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者、街童、菲傭的父親:在港五十七年的牧師 - 明周文化

吸毒者、街童、菲傭的父親:在港五十七年的牧師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徐子豪、舊照由受訪者提供

29 Dec 2017

救贖一個人比想像中困難,那麼一千五百人呢?

「八十歲的老翁,怎樣能做這麼多的事情?」剛剛八十大壽,麥查理牧師會自豪 地告訴你,他在香港五十七個年頭,幫助過一千五百人。目前他在小欖新村開辦十多年的戒毒中心正在整修,同時在汕頭興建第二所戒毒所。

他行動不便,近年每年輕微中風兩三次,是什麼令他在生命的盡頭,仍要努力撐下去?

早上9點半,他一拐一拐踏入家門,一推門,幾個菲律賓女人笑容滿臉地齊聲喊:“Happy 80th birthday Pastor Charles McKnelly!” 約二百呎的廳中,掛起祝賀字句。 1985年起,他便着力爭取菲律賓傭工權益,借出宿舍,幫助過七百五十個菲傭,部分人回到自己國家傳教。任何姐妹有困難,麥神父都會幫忙。
y171009cy0309

做過街童 明白悲哀的滋味

唱起聖詩,有人默然流淚千行,舉起雙手歌頌,十多人的嗓音竟然比聽過百人教會中的歌聲響亮。崇拜領袖Merlin說:「他就像摩西一樣。」

「我媽十九歲生下我,父親酗酒又吸毒,我四歲時,他就變賣了家裏一切離家出走,我 媽媽獨力撫養三兄弟,白日上班,直到我十二歲改嫁之前,都寄人籬下,在親戚家來回流離六個月,我曾經是街童,對孩子特別敏感, 所以神一定是借此令我明白這些人所受的痛苦。」

charles-arriving-in-hong-kong
麥查理生於美國伊利諾斯州,十七歲成為牧師,某天在洛杉磯出版的宣教雜誌,看到上面印着亞洲小孩子的臉,突然間,他決定了,即使沒有薪水,自費也好,都要來香港。

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爆發,深圳河滿是死屍,街上、碼頭滿是中國難民街童,他坐在的士,一手拉一個到警署收養。初初不懂如何做父親,一邊學廣東話,一邊硬着頭皮撐下 去。在港大任教英文,公寓裏養了十五個小朋友,小朋友習慣瞓街,會出走,甚至會燒書和燒校服。即使在港大教英文,但十五個小孩負擔很重。「晚上睡不好,擔心付不了學費。」 有次連買餸錢都沒有了,午餐一班人餓着跪在餐桌前禱告,凌晨兩點鐘,天降奇蹟,有兩個女人來叩門,主動派食物。

他收養的孩子,包括吸毒的人。「一個人吸毒,會暫停長大,心智像小朋友,你不能丟下他們,這是所有人的責任,關乎社區,一個人吸毒,影響五六個人。」他知道,因為他見過實例,一個吸毒幾年的男生,母親因抑鬱自殺,父親也離開了本來的家。

charles-mcknelly

21歲時的麥查理牧師,手抱小孩。

「兒子」十八歲時被毒品帶走了

1961年他成為一百三十人的爸爸,1981 年成立的孤兒院結束。他記得有個孩子,叫梁金喜,他最疼愛,八歲收養,十八歲時卻被 兩個吸毒的哥哥帶走,結果學壞了,吸毒,上癮,然後自殺死了。說起舊事,眼泛淚光。每一個人的喪禮,都是無可挽回的傷害,因此他由開設孤兒院,變成開設福音戒毒所。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一肩挑起一身債,糾纏愈深。「他五十歲了,十歲開始養,養到二十歲。兩個月前,要我炒掉其中一個地盤工人,改為聘請他,我拒絕了,他尖叫着離開了。」他臉上平靜無波,「有時我離開他們,關上門,趕他們出去。他們會回來嗎?不,不盡然。」

愛總伴隨數不清的傷害。比方同住的兩個「兒子」,不過數個月前,竟撬開夾萬,捲去價值數千元的金粒逃走;最心傷莫過於立誓改過、成為傳教士的兒子,本來是他認定 的接班人,在汕頭替他建戒毒中心,後來只因為女朋友反對,從此消失。說到這裏,他難掩哀傷:「許多一結婚就跑了,All they think about is me, myself and I. 」

