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人物】當Rap Up回顧將成往事 MastaMic 一次過Rap盡香港3,653天

撰文: 葉青霞     攝影: 傅而雅

30 Dec 2017

mastamic_2MastaMic每年做Rap Up都會先快速閱讀每日新聞標題,感興趣的會bookmark,經三番四次的篩選後,便會細閱報道,再經篩選後才做筆記,並開始寫歌詞,一單新聞通常用兩句陳述,比較重要的會有四句。

數學題:有個人每逢年尾,都堅持閱報重溫香港一年365日新聞大小事,連續十年,由雷曼事件Rap到人大通過一地兩檢草案,提醒善忘的你同我,到底要幾多擔心機?

來到2017年尾,MastaMic說Rap Up將後會無期。明年年初除了一如以往有今年的Rap Up,也會推出十年版Rap Up of the Rap Up畫上句號。回顧十年人事,佢睇到香港轉變快過火箭,又睇到新聞內容本質嘅一致,只是時間人物地點轉了名字,荒誕劇一再上演,循環多少次,我們才會醒覺?

一路Rap,聽者仿如昨天,MastaMic成了這個世代,有點另類嘅「歷史記錄者」。

介紹返,每年Rap Up都有三個版本,通常農曆新年推出。「派台嘅四分鐘短版似目錄,七分鐘中版我會形容係佛跳牆,乜都有齊。唔夠喉咪聽十幾分鐘長版,係佛跳牆再加配菜。」MastaMic說。

佢煲佛跳牆最重要嘅材料,係膽量。押晒韻,跟晒beat,開名鬧,指住笑,唔迴避,中要害,特首、高官、議員、商賈,甚至中央都在rap詞之中。「嗱,我再重覆一次,我唔係政治rapper。我唔係驚,我寫得呢啲內容就唔怕。只不過X (唔出得街),如果學啲人話齋,政治就係生活一部分,我只係喺生活攞題材。」

img_5146每年的Rap Up大碟封面都用上香港具代表性的事物或景色相片,其中2014年是「金鐘連儂牆」。

善忘的基因

佢唔鍾意標籤,被指抽水,更添十二級勞氣。「香港人真係好賤。你咪話囉,到時有少少影響力嘅人都畀你講到唔發聲啦,然後你哋又繼續唔支持香港音樂,咁大家咪返大陸搵食囉,返大陸咪自然收聲囉﹗」大家總係當創作人識光合作用,太陽照一照就生存到。「佢哋唔付出,但渴望繼續享受你啲創作,叫你8蚊買隻歌你都唔肯,K pop CD鞋盒咁大又買;日本啲女星直播又肯課金。

訪問當日係12月20號,MastaMic忙到有三個分身都仲係一頭煙,尚未睇晒全年的新聞。「報紙只係睇到10月。」聽MastaMic的Rap Up係我每年新正頭大年初一的重要事。時事與娛樂事件,七三比,唔聽唔知記性差,心諗「乜今年發生過咁多事?」聽完後又墮入記憶黑洞,年年如是,香港人的血液都有善忘的基因。

MastaMic坦言08年開始做Rap Up係為綽頭,想更多人認識,但到今日,佢反而希望Rap Up變成集體回憶。「或者將來唔知幾時會被人掘番出來,那怕只係多一個人記得。我成日覺得Rap Up deserves more,不過唔出名係咁㗎啦,好現實。」

Rap Up不是香港人杯茶

MastaMic可以摩打口快rap,又可以玩破格音樂,但係Rap Up偏偏「四平八穩」。「以香港聽眾群,我認為呢個模式最合適,速度適中,唔會太黑人style,真係三歲到八十歲都啱聽。」雖然大小通殺,但亦有人覺得「年年都一樣」、「好似」。「我一早諗好咗要做一個十年版,如果年年都玩嘢會串唔埋。」雖則話要為十年版Rap Up鋪排,所以模式大同小異,但14 Rap Up編排上零舍唔同,而且長達18分鐘。

1414 Rap Up長達18分鐘,以為最難寫,他說:「最易,因為有focus點。」

「2014年焦點一定係雨傘運動,我覺得要有獨立篇幅,所以特別分咗兩part。呢種形式嘅運動未來十年,甚至廿年我都幾肯定唔會再有,因為大家知道唔work。啲詞唔係純紀錄,有好多感受,好多疑問。好記得當年大家講到熱血革命咁,但落到去會有人同你講:『頂住,加油,我聽日放工再來』。X你 (又係唔出得街),你有無諗過哲古華拉會去返工?香港人真係好有趣。」

台上循環荒謬劇 台下港人一哄而散

Rap Up個框框咗十年,既然難以突破,停落來都好合情合理,而且佢覺得今年做總結,時機合適。「社會議題呢幾年因為社交網絡炒熱,但今年開始無咁熱,你諗番今年特首選舉個反應低到有啲離奇,點同唐英年鬥梁振英嗰年比?」佢認為好多人將「社會議題」當潮流,潮流過,鳥獸散。「香港人社會意識真係高咗咩?大家只係想喺社交網絡呈現所謂嘅正義形象,將普世價值套喺自己身上,我唔信大家好清楚咩係公民,咩係民主。我覺得我哋呢方面教育根本不足,淨係覺得投票就係代表民主。」是無力感令大家熱情退卻?還是已經衝到無晒力?定抑或真係大家唔再追「潮流」?值得深思。

報紙逐天逐天看,日子有功,佢心水清過蒸餾水。「你唔覺唔覺睇到好多嘢,例如08年最早寫Rap Up嗰