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城市.墨爾本】城市生活的無限可能 笑住迎接夏日聖誕 - 明周文化

【自由城市.墨爾本】城市生活的無限可能 笑住迎接夏日聖誕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譚志榮

19 Dec 2017

%e6%96%87%e5%9b%9b(圖左)可愛姊妹Amelie(左)和Aisele,在St Kilda海灘興奮地迎接夏日聖誕。
(圖右)上月舉行每年一度的亞洲食品市集Night Noodle Market,市中心Birrarung Marr公園草坪坐滿悠閒的青少年。

南半球的夏日聖誕 濃厚社區人情味

墨爾本在11月底踏入初夏,今趟旅程,每天溫度都高達攝氏28度,創一百一十五年11月以來最熱的一星期,相信到了12月25日,當地將迎來特別熱辣辣的夏日聖誕。墨爾本有近五成人信奉基督教,他們極重視聖誕節假期,那期間,幾乎所有主要景點都會關閉,大家喜歡聚集在海灘消暑慶祝聖誕。

離墨爾本僅半小時車程的St Kilda海灘,是其中一個熱門勝地,實木板地、滾燙的沙灘與閃閃發光的海面,吸引了一羣享受日光浴的人。聖誕當日,穿紅短褲、戴聖誕帽的泳客將會填滿海灘。Port Philip Bay的海水由南冰洋流下,在太陽直照的正午,體感溫度不足20度。玩沙灘排球的少年步出10米處,水深剛好及腰。戴着太陽眼鏡的火辣少女帶着小狗,直接飲用自來水,一陣透心涼。

「永遠都會想起小時候,在平安夜那天,所有小朋友都拿着蠟燭為盲人籌款。」由澳洲視覺障礙機構Vision主辦、有七十九年歷史的Carols by Candlelight是墨爾本傳統的聖誕慶祝活動,是當地孩子的集體回憶。

墨爾本的聖誕節散發着濃烈的社區人情味與文化氣息,在墨爾本商業中心區(CBD)街頭,聖誕吊飾一早就懸掛在多棟英式維多利亞時期建築物之間。今年Bourke Street,更有一千名社區街頭藝術家為十二株大樹幹進行編織裝飾,以紅綠白為主色鈎編出聖誕圖案。一株大樹在白底紅、綠字上編織上Faith、Family、Friends三字與心心,象徵社區的朋友、家人與基督一起同歡。市內電車公司邀請八組藝術家,設計春夏季行駛的藝術電車Art Trams,當中包括St Albans Heights小學社區團體的親子作品。

tan171120amy_0095聖誕針織裝飾在這裏不會收到好像在香港銅鑼灣出現的離奇投訴
extra19來到第六十二年,聖誕櫥窗的故事再沒有大驚喜,帶點老套,卻很美好。

Myer Christmas Windows
地址:314-336 Bourke Street


延伸閱讀:
● 【自由城市.墨爾本】編者話:眾生皆平等
● 
【自由城市.墨爾本】前言: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自由城市.墨爾本】建市不足二百年 古橋細說淘金歷史


八十歲聖誕老人的智慧

tan171120amy_0258聖誕老人即使只露出綠眼睛,依然看得出他的鬼馬風趣。

突然,耳邊傳來聖誕歌聲與小孩笑聲。原來是已有六十二年歷史的聖誕櫥窗裝飾Myer Christmas Windows,今年主題名為”A Perfectly Imperfect Christmas”。那些曾經伏在櫥窗張望的孩子,今天長大成人,又帶着自己的孩子前來,承傳着溫暖而美麗的傳統。七個櫥窗,像一格又一格繪本插圖,講述一隻小精靈為了佈置完美的聖誕家居,跑到北歐木馬工場,又跑到百貨公司,到處找啊找,都找不到理想的飾品,直至某一天,小精靈來到日間護理中心,發現那些親手製作的美麗裝飾,才充滿驚喜地完成了任務。

