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圖書館1】We can change! 尼泊爾少女走出溫室為同鄉外傭發聲
熱門文章
【真人圖書館1】We can change! 尼泊爾少女走出溫室為同鄉外傭發聲
1637

dsc00200

「尼泊爾的外傭在香港的待遇很不公平。」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工作(FADWU)的組織幹事Nami說,她本身是一位在香港成長的尼泊爾裔少女。

20歲的Nami還是學生,正修讀航空工程,雙眼仍然閃纅着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她的兼職是工會聯會的幹事,深深感受到社會的不公,而這一份兼職,是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遇上。

「我當時只是覺得需要一份工作。」剛好朋友跟她說FADWU有空缺,她便嘗試去申請,但對於工作的內容,並沒有太多想法。「我沒有經驗,也沒有技巧」,回想起面試的時候,被問到為何想做這個職位的時候,Nami說只想幫助別人,雖然零經驗,但最後也成為了FADWU的一份子。

雙重邊緣的聲音

Nami在FADWU工作了近兩年,既有組織的工作,也要處理尼泊爾家務工的個案,從懵懵懂懂的少女,逐漸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組織者。她說,這份工作令她成長了很多,「我本來是一個很害羞的人,但是因為這份工作的性質,我需要跟不同的人去接觸和溝通,現在變得有自信很多了,也能夠很獨立。」眼前能言善辯的Nami,在這兩年間,除了要跟服務的尼泊爾家務工接觸外,還要接受傳媒的訪問,把同鄉不被看見的窘境放在陽光下。Nami心想,替她們發聲,哪怕聲音微弱,但不能沉默。

在香港,外籍傭工本已是被邊緣化的一群,她們在這裡生活及工作,卻不屬於此處,就像飄零的花朵。來自尼泊爾的外傭,人數不多,更是雙重邊緣,Nami說,「沒有太多人知道她們的存在,很多來到香港工作的尼泊爾家務工,不懂英文,也不懂中文,只會說尼泊爾語及印度語,因此更難讓外界聽到她們的聲音。」身為尼泊爾裔的Nami,剛好可以成為兩邊的橋樑,嘗試讓邊緣族群被看見,就像她所屬FADWU裡的尼泊爾家務工工會,便曾就尼泊爾家務工工資被剝削及工作環境的問題做過調查,發現有逾四成人的月薪工資只有$1700-3800,低於政府公布的最新最低工資$4310。

打破階級觀念

這些種種,讓她看見了社會上不公的現象。

作為少數族裔,也成長於基層家庭,但在香港長大的Nami,自身沒有遇到歧視,「出生後半年我便回了尼泊爾,但小學中段回來香港,求學的環境都是華人學生佔少數,是在英語教育的環境下讀書,一直都沒有太大身份認同的問題,直到我升上了大學。」她笑笑道︰「那時我才感到自己原來是少數,但也是我走出comfort zone的時候了」。

dsc00239

然而,自身沒有遭受不愉快的歧視經歷,父母都是尼泊爾人的家庭,卻看見了階級歧視的存在。「母親不太喜歡我的工作,她會覺得,為甚麼你要幫助外傭?在她眼中,外傭是低下的工作。」Nami說,尼泊爾的傳統文化裡,階級觀念看得很重,但年輕的她沒有這樣的包袱,「我覺得我跟尼泊爾家務工是有連結的,跟她們在一起就像一個迷你的家庭。」在組織工作裡的實踐,意外地打開了Nami生命的另一扇口,看見了一個不太美好的世界,但她在這些姊妹身上,二十歲的Nami發現「成長了很多。」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