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去爆房! 】90後推開房應用程式 開拓性空間 - 明周文化

【今晚去爆房! 】90後推開房應用程式 開拓性空間

撰文: YK     攝影: 傅而雅

19 Dec 2017

flowapp2

Flow團隊有五位90後主幹成員,包括Norton、Sophia、Kyle、Eric和當日缺席的Joshua。

幾時都話,認真做無聊事其實永遠都唔無聊。五個志同道合的後生仔女,只是在茶餘飯後互相分享「爆房」經驗,卻無意造就了訂房應用程式Flow的誕生。這五位成員來自不同的背景,有海外留學過的、有擅長資訊科技的,也有曾經從事金融行業的,各有專長,優勢互補之下讓團隊合作無間。他們高舉“Let us take care of your flow”的旗幟,希望令大家租用時鐘酒店時能有更暢順的體驗。程式由構思、籌備到執行,團隊只花了大半年時間,並終在今年7月正式上架。行動力如此神速驚人,皆因他們深知香港缺乏空間的土地困局實在講到口臭都解決不了,看準這種服務有絕對的發展潛力。

推App改變時租酒店供需生態 

曾於澳洲留學的Norton對此有更深的體會,他解釋:「以前細個都同屋企人住,好明白點解會想有屬於自己嘅私人空間,不過依家最慘係無咩年輕人有能力搬出去自己住。尤其性呢樣嘢明明係好正常嘅生理需要,但一屋都係人無辦法解決,就唯有焗住出去搵嗰場搞掂佢。」講法相當老土,但確是鐵一般的事實。

另一邊廂,在美國生活過的Kyle和Sophia亦直言,香港地方太細太多人,性空間不足就如難以治癒的死症。「唔同香港,美國澳洲地方夠大,屋企宿舍細極有限,點都會有自己間房,想同伴侶親密其實唔太困難。雖然嗰邊都有motel,但主要用途唔會好似香港嘅時租酒店咁用,情侶唔需要開房都做到。」見識過天堂的美好,他們折返人間後更相信香港時鐘酒店仍有其存在價值,但偏偏質素參差,問題多多。

flowapp_1 團隊成員展示應用程式的各種功能。

「以前去過時鐘酒店,發現成日都無房,所以咪成日幻想整個App去解決呢個問題囉!」他們質疑,既然如今透過online shopping也能買盡天下間的貨品服務,就連旅行訂酒店都能上網處理好,為何留在本地去時鐘酒店就只能夠用傳統的消費模式。「今時今日想幫襯時鐘酒店,好多時都仲要打電話或者walk-in問。去到未有房,幾pair人就齊齊企喺出面排隊,你眼望我眼都真係幾老尷,成件事根本唔與時並進。又試過入到去先發現裏面好污糟,但又唔好意思唔幫襯。」

落得如此狼狽下場,他們將矛頭指向網絡世界缺乏本土時鐘酒店的實用資訊。Eric笑謂:「查實來來去去都只係得一個網站比較集中咁介紹開房情報,有齊地址、電話、價錢、評分等基本資料。呢個網起碼有十年歷史,我估大部分香港人都係上呢個網搵時鐘酒店嘅,但衰在經常都唔update。初期我哋會跟住網址嘅介紹上門搵酒店老闆交涉,但原來個網未更新,有時去到先知間嘢已經無咗,最後唯有靠自己逐棟逐層洗樓。」

此外,他們亦銳意開拓更多性空間的選擇,並且打破坊間對時鐘酒店的固有印象。「好多人一提開房兩隻字,無論有無試過都好,都仲會諗起九龍塘。但其實呢個地段嘅選擇好貴,出面仲有好多賓館俾你㨂,全港大大話話有幾千間,只係你未必有門路搵到更多,所以我哋想盡量幫大家篩選。再者,時鐘酒店唔係大家諗到咁邋遢。我哋接觸過好多由後生一輩主理嘅酒店,啲房都有新裝修,甚至有特色主題,唔再係以前大家印象中咁殘舊。」團隊解釋,應用程式特別適合開房初哥或者經驗尚淺的年輕人使用。「以前帶女朋友去開房,間中都會想換吓環境,有多啲選擇。但有啲人未必會留意到樓上嗰啲規模細、無咩招牌宣傳嘅小酒店,甚至連門口都唔敢踏入半步,單憑門面就去斷定裏面嘅環境,而呢嗰App就可以俾佢哋事前望吓㨂吓。」