菲傭Carol曾見過他的兒子脾氣有多壞: 「他兒子跟女友在門口吵架,女友發怒摔門駕車離開,他兒子也想揹起書包走,結果牧師從後追上去,一把抱住他,一起流淚。」那種無償的愛,令她動容,在生日會上獻唱一曲, 手和歌詞紙在顫抖,以「父親」稱呼他,連對親生父親也從未說出口的「我愛你」也送給他。每個人都把麥牧師視為心靈上的父親(spiritual father)。

「他常付出很多,所以我們也想為他付出。雖然他並非感性的人,但同樣渴望愛,他在這裏沒有其他人了,所以給他家的感覺,就是我們的目標。」Carol說。
y171009cy0461

小欖戒毒中心

浪子回頭金不換

小欖戒毒中心正在整修,要到明年7月才竣工。成立十九年,收過五百人,重新回到正軌的只有一百人,比例已經算高。數年前,曾經有一個戒毒者忽然向職員拔刀,白刀子入,紅刀子出,遭警方拘捕後確診出現精神問題,被送到小欖精神病院。中心內的戒毒者離開了又再回來,進進出出,反而聘請職員十分困難。

康復計劃需要十二到十八個月。他用六個月觀察,挑選品行良好的一起住,遵守嚴格 規矩,幫助他們建立新生活。

「我信任他們,所以他們也自覺有用,值得被相信。」由小事開始,不可抽煙飲酒、要 做家務、駕車接客人、到銀行ATM提款、買東西⋯⋯陪着他們,談天說地。「我從來不勉強他們說話,只是陪伴。」他有一個「兒 子」,名叫劍雄,六個月後才肯開口談及過去。

「我給他們非常非常多的個人注意力,單對單,我給他們愛。」

兒子出入跟他擁抱,看今日平和的樣子,難以想像他吸毒十年,現在三十三歲,妻離子散。

何時知道他已改變了?「當他們停止想到自己,重新連繫家庭。」劍雄當救生員, 用了一個星期的薪水約2800元買手錶送給弟弟。這對吸毒者來說難以想像,他們因金錢問題,往往失去一切社會連結,害怕人羣,不喜社交。

何時不再原諒他們?「當他們一次又一次犯錯,例如在屋子裏抽煙。」話雖如此,曾經酒醉被趕走的人不發一言回來,麥查理仍然讓他留下,因為嘴裏說得硬,心裏永遠不會放棄他們。「毒品破壞心智,他們沒有紀律,沒有責任心,但一切都是因為毒品,毒品就像癌症,令人倒下來。

「以往我會生氣,為此激動,但我已經 八十歲了,不能再不開心了,他們不能夠打擾我的inner peace了。」
y171009cy0336

如果我當年沒有來香港⋯⋯

種善因,總結善緣。去年12月他獲得無綫電視第11屆愛心獎,需要拍攝片段,一個前黑社會大佬, 明明被通緝,也為他出鏡,事後又神秘消失, 行蹤成謎。現在搬到這間房子,也是十個兒子夾手夾腳搬磚,粉刷外牆。一個當聲音工程的兒子,更把電子琴改成適合演奏宗教音樂的管風琴。

復興教會去年邀請了一百個被他拯救過的戒毒者,帶同家人一起出席聚會。「我當場哭了。天啊!如果我沒有來香港,好多人會在監獄裏。

「我沒有時間想到自己,從不覺得孤單, 不會離開香港,咁多兒子照顧我!我一定不會淪落到住老人院。」他們是你的家人嗎?

「是的。獲得了許多家庭,我要在香港入土為安。」

中心以往要照顧四十五人,目前仍然繼續幫助十四個無家可歸的人,許多人在等候名 單上。特區政府每年只資助150萬,中心入不敷支,他有時甚至要依靠現年九十九歲的母親奉獻,以支撐日常運作。愛心太多,支援太 少,總是每月虧損,他經常為此發愁,財政壓力大,有次甚至為1萬多元而給逼得老淚縱 橫。他的中心目前負債10萬,急待善長仁翁慷慨解囊襄助。

牆上掛滿家人肖像,父母、曾養育的兒 子⋯⋯他的身邊,總有一羣異鄉中的異鄉人守護着。他沉默,坐着,闔上眼,肩膀因責任而彎曲。菲律賓女人愉快地唱着:”Found in your hands, fullness of joy, every fear, suddenly wiped away…”

Glorious Praise Fellowship福音戒毒中心
電話:9166 6232

h171119olivia179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