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人物】愛我是他也是他 黃金三角共處自白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伍詠欣、譚達文

09 Dec 2017

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是許多人眼中的「正常」關係,如此「正常」,離婚數字依然屢創新高。出櫃難於啟齒,愛上另一個,更是一件不知從何說起的事。男男男,三人行是什麼一回事?我愛你,你愛他,他愛他,他也愛他,撥開世俗之見,為什麼不可以呢?

sunday-three-gay-01站於人前的Hinson(圖左一)、William(圖右二)、與來自台灣的大峰(圖正中),他們由2016年開始共賦一居,生活美滿。

一切從那天的坦誠開始。

William從台北回到香港的家,跟Hinson分享他在台北的艷遇。「我昨晚在派對中認識了一個很可愛的男生,他叫大峰。」William 在手機找出合照,Hinson望了一眼,「幾cute啊,不過不是我鍾意嗰type,哈哈。」

十三年來,William與Hinson都是如此相處。有幾多人膽敢跟伴侶如此坦白?「我們情願在對方口中知道,好過從外面傳到我們耳中。」二人說。

二人行,十三年之後,想不到多了一人同遊。

在朋友圈中,Hinson 與 William 是以「恩愛」出名。不少相識十幾年的朋友都替二人擔心,而且通常都會問Hinson:你是否失寵?誰是東宮誰是西宮?第三者是否想破壞你們感情?更有好姐妹叮囑:「小心陰溝裏翻船,第時冇掟企。」

三人同行,最難的地方,是要「學習去愛一個原本沒有很愛的人。」Hinson 說:「William是一個世間罕有的好情人,如果真的有另一個人喜歡他,我為什麼要獨佔?這樣不是很霸道嗎?」

讓他去,他還是會回來的

2003年,Hinson三十三歲,William二十七歲,二人剛拍拖不久,Hinson與William已經討論過一個問題:萬一遇上一個人,我喜歡他,他喜歡我,應該怎辦?二人的共識是,一定要通知對方。「出面花花世界,總會識到人。這是一份信任,也是尊重,擔心對方偷偷摸摸其實不太好。」William話音剛落,Hinson就說:「何止不太好,是很不好。」

起初 Hinson 並不喜歡這個做法,因為知道那一刻並不開心。但是在 William 的堅持之下,Hinson 開始明白為何要有這份坦白。有時剛好碰上一個「眼光對到焦的人」,Hinson也會向對方表達欣賞之情,稱讚對方靚仔、charming。「That’s it,不會再有後續。」他強調。

倒帶回到2014年,在台北那個晚上,William與大峰都互有好感,可是只能打個招呼,留下電話再聯絡。來到第二個週末,William就向Hinson提出,想飛去台灣會一會大峰。當時 Hinson 還是中學的英文老師,六月正值考試季節,埋首於改卷,巴不得 William 離開,好讓他耳根清靜。

驚訝 Hinson 的大方,他卻不認為是什麼一回事。「如果我硬要他留在身邊,他也不會開心。倒不如讓他去,就看看他們有多喜歡,反正他星期一還是要回來。」

香港與台灣相隔一程一個半小時的航程,那是一個註定只能當朋友的距離。即使William與大峰在Line上持續來往四個月,也沒有什麼進展。本來不多話的大峰這時解釋,「那時我可以表面上說在一起,然後在台北繼續自己玩,可是有什麼意思?始終沒有在生活上相處,真的沒辦法。」

2015年暑假,Hinson提早退休,決定搬到台灣。與William相隔一年沒有聯絡,大峰依然熱心幫忙找房子,11月正式入伙之前,三人的關係只是比一般朋友要好。

Hinson在台灣定居之後,任職投資銀行的William每逢星期五晚下班,就會飛越715公里相聚,三人這才有機會一起相處。大峰不用再在Line上靠文字猜度,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觀察Hinson與William如何相處,開始思考是否可以「三人行」。

sunday-three-gay-02三人現居於新北市,住所附近就有夜市,穿拖鞋落街食飯也很方便。

誰要煙花之戀

正在讀博士班的大峰,今年才二十八歲,芳華正茂,為何不在森林多看幾棵樹,這麼快就選擇棲身於一段三人關係?