“Accept Life. Don’t be critical.”八十歲的聖誕老人Koos Soeterboek分享快樂的關鍵時說。你能從他的沉穩真摰的笑聲中,感受到他的快活。曾任工程師的他,在荷蘭出世,五十歲選擇退休,雖然長居意大利,但在人生晚期,他選擇移居位處南半球的墨爾本。每年聖誕,他穿起紅色衣褲、戴起白鬍鬚,為自己的孫兒和這個城市的小孩扮演聖誕老人,一做二十年。「我喜歡墨爾本,是一個漂亮的城市,而且交通很方便呢。」

說話時,他溫柔地趨前,抖顫的手搭在你的肩膀上,一雙眨動綠眼睛直視你的雙眼。他問我們來墨爾本追尋夢想嗎?我說不,反問他有夢想嗎?「沒有,我有家、太太、兩個小孩、三個孫兒和一條船,不要給我更多東西。」

因為City Square地鐵站封閉,16米高聖誕樹首次移師至聯邦廣場豎起,閃爍的大型聖誕球、華麗的州立圖書館燈光展、墨爾本市政廳的聖誕薑餅屋,通通準備就緒。穿上聖誕服飾的女郎在街上派發波板糖,露齒而笑:”Merry Christmas”。聖誕節要來了。音樂、裝飾、氣味以及預先綻放的笑容,保證了每年的聖誕佳節,都會成為每一代人將來美好的回憶。

迷失於巷弄的味道

tan171120amy_0561 Willy帶我們在市中心飲飲食食,圖為他其中一條最愛的大街Bourke Street。

「你不覺得墨爾本的各種文化與種族,都由食物連結在一起嗎?」四十七歲的互動媒體設計師Willy Karl Beecher如數家珍:「Lygon Street食意大利菜、Victoria Street食越南菜、Spring Street食歐洲菜。」他笑言自己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墨爾本能夠支撐這麼多間餐廳。「不過,這證明墨爾本人願意去支持不同的飲食文化。」

生於智利聖地亞哥的他,三歲移民到墨爾本。他一邊歎着Spring Street的City Wine Shop即磨咖啡,一邊說:「在墨爾本,我找不到最喜歡的地方,因為喜歡的地方太多了。」他平日最愛迷失於巷弄之中:從Little Collins Street出發,徒歩穿梭窄巷橫街,走過四十年前爸爸帶他到過的CD店,又跑到The Block Arcade,為地磚讚歎。Willy說墨爾本是一個創意之都,當他想找尋靈感時,就會到墨爾本兩條著名的塗鴉街Union Lane和Hosier Lane,看着凌亂中隱透着秩序的彩色塗鴉。他憶述二十年前城市塗鴉仍然被視為髒亂不雅,近年政府卻主動推動街頭藝術塗鴉。「當地人欣賞創意和文化,本地設計師每周平均至少可賺5000澳元(2.9萬港元),打工的話要收重稅,但自行創業實際稅率較低,反映政府努力營造一個鼓勵創業與創意的環境。」

設計改變城市生活

tan171121amy_0122近二十年,墨爾本政府逐步活化冷巷,單是CBD就有兩條著名的塗鴉街,令當地由沉悶的城市變成最宜居城市。

在香港和墨爾本都有設計工作室的設計師Fabio Ongarato亦笑言:「作為墨爾本人,多元化的餐飲文化,將我們寵壞了。」他指出,墨爾本的宜居性亦得力於城市格局清晰,令當地人和遊客都能輕易在市內漫遊。「丹麥建築師Jan Gehl過去二十年的城市改造,成功激活市內冷巷,提供更多公民空間和公園,設計單車徑,營造了一個讓人們願意花更多時間流連的城市。」

