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墟市的可能】 小販「合法」轉型抗高牆 深水埗實現熟食墟市的啟示 - 明周文化

【永續墟市的可能】 小販「合法」轉型抗高牆 深水埗實現熟食墟市的啟示

撰文: 許莉霞、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23 Dec 2017

經過2016年因支持小販而引起的旺角騷亂事件,小販與基層組織設法在旺角「合法」擺熟食檔,不過仍遭旺角區議會否決。柳暗花明,有關組織得到深水埗支持,今年起每隔數月便能成功辦到一次墟市。臨近歲晚,終於可以「由乾貨變熟食」,小販小店「見光」,不再是夢。

負責籌辦的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大成表示,由2013年開始為深水埗區爭取「見光墟」,今年新年終於成功在通州街橋底辦墟市,全年至今合共辦了五次,第三次在6月的墟市,首次可以用「明火」煮食,熟食小販終於真正「見光」,成為「零的突破」。

12月在石硤尾偉智街辦的「深水埗大笪地懷舊見光墟」,食環署終於批准由「現場翻熱食物」發展至部分熟食准許「在現場由生變熟」,其中包括使用蛋漿製作的雞蛋仔及窩夫,及首次可以使用炸爐來製作的炸蠔餅。這些都是組織跟政府多次磋商的成果。

新一屆政府的《施政報告》以「市集」代替「墟」,半字不提「政策」。

新一屆政府的《施政報告》以「市集」代替「墟」,半字不提「政策」。

「2016年厲行禁止桂林夜市,騷亂過後,小販跟我們都非常不甘心:究竟有沒有可能合法辦墟市?今年新年,跟政府商討了大半年,後來得到食環署答應擔當統籌的角色,又承諾四十二天工作天內回覆,可是,一說到要向康文署租用場地,康文署就坦承,有關申請,需時半年至大半年處理,他們給出的解釋是租場的資料還沒有進行電腦化。」

原來,每一小步,都好像一場讓人筋疲力盡的戰爭。

洗脫「原罪」 屢敗屢戰

李大成說,關注墟市的同路人想洗脫小販的「原罪」,多辛苦,也要堅持連續舉辦熟食墟市。他們聯絡了食環署、消防處、機電署、康文署和警方,過五關斬六將,終於取得臨時娛樂影事牌照與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來年2月的墟市,今年6、7月已準備文件到區議會,諮詢街坊小店意見。

總之,樣樣做足,以免臨門一腳失機,恨錯難返。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大成奮力辦墟市五年,今年終於成功申辦熟食墟市。一檔一滅火筒,團體每次辦墟,也需要全體工作人員搬運滅火筒。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大成奮力辦墟市五年,今年終於成功申辦熟食墟市。一檔一滅火筒,團體每次辦墟,也需要全體工作人員搬運滅火筒。

今年新年,是帶有象徵意義走出第一步,因為他們終於在通州街橋底辦了一次「無火」墟市。大成到場,赫然發現,發電是一大問題,場地一半要借玉石市場發電,另一半是一塊空地,只能靠乾電發電。「政府給你一塊地,不准明火,又沒有電力接駁設備,根本沒有協助。」最後有幸得到小企業的贊助,現場提供乾電。可惜,捱到年初一,又跳電掣。大成當時靈機一觸,想到扮財神派朱古力,將「漆黑」裝扮成一種另類「氣氛」。

有墟市,但沒有墟市政策,結果每個細節要跟政府爭取,偏偏每次標準大異其趣,主辦單位與街坊屢次為此感到氣餒。李大成說,政府今年6月已經批准使用明火,但規定不能用成本$1000元的白電油發電機,須改用價值萬元的柴油發電機。而且,當局規定每個檔口要設有兩個洗手盆,兩個雪櫃,理由是防止交叉感染,大成坦言如果以2×2米為一個攤檔單位,根本無可能做到。

「在閉門會議中,食環署承認,政府沒有墟市政策,現在搞墟市,無異於利用『灰色地帶』,所以政府根本無例可跟,政府只是把小店的規則,硬生生放在墟市,所以才假設檔主有「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有洗手盆,又有雪櫃。如果我們不是在立法會質問:『為何新界可以明爐煮熱盆菜,小販便不可?』相信政府不會批出明火熟食墟市。」大成又指,如果不是大會變通,將十檔為一單位去申請,又或沒有小店舖借出「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熟食墟市根本沒有辦法成功落實。

每次墟市,食環署都要到場檢查,當日檢查至下午3時,「見光墟」不得不延遲開幕。

每次墟市,食環署都要到場檢查,當日檢查至下午3時,「見光墟」不得不延遲開幕。

政府與團體摸着石頭過河,一年間,爭取了墟市過夜不用朝桁晚拆,又爭取了明火熟食。不過,民意諮詢組織區議會很多時反而成為攔路虎,讓大成百思不得其解。「政府所謂的『由下而上』,就是每次申請,凡是有現金交易,一定要通過區議會的大會,才算過了第一關。這種過程,效率極低,根本勞民傷財,我問過一些區議員,他們都反對每次都放在大會通過。」

開一個檔 就是一種態度

旺角騷亂之後,小販聚首一堂,縱使他們有的已在經營地舖,仍堅持推動墟市政策,讓小販「見光」。六十歲的曾啟新從街頭做小販到現在開店,有「腸粉大王」之稱,賣腸粉賣了近四十年,他當上小販代表,一直四出張羅,爭取成立墟市政策,因為他始終認為街頭小販是不可取替的本土風景。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成員努力在當區派發傳單,當日吸引不少年輕男女進墟「掃街」。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成員努力在當區派發傳單,當日吸引不少年輕男女進墟「掃街」。

新哥回憶起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上環大笪地,那是香港的平民夜總會,有沒有錢都可以去,享受當中的熱鬧氣氛。「拿着十元八塊也可以到墟市吃吃東西,看看熱鬧,或者只是出來逛逛也可以。那時候,去酒家,你沒有錢也不敢去坐。」新哥慨嘆,自從小販絕迹,好的東西慢慢消失,正宗的東西一去不返,街道食肆,照辦煮碗,愈來愈單一。

深水埗熟食墟市,多次爭取下,開始可以用明火煮食,但只限煤氣爐煮食,跟正宗「大笪地」鑊氣鼎盛,還差得遠。腸粉大王看着心痛,但他承認,至少這是一個不錯的開始。「這樣無辦法做腸粉,咁好食都無用。」拿手好戲,派不上用場,他忍不住解釋:「腸粉,啲火愈猛愈靚,蒸出來才能又滑又香,唔夠火、唔夠氣,絕對做唔到!」

有「腸粉大王」之稱的曾啟新深明墟市令街道興旺,他豪言:「最好放在我店門外。」

有「腸粉大王」之稱的曾啟新深明墟市令街道興旺,他豪言:「最好放在我店門外。」

腸粉大王,對腸粉質素有堅持,因此,他在墟市中只好轉賣碗仔翅和生菜魚肉湯。早開了舖的新哥坦言,正因為沒了小販,才導致現在的舖租高企,他第一間開的店,就因捱不起貴租而結業。

天黑後熟食墟其實有點冷,說到這裏,新哥卻抹了抹頭上的熱汗,一本正經地說:「店舖怕有小販存在(搶生意)?那就錯了,我開店,最好有小販在我門口開。」所謂成行成市,獨食難肥,這其實是多年實戰的街頭智慧。爭取成立墟市政策並不容易,新哥本身希望連結更多小販一起去爭取,但不少資深的小販年事已高,都說不再搞了,意興闌珊。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