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墟市的可能】劉小麗/伍靜茵 - 我們撐墟!2017墟市起動了什麼 - 明周文化

【永續墟市的可能】劉小麗/伍靜茵 - 我們撐墟!2017墟市起動了什麼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23 Dec 2017

img_3896

「墟市一詞,沒有確切定義,在香港也無法律的定義。」11月立法會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中,政府在申請指南的開首這樣界定「墟市」。

本港新界早有「墟」這個字詞;台灣、日本或新加坡的市集、夜市,政府都有一套「政策」管理。總結團體在全港辦墟的最大經驗,是香港並沒有統一的墟市政策,政出多門,標準經常「更新」,讓人捉摸不定。新一屆政府的《施政報告》以「市集」代替「墟」,半字不提「政策」。

立法會首次出現的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市民與團體同心同德爭取,今年秋天,望穿秋水的熟食墟市面世,一洗「小販」負面形象,民間「撐小販」的聲音終於抬起頭來。然而,這一小步足夠嗎?墟市距離成為政策還有多遠?

img_2670

伍靜茵:政府對墟市缺乏認識

協辦「香港墟市節」的撐基層墟市聯盟組織幹事伍靜茵(Jackie)指出,民間爭取的墟市政策只有簡單的三點︰統一用地列表、跨部門平台及流程。

「找地方辦墟市,其實有很多地方早已被其他團體申請;其次,我們要向不同的政府部門溝通,例如消防處、食環署,甚至是屋宇署,每次的行政成本都很高;再者,每逢舉辦墟市,除了向政府交涉,還要和區議員協商,根本沒有一個統一的渠道。」

政府缺乏指引,連帶各部門的申請標準也反覆無常。「去年我們在同一地方舉行開幕禮,擺放了一個2.4米乘3.7米的背景板,當時是沒問題的。怎知今年無故說這個構築物需要認證,令我們白白多花了7250元,請工程師批出一份安全結構證明書。假若是普通街坊去申請,他們怎會知道這些程序?」Jackie說。

交涉經年,Jackie感受到官員與公務員對墟市的認識不足。「他們對墟市很陌生,甚至不知墟市可以現金交易,所有訴求都是我們自己提出來的。」記者向東涌社區發展陣線了解,他們按程序申請墟市,辦地墟當日食環署職員見檔主,「以為是小販」,即場檢控,場面十分尷尬。

Jackie坦言,對政策的短期進展已不敢抱有希望︰「老實說,我們都很悲觀,心裏都知道在今年期限前不太可能爭取到什麼。縱然在議會上未能交出成績,可是我們都知道,地區工作永遠不會有期限。」

img_3790

劉小麗:墟市政策 一定做得到

曾在桂林夜市被拘捕的劉小麗,2016年當選立法會議員,特首林鄭月娥在競選前曾承諾「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包括研究在各區增設特色墟市」,可是劉小麗在今年7月因宣誓風波被取消資格,倡議之路遙遙無期。由議員席換了觀眾席的位置,劉小麗依然相信:「墟市政策,只要政府肯做,一定可以做到。」

劉小麗說,年三十到年初一,旺角小販每年都要「偷雞」做生意。團體申請了三年,由2016年開始,一直在區議會被否決,當中政府根本沒有角色,一點一滴的缺口只能靠團體打破。

2016年領展出售多個商場,壟斷與新業主管理不善等問題,導致青衣、東涌和黃大仙等地居民「無啖好食」,當時政府堅持根據屋邨的地契,屋邨內不可以有任何出現「金錢交易」的墟市。劉小麗與團體在會上質疑:流動中醫車為何又可以在屋邨進行現金交易?政府今年改口風,說只要邨管會批准,現金交易的墟市可以舉辦。話雖如此,可是市民找一張屋邨的申請表依然困難至極。

劉小麗承認,現時的「不定點」墟市未能令基層真正受惠,始終辦「一次性」墟市,不代表「有政策」。「我們知道,要區區有墟市,定時定點去做,當區基層才能受益。」今年撐墟市的團體一直倡議,定時定點辦「五區十市」,在節日或特定日子,每區開放一個行人專區和一個球場作為試點;若然墟市難以平衡利益,小麗認為也要先建新街市,落實一萬人口有四十五檔濕貨的街市,才能真正與領展抗衡。

立法會墟市事宜小組委員會已完結,政府年底逐步公開申請指引,不同部門如地政署與康文署公開建議的土地。團體發現,地政署建議的空地有些是行人止步的危坡,東涌社區發展陣線曾在雜草叢生的大空地辦墟市,事前不得不自己落手落腳剷除雜草。

整年的斡旋,小麗不諱言「政府有小小進步」,至少有開放申請流程,但在立法會會議上,局方仍堅持墟市沒有顯著的經濟效益,沒有公眾支持。劉小麗總結,歸根到柢,香港的墟市政策走得比東亞其他地區慢,是個別官員對於「經濟效益」理解狹隘和汲汲於維護既得集團商業利益所致。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