Jan Gehl曾向傳媒表示,他在1970年代首次到訪墨爾本時,認為「墨爾本已經徹底死了,整個地方有多無聊」。因此,政府自1985年開始接納他的建議,將市中心的車輛分流,改建步道和公共場所,在二十年間「將這個悲慘的景像變成世界上最令人喜愛的城市之一」。現在,墨爾本的城市規劃比很多城市都明顯優勝,道路格局四四方方,而且道路的名字很容易記住。

不過Willy其實已搬離市中心,移居於近郊海邊。「因為城市生活步伐經常很快,我受夠了。」他指着正在籌備聖誕佈置工程的聯邦廣場說。他說墨爾本宜居的原因是與世界隔絕了,人們自得其樂,可惜,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墨爾本同時是一個封閉的城市,單說我自己所屬的設計界,大部分設計師都太保守,局限自己的知識和朋友圈,不願意學習別人的設計文化,不願意將自己的心對外開放,這讓我很氣餒。」

百年蒸汽火車 穿越千秋森林

tan171122amy_0131坐火車,被稱為去墨爾本必須做的事;一天只有四班車,當天又告爆滿。

嗚嗚汽笛聲、咻咻噴氣聲、轟隆轟隆車輪聲、叮叮咚咚交通燈聲,在Dandenong山脈形成縈繞不散的樂章。小孩子紛紛將雙腳伸出木製車廂窗外,普芬蒸汽火車(Puffing Billy)拖着長煙,勇往直前。在清晨陽光照射下,白煙後方的花楸樹林和蕨叢溪谷若隱若現,恍如仙境。

航程中,臉頰不斷被小沙粒拍打,一摸一嗅,原來是帶有燒焦味的煤炭灰。啟行不久,火車緩慢轉彎,行經壯麗的Trestle木橋,此時能看到完整的深褐色火車車身,與前卡小孩對視,眾人相顧,莫不目瞪口呆。從高達12.8米的橋墩向下看,橋下停車場的司機亦走出來與你揮手。蒸氣火車從Belgrave一直開往Gembrook總站,全程約一小時。

Puffing Billy的任務,一天四次,負責載送遊客穿越山區。「現在只能夠在早上運行,因為運行時間更長,就需要極長時間燒煤和運煤;而且這條原始山區鐵道是單行軌道,不能負荷更多班次。」市場營銷經理Emma Hutchinson解釋。每班火車開出前,坐在車頭前方小卡車的燒煤員,都要先行到倉庫取炭燒煤。「嘿!我們一會兒再見了!」身穿藍色製服的燒煤伯伯笑得極燦爛。「我們總共有超過九百個義工,每次開車都需要十位義工,包括三個保安、一個指揮員和三個服務員,一同協力服務乘客。」

tan171122amy_0078半小時內,見到燒煤伯伯三次,因為他不時要去倉庫取炭,折返,再取炭。

Puffing Billy在1900年12月18日通車,除了聖誕節外,每日都為當地山區居民服務,運送乘客、木材、馬鈴薯和植物等。當年,為了開發維多利亞州偏遠地區,總共修建了四條低成本窄軌鐵路,普芬比利鐵路是其中保存最完好的一條。普芬比利行走於蕨樹峽谷Upper Fentree Gully和Gembrook之間,全長超過29公里,鐵路闊762毫米。不過,在1953年,因為一次塌方令道路封閉,加上營運虧損,幹線一度被封閉。後來,有熱心公眾成立了Puffing Billy保護協會,在政府、義工協助下,繞過了塌方部分,於1962年重開鐵路,1998年重新開通至Gembrook,重開五十五年間,已經接載超過一千一百萬名乘客。

Puffing Billy Steam Railway

地址:Old Monbulk Road, Belgrave
www.puffingbilly.com.au


延伸閱讀:
● 【自由城市.墨爾本】編者話:眾生皆平等
● 
【自由城市.墨爾本】前言: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自由城市.墨爾本】建市不足二百年 古橋細說淘金歷史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