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城市.墨爾本】不要去動物園!Phillip Island完美示範生態保育 - 明周文化

【自由城市.墨爾本】不要去動物園!Phillip Island完美示範生態保育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譚志榮

19 Dec 2017

tan171119amy_0688

“Antarctica is the last frontier of nature. Together we can protect this pristine continent to ensure it remains devoted to peace and science.” -Tim Jarvis AM, Antarctic Explorer and WWF global ambassador.

WWF稱Philip Island為通往南冰洋的入口,這個南方小島位處巴斯海峽,離南冰洋3785公里,在這裏會被企鵝和海獅包圍。

南冰洋入口 拆八百棟樓救動物

從墨爾本駕車約一個半小時抵達Phillip Island,迫不及待跳出車廂,馬上衝到海邊,這片海擁有五色藍。藍天之下,靠岸的海水是透明的,水底深紅色的岩石清晰可見,岩石從岸邊向海洋伸延,形狀由大變小,海水由淺變深,水色從透明漸變淺綠,10米以外呈現藍綠色,偶爾夾雜天藍,最遠處與天相連,海是深藍色的。大海在我們腳下,赤膊的少年一個個跳進水裏。

tan171119amy_0948Sam West是遊客認識南冰洋動物的領航員

下午3時,在Cowes碼頭登上三角形快艇,在碧海上奔馳,發出「蹦、沙、蹦、沙」規律聲音,陽光和暖地從左邊輕灑進來,快艇逐漸駛離右邊墨爾本繁華市區。「你現在看到的是美麗的自然環境,但這裏之前是一個名為Summerlands的大型住宅項目,興建了近八百棟樓宇。直到1985年,政府發現住宅發展六十年後,從前在此地出沒的十種企鵝,有九種已經消失,只剩下體積最細的小藍企鵝(Little Penguin),於是開展企鵝保育計劃,花了二十五年,回購、拆卸每棟樓宇,重建企鵝安樂窩Penguin Parade。」廿九歲公園管理員Sam West白皙的臉頰被海風吹得輕微泛紅。

Phillip Island Nature Park為了企鵝的生存絕續,墨爾本人拆掉了八百棟樓宇。圖由旅遊局提供,為避免小企鵝迷路,故嚴禁遊客拍照。

經過黑黝黝的奇形巨石The Nobbies,約四十五分鐘,終於抵達Seal Rocks——三萬隻澳洲毛皮海獅的聚居地。Seal Rocks是嘈吵的,岩上海獅暢快地發出深沉的”OUR”叫聲,數隻海獅側臥於海中央,舉起單手和尾巴暢游。「通過側躺滾動和潛水,牠們可以睡覺、休息或消化食物。若頭部先向下潛,代表牠們正化身魚雷形狀,迅速下降尋找食物。」海獅安躺的巨石是一個至少擁有四千五百年歷史的死火山,海鷗與鸕鶿在海獅頭上盤旋、駐足,伺機捕食海魚。


延伸閱讀:
● 編者話:眾生皆平等
● 
前言: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 建市不足二百年 古橋細說淘金歷史
● 城市生活的無限可能 笑住迎接夏日聖誕
● 運動是一種宗教
● 最老城郊Fitzroy活化-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tan171119amy_0943在黝黑的奇石上,美妙的生物不受人間俗務打擾。

原來,生態遊不是將動物困在動物園,只是由人們走進去牠們棲息地,沒有誰比誰高尚。非牟利機構在2014年12月才買下船作生態旅遊,資金都撥作海獅研究與海洋生態保育。「我的夢想是整個人生都投入保育海洋動物。」

tan171119amy_1006不要去動物園,成為動物的飼主,應該走到牠們的居所,成為牠們的訪客。

Ecoboat Trip
地址:11-13, The Esplanade, Cowes, Phillip Island
網站:www.wildlifecoastcruises.com.au/cruises/seal-watching/

樹熊「我睡故我在」的自由

tan171119amy_0030樹熊每天平均睡眠二十小時

走進樹熊保育中心,開展一場地毯式搜索。林地裏,遊人抬頭張望尋找五隻南澳洲樹熊身影,擁有淡褐保護色的牠們匿藏於樹梢之中,好像故意與你捉迷藏。兩隻依偎的樹熊抱緊桉樹,與樹幹同眠,另有三隻樹熊散落四周樹冠乘涼歇息,輕風拂過,幼細樹枝搖曳彎曲,牠們卻能不動如山。偶然看見一隻樹熊變換姿勢,小孩即感動不已,因為樹熊平均每天需要睡眠二十小時。

“I’m free to do as I want.”展示牌作出溫馨提示。在墨爾本,野生動物不會被囚禁挾制,不需定時定候餵食和表演。我們只是來牠們家的訪客,需要展現尊重。牠們的棲息地沒有冷冰冰的圍欄與玻璃,近步道的樹幹僅被包上長形透明膠片,令樹熊較難攀下,以較溫和的方式與人們保持舒適距離。

木製步道下方草叢,有針鼴和負鼠穿梭。遠處濕地,小袋鼠每跳兩步停一停,好奇地四處張望,其後又利用尾巴撐起身軀,緩緩前行。

tan171119amy_0066遊人游目四顧,尋找樹熊的身影。

早在1870年代,Philip Island已發現樹熊的身影,不過當時正值城市化的階段,居民移平林地,興建農場和市鎮。到了1990年代,自然草地地區大減85%。當時,開始有關注的居民捐出土地進行保育,社區組織與Nature Park亦開始重新栽種林地和花卉,製造Wildlife Corridor,提供棲息地給樹熊和其他野生動物。繼八十年代中出現Koala Working Group、九十年代初成立非牟利機構Koala Conservation Centre後,1996年該中心與其他島內的保護區共同成立Philip Island Nature Park,進一步推行保育工作。

樹熊過多 自招滅亡

保護樹熊,保護得太好,有時效果適得其反,甚至會出現樹熊數量過多的問題。其中1940年一個在西部小島Quaii Island發生的個案,甚至引起外國關注。當時有報章報道,由於樹熊太多,幾乎吃光所有供他們食用的樹木,因而瀕臨饑荒。在French Island,政府野生動物經理Wildlife managers介入,將樹熊遷移到一些樹熊消失的地區,阻止樹熊過度繁殖,讓牠們持續在可控的數量下管理。


延伸閱讀:
● 編者話:眾生皆平等
● 
前言: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 建市不足二百年 古橋細說淘金歷史
● 城市生活的無限可能 笑住迎接夏日聖誕
● 運動是一種宗教
● 最老城郊Fitzroy活化-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tan171119amy_0018

Koala Conservation Centre

地址:Cowes, Philip Island
網站:penguins.org.au/attractions/koala-conservation-centre/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