐他未來數年的藝術革命之路。

33

申請UNESCO之戰 創造歷史的男人

2015年,Atilla讓Ebru成為土耳其第一個納入聯合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藝術項目。

2009年藍色清真寺附近,每天許多遊客經過他的工作室窗口,震撼得駐足觀賞。他想:為什麼沒有人聽過Ebru ? 既然國家有很多建築物納入了聯合國世界遺產項目,為什麼Ebru藝術不可以?發下宏願,不斷向聯合國、國家旅遊及文化部委員會寫信解釋歷史背景、寄作品……單打獨鬥如逆水行舟。「所有人都跟你說不,因為沒有先例。」

當時沒人相信他。「四百年前你來土耳其,想看看Ebru,根本不可能。」因為那是一種高深、秘而不宣的技術。「Ebru曾用作紙幣、重大經濟條約、國家協議的紙張,因獨特紋理,難於仿冒,一個字都不可能改動。」Ebru有千年歷史,土耳其最早的紀錄是一份
詩人手稿,此外,還應用於襯托中東書法。各國的浮水作畫技術各有差異,日本用吹的,稱為「墨流染」。

「十七世紀, 歐洲人在伊斯坦堡遇上Ebru,稱為土耳其雲石紙,後來譯為大理石紋畫(marbling),這是誤譯,Ebru其實解作雲朵,與書法一脈相承。」後來歐洲人挪用有關技術來製作書籍封面。

don171018olivia-112

人生命水 以水為女兒命名

雖然申遺屢被拒絕, 但在2015年, 夢想終於成真。UNESCO(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樓內一百九十國的代表鼓掌恭賀;最有名的藝術大學來恭賀他,為他籌辦慶祝會;兩年後,藍色清真寺的瓷磚技藝也被列入UNESCO中;他提出以Ebru藝術治療的概念,早前在布拉格舉行的世界Ebru日,有癌症患者流着淚擁抱他。

「真的,由四歲到七十歲的老人家,看着Ebru的眼神都是一樣的,充滿對生命的渴
望。」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争,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他以”Su”(水)命名女兒,寄望她純淨自然無垢。沒有人相信他的時候,只有太太和女兒在他身邊。轉眼女兒已十六歲,在Ebru方面,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世上的水是珍貴的,希望我的女兒對世界像水那麼重要。」

Atilla的畫作最常以深深淺淺的藍為底色,因為那是平和的顏色,令人沉靜。「Ebru是一首水上情歌,希望可以傳遍世界每個角落。」

don171018olivia-107
畫作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