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琴海難民之歌:我從海上來 將往何處去 - 明周文化

愛琴海難民之歌:我從海上來 將往何處去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李浩賢(部份圖片由法新社提供)

20 Nov 2017

don171024olivia-42
當難民來到你家門前,屍體被沖刷上岸,你會怎樣做?

Imece Inisiyatifi是一間小機構,只有十二位成員,成立時他們都是學生。過去四年,共有三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前來幫忙,然而隨着土耳其當局與歐盟的關係變得緊張,來自外國的義工簽證最近大幅收緊。

副會長Bigneur記得,不少義工夢魘連連,鎮上大街小巷滿是露宿的難民。Imece應運而生,好心人以低廉價錢出租戲院,用作難民臨時收容中心,每天幫助約數百個難民,給他們物資,支援他們逃亡至西歐之旅。

「當時Çeşme居民都非常熱心,在學校自發聚集物資,隨時伸出援手。奈何巴黎恐襲發生後,有輿論指斥難民都是恐怖分子,不少人的態度出現180度轉變。」她說,隨時間流逝,局勢轉變,經Çeşme逃走的秘密路線被警察突襲多次後,走這路線的難民已經愈來愈少,決定留下來的,散居難民營,大家就以為事件得到平息,召集居民到城外難民營幫忙,卻沒人響應。「幫助家門前的難民是一回事,但很少人願意用六小時來回。」

whatsapp-image-2017-10-25-at-17-56-09

照顧五千人的生活必需

難民營位於愛琴海海岸城市Izmir附近,大約每兩星期就轉移一次,由警察和海岸保安監管,資訊不透明,只能依賴難民的組織者通知位置,每個周末派發物資。Imece定期在網站和社交平台,發出短缺的物資列表,如三文治、嬰兒食品,然後靜待善心人送上物資。她說難民營沒有電力供應,生活條件不佳,但資源有限,Imece只能控制在五十至六十個地點,向不多於五千人提供基本生活需要。

他們組織義工,成立難民培訓村,用兩星期教他們謀生技能,如造手工肥皂,又開班教導單親媽媽縫製袋子售賣,賺取生計。此外,他們開辦流動課室,在帳篷裏給難民小朋友上課,有時甚至嘗試為他們找工作。

她清楚記得,有個九歲男孩拒絕跟任何人說話,上課填顏色時,卻一直吱吱喳喳自言自語,恍如活在自己的世界。別人可能覺得絕望悲傷,但男孩那種絕境中的快樂卻深深感動了她。

img_8156

《News Deeply》報道,在Izmir附近小小的農村倉庫內,有二百個難民居住,那裏的叙利亞難民工作一整天,只能換到8美元。「他們的生活已被摧毀,還有人要剝削他們的勞動價值,他們應該獲得幫助。」

Imece盼望籌到足夠資金,買三百隻羊,取得羊奶、羊毛和肉,讓難民家庭能夠自力更生,然後,一年之後,他們不再需要食物援助,而且已經融入土耳其當地生活。

土耳其藍色的海,能夠包容一切人間的絕望和希望,然而,沒有人知道,被藍色包圍的人間國度,能否有如大海一樣包容這一切。

don171024olivia-47

2014年爆發難民潮,前往歐洲的難民 船沉沒,海邊全是被沖上岸的屍體,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