目前,程式只有十餘間酒店投入服務。雖則團隊表示正與更多商戶接洽中,但任他們多雄心勃勃,過程確實困難重重,碰釘當食生菜。「遇過唔少酒店話想做自由行生意而拒絕合作。不過有段時間少咗好多自由行,某啲酒店先返轉頭話想接多啲時租生意。香港資源同空間都已經咁少,但礙於現實理由無奈地俾其他人分薄晒,所以我哋更加想做樣嘢係可以服務番本地人。」萬事起頭難,但本着大無畏精神,他們把正職辭退,決定盡地一鋪。

da-f-da-e-fe-e

e

用戶可透過應用程式先行預覽房間環境,並能選擇租用時段和使用時數,避免walk-in摸門釘、排隊甚至房間太污糟的尷尬情況。

話說回頭,叫得應用程式,應用上當然要夠以人為本。為了達到這一點,他們不但集結各路英雄的經歷和意見,還進行了市場調查和資料搜集,務求改良甚至提升內置功能。不過,團隊始終仍處於起步階段,程式設計還有進步的空間。他們直言,目前正研究加入更多功能選項,令使用過程更便利之餘,也能間接監察酒店的服務質素。「好似OpenRice咁,網民食家可以評分俾comment,呢種feedback某程度上都可以發揮監察功能。如果開房都可以有個透明度高嘅平台俾大家反映意見,酒店商戶變相要改善環境同服務質素去避免負評。我哋都研究緊加入評分機制,但暫時仲需要時間去解決技術上嘅問題,例如點樣可以控制到留言權限去避免打手,目標想一至兩個月內完成。」因為有過「切膚之痛」,他們希望逐步扭轉時租酒店業的生態。

拍片帶起性議題討論 

除了設計應用程式,他們亦殺入社交平台,透過影片分享與網民探討兩性關係。他們認為香港性教育未算全面,社會氛圍亦比較保守,長輩與後輩之間對於性討論依然有所禁忌,所以還有不少人對性有誤解,對自己的身體既不坦然亦不了解。「就好似我哋之前就自慰呢個主題進行街訪,女性受訪者多數回應未試過、唔會試,而且好多都好抗拒,因為覺得女人性需要無男人咁大,或者就算試過喺人前都唔夠膽討論,呢種可能係源於文化衍生嘅錯誤觀點。但其實性慾對成年人嚟講係平常不過嘅事,同性別亦都無絕對關連,女人同男人一樣都可以有需要,有權利去享受性歡愉,唔一定係男人先可以做主導。」

因為探討的主題踩界,影片一出街就迅速引起關注。迴響大,負面評價一樣多,但他們稱之為成功的第一步,因為有輿論總比不討論好。Sophia解釋:「起碼我哋吸引咗呢班人關注,咁先有機會同佢哋互動交流,繼而教育灌輸唔同嘅價值觀,逐步擴闊大家接受嘅尺度,理解呢個世界仲有好多唔同種類嘅性模式。」這是一個學習接納的過程,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各人對性的接受程度畢竟有差別,即使沒有相同的性經驗和癖好,也不該故步自封,站在道德高地批判他人。「每個議題我哋都會分男女兩邊問,不過好多網民都一面倒抨擊女性。有人聽到女受訪者話試過自慰之後就留言鬧人係『雞』,或者當女士表示性幻想對象係外國人,就批評佢哋崇洋食『洋腸』,相反男人發表偉論大家又無咩負面評語,覺得係正常,呢種價值觀完全扭曲晒。」他們笑言,開拓性討論平台未必是解放思想的最佳方法,但製造輿論卻是引發思考的好機會。

dadfd

Flow團隊除了推出應用程式,還建立個人專頁,透過街頭訪問及影片分享帶出輿論和討論,提供一個讓大眾公開討論性議題的空間。

flowapp_2

小花(恐龍頭角色)閒時會出鏡客串,是Flow團隊在熒幕前的代表人物。

Flow

● 應用程式:www.flowtheroom.com
●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flowhongkong

場地提供:Bound By Hillywood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