「轟轟烈烈的愛情,轟完就沒有啦。」沒想到大峰會這樣說。

「我跟你也曾轟轟烈烈啊!」William忙着澄清。

「以前試過那些像煙花一樣的愛情,可是感情久了,我發現自己最渴望的還是穩定的生活跟家庭。這才是我有勇氣踏出一步跟他們在一起的原因。」大峰認真地說。

回想起來,William 慶幸雙方是從朋友開始。「在派對上認識的人,好大可能一開始就會做愛,之後就不了了之。剛好這次是從朋友開始,感情來得比較穩定。」

開始三人行之際,也是 William 與大峰開始「談戀愛」之時。現實歸現實,大峰只能與William在假日相處,William 擔心大峰因為缺乏單對單的愛情而不快,來台灣的時候都盡量安排多一點時間與大峰單獨相處。

記者還未轉向 Hinson,他已經接上話:「其實我十分鼓勵。因為他們的關係好,我才不用煩。」記者倒是沒有從這個角度想過。「有時他們吵架,我都要幫忙調解。」Hinson 像老師教訓學生地說,William 與大峰尷尬地笑。

三人行的紀念日很容易記,就是1月1日,2016年,大峰正式搬來同住。記者終於忍不住問Hinson:「有沒有覺得 William 對你的愛被分薄了?」

靜默一會,Hinson緩緩自白:「我的佔有慾其實很強。」他當初也沒意料到,自己會在兩三天內梳理到複雜的情感和思緒。「如果我打算以一個東宮的姿態相處,關係很快就會完結。既然我相信大峰是一個可信靠的人,也接受他加入這段關係,我們都要嘗試學習去愛一個原本沒有很愛的人。我唯有學習放低自己,令William與大峰能夠舒服地相愛,打好基礎之餘,我也學習去愛大峰,我們才可以共同擁有這個三角關係。」

聽完Hinson這番自白,記者還沒來得及咀嚼,William已打破沉默搶閘說:「所以我真係好多謝佢,講到好偉大。」

「咩講到呀,我真的有實踐,已經一年零十一個月了。」Hinson搶白他。

「係真係好偉大。」William忙不迭更正。

三人並排而坐的生活日常,偶然其中二人耍起花槍來,淡淡然泛起𤂍漪,看起來三個人也只是一對普通的情人。

sunday-three-gay-03

淺愛初嘗的一份早餐

William 與 Hinson 始終有十三年感情,累積不少生活習慣,第三個人加入,總會忽略一些細節。例如二人回家後總會先與對方親一親、攬一攬,但是大峰並沒有這樣的習慣,起初令Hinson 覺得大家像陌生人。「我有提醒Hinson,如果有任何地方感覺不對,一定要提出,不然關係很難維持。」William 說。

大家把說話都攤開來,大峰學會緊張 Hinson 多一點。另一方面,Hinson 也從大峰與 William 的相處,看得出大峰並非普通人眼中的「小三」。「大峰很夠膽在我面前攬 William、鍚 William,我感受到他不是特意做給我看,而是他真的鍾意 William。」

在 Hinson 眼中,就讀博士班的大峰仍是一個「小朋友」,常常不吃早餐就去上課做研究。本來可以睡到自然醒的 Hinson,每天早上八點起床煮早餐,與大峰共渡早晨。

記者想起一個 Instagram 戶口 “symmetrybreakfast”,吸引超過770萬個追隨者。主頁是一份份對稱的早餐,記錄一個男生對男友的心意,希望在男友起早落夜的生活中,製造二人世界的時間。

sunday-three-gay-08-01

「雖然我是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但是我都要食飯,那就一起食吧。」Hinson 聳聳肩,沒有把這當成一回事。「每天相處下來,我對 Hinson 的認識,以及對他的愛,自然地隨之增加。」大峰說。大峰與 Hinson 本來只是抱着一試無妨的心態同住,二人卻在日復日的「今晚食乜好」,一點一滴累積感情。

學習愛一個人並不容易,Hinson 認為「最大勇氣獎」非大峰莫屬。大峰被稱讚時總是有點靦腆,他說:「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我相信花時間去了解對方,總可以解決事情。」

愛上一個原本沒有很愛的人,原來是有可能。

愛,有沒有公平?

在鏡頭前,看得出 William 有時刻意表現得「公平」一點。即使坐姿位置不配合,他也會一隻手搭着大峰的腳,另一隻手搭着 Hinson 的手。Hinson 在說話的時候,會替他整理一下衣服;大峰說完話的時候,又遞給他一支水。鏡頭後,其實 William 是同一個模樣,只不過沒有那麼刻意。看着 William 唯恐得罪一方的動靜,記者也明白,三人行總要需要一個人做支柱

William 說過,自己對 Hinson 的愛並沒有減少,Hinson 也同意,但是也坦言關注一定有被分薄。「不過從另一角度看,大峰那邊又分了多一點關注給我。」

「你這麼犀利,懂得這樣想?」William 驚訝地說。

「William 比較粗心,大峰卻很細心,說回來,我其實沒有損失。」Hinson這條公式,真的不是人人解得明。

William 舉例說,Hinson 會定期回港探親,回台灣的時候,大峰會查看航班時間,計算他轉乘巴士的班次,然後落樓接他。William 看在眼內,既是欣慰,也是感動。「這是愛的表現,但是我與 Hinson 實在相處得太久,不會再做這些事情。你咪自己返屋企囉,係咪?」

這種「習以為常」的衝擊,也敲醒了 Hinson。William 剛過去的生日,Hinson 慶幸有大峰一起慶祝。「如果只得我同 William,悶鬼死都似。老夫老妻,慶乜鬼祝,同你食餐飯已經好好。原來有時都要在生活上製造新火花,多一點浪漫。」大峰花了許多時間準備,還捉住 Hinson 上網精挑細選買禮物。

至於大峰與 Hinson 之間,也摸索出不一樣的相處方式。有一天,Hinson 在午睡,William 與大峰落樓食午餐。飯後,大峰打算買外賣給 Hinson。William 一向習慣由得 Hinson 睡,待他醒來才決定。大峰卻說:「我一向都會打給他問。」大峰隨即致電 Hinson,問他的心意,買外賣回家。

「很好啊,他們有自己的相處方式,大峰不會因為我而改變,這令我感受到三個人是真正在一起。」William 說。

相處之道,豈是容易之事。有些戀人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三個人,三種個性,相處會否更多爭執?記者腦內突然飄過一個無聊透頂的問題:平日外出,會否要分誰跟誰坐? Hinson 秒回說:「從來都沒有。」記者打蛇隨棍上。平日的性生活如何?「這個嘛……容許我們保留一點私隱,我只能告訴你,我的性慾並不強。」Hinson 笑說。

sunday-three-gay-04二人能夠一起入鏡,這種生活照要靠第三人負責揸機。

回到正題,Hinson 覺得,三個人互補不足的效果,其實來得更加好。William 隨性,Hinson 愛計劃,大峰判斷力強。三人去便利店購物,William 慢慢看,Hinson 在旁催促,大峰通常忽略他們,很快就會下決定,三個人就不用吵。

「就算吵架,都是他鬧我居多。」Hinson 指着 William 笑說。「痴線嘅,哈哈。」William 以笑帶過。

兩種心跳

三個人,三顆不同的心,其中二人爭吵的時候會怎麼辦?

「第三個人就可以在中間調解一下。」大峰說。假如是 William 與 Hinson 爭吵,大峰通常是「這邊講一講,那邊講一講,講一講,大家不要生氣就好。」

那麼,你覺得 William 和 Hinson 有何不一樣?記者問大峰。

「一個是貼心的……」

「貼心這麼好的字給了 Hinson,那還有什麼形容詞給我?」William 打趣說。

「另一個就是會逗你開心的。」大峰已經預備好答案。

眾人笑倒,大峰說:「心情不好的時候,Hinson會聽我說,William 會逗我笑。不開心的時候有這兩種關心,很好啊。」

在這段關係,大峰最慶幸得到兩雙願意聆聽的耳朵。在研究所內,大峰即使有成果也不方便與其他人分享,小男孩回家便跟他們說,即使他們聽不太懂。「可是他們會很認真聽,有人願意聆聽你的喜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情都講,這樣才可以快樂的過生活。」

來到今天,記者問大峰,他對 William 與 Hinson 的愛有沒有不同。

「該怎麼形容?」大峰頓一頓,續說:「我跟 William 是一開始就對上眼,跟 Hinson 是後來才慢慢起處起來,兩者不能以百分比來形容,總之兩個我都同時愛。」

sunday-three-gay-05圖左是三人出外食飯時的相片,William與大峰合照;圖右是Hinson與大峰在家附近體育館做完運動後自拍。

男男男的合照

究竟三個人的家會是怎樣?三個人的生活是怎樣?他們很大方,約記者到台灣家中詳談。一入門口,撲面而來的是一隻灰色貴婦狗。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家,門口的飾物櫃放着他們的合照和擺設,不同的只是有三個人的面孔。

他們逐樣擺設介紹,有大峰找人手造的卡通Bowl呔,有三人的卡通肖像畫。睡房對出的另一個儲物櫃,則貼滿了三個人外出的合照。「這些掛飾都是大峰親手做,我們可沒有這種心機。」William 他指着其中一張普通不過的飯局照,「這一張是我們三人與他的好朋友第一次見面,這個飯局很重要,因為他重視我們才會向朋友介紹。」

他們已經習慣三人的生活,無論是出席什麼,三個人就是一個單位。Hinson 覺得,台灣朋友的思想比較跟得上時代步伐,見到他們三個並不覺得奇怪。「通常是香港朋友才會問,怕不怕 William 被搶走之類的問題。」Hinson 沒好氣地說。

在朋友圈之中,他們三人行不是秘密,不過他們並沒有向家人說明白。他們各自都已經出櫃,家人都知道他們的另一半,只是不知道有第三人。第三人會一齊食飯,但是不會特別提到他的角色。對大峰而言,爸媽最擔心是他畢業後的未來,找到好工作的話,兩老就不用擔心。「到時候,這段關係都已經好幾年,他們就知道這不是短暫的感情,不是衝動的選擇。那時候講感情狀況,他們會接受到。」

sunday-three-gay-06睡房外對出的飾物櫃,掛滿一張張寶麗萊,都是大峰用心設計。

別對我們說粗口已感恩

接受訪問前,Hinson特意為三人買了一件同款T恤,上面寫着 “Good Things Come in Threes”,是他們的心聲,也是他們對外界的最好回應。

Hinson 決定隨遇而安,「假如網絡文章都會被媽媽看到,那就當係個天要家人知道,哈哈。」

Hinson 本來是一個中學英文教師,一直到退休前半年才接受記者訪問,公開出櫃。沒料到今天再見,已在談更進一步的三人行。Hinson 的性格嚴肅納悶,加上教書二十年,思維都是四平八穩。「這幾年來反思,自己身為性小眾,是否可以將傳統守舊的思想,break down,break down,再break down呢?」卸下一對一的枷鎖,Hinson 認為自己找到舒服、精彩、有意義的生活,「只要我開心,沒有傷害到人。唔試過唔知係咪好,所以我選擇試一試。」

記者預計,衛道之士讀到此文必定會大加鞭撻,Hinson 淡淡地說:「我們並不打算說服其他人,不對我們講粗口已經很感恩。」他覺得,假如有人看到他們好,祝福他們就好。

同性婚姻背後的意義

訪問時, Hinson 曾說:「William是一個世間罕有的好情人,如果真的有另一個人喜歡他,我為什麼要獨佔?這樣不是很霸道嗎?」這句說話,即使記者走筆至此,也只是理智上明瞭,未能在情感上明白。

「重點當然是我跟大峰都願意踏出一步,學習去愛一個原本沒有很愛的人,Williiam 才可以有這樣幸福的生活。」Hinson 還開玩笑說。

這時,William 少有的收起笑臉,認真地回答。「人人都以為是我二選一,其實選擇權是在 Hinson 手中。」當初只要 Hinson 覺得大峰有敵意,就什麼都沒辦法。當初只要 Hinson 一句唔鍾意,就什麼都沒有。「要我二選一,我一定係揀 Hinson,我們在一起最久,是我的選擇,我亦要尊重他。」

sunday-three-gay-07William 與 Hinson 曾找畫家為二人繪畫卡通肖像,紀念相識周年,與大峰在一起之後,就畫多一幅三人肖像。

William 與 Hinson 很久以前已經打算結婚,台灣在兩年內會訂立同性婚姻,三人又有何打算? 「其實,我們誰跟誰結婚也沒所謂。」Hinson 說。 不過 William 有台灣身分證,他與 Hinson 結婚,就可以令 Hinson 有居留身分。「我們在一起十幾年,曾活在一個同志被打壓的年代,同性婚姻是我們期待的事情。」

提起被打壓,Hinson 說來有氣,他叮囑記者一定要寫下這個經歷。十年前,William 因病被送去聖保祿醫院的急症室,Hinson 急如熱鍋上的螞蟻,護士只能安慰他冷靜下來,但不能讓他探訪。「護士叫我放心,有事可以通知我。我話我係佢男友,連入去望一望都唔得?我幾嬲呀!」

Hinson 認為,婚姻制度賦予的公民權利和義務,社會有許多方法處理。「我們不是想要張婚紙,而是重視背後的意義、權利和義務。」William 說。如果這些都有政策能夠處理,他們三人一致認同,結婚並無必要。

婚姻一直被認為是神聖的,應該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們認為,此舉會破壞婚姻制度。「婚姻制度,早已被異性戀破壞得『淋漓盡致』,不是嗎?二奶、小三、外遇,難道他們沒有嗎?」Hinson 嗤之以鼻。

愛很簡單

這時,大峰在廚房切好蘋果,拿來客廳一起分享,一室香氣,也是溫馨滿屋。究竟什麼是愛?記者問。

「愛呀,真是一點也不容易講。」William 咬一口蘋果。

大峰說:「每個人都有優點與缺點,愛就是連同對方不好的地方一起包容。」

靜默了十數秒之後,吃完蘋果的 Hinson 說:「愛就是願意為對方付出,為對方奔跑,還有欣賞對方。」他頓一頓,望着大峰:「所以我真的愛大峰。」

「看得出來。」William 笑說。

「我真的很愛大峰。」Hinson 再三肯定,「一切都是我由心而發。」

聽完二人講, William 似乎靈光一閃,為訪問來了個總結:「其實就是用心對人好,愛就好簡單。」

心上的人,包容他,欣賞他,愛他,一切就是這麼簡單。

 

● 延伸閱讀 –  專訪曹文傑:婚姻以外的平等—保障伴侶關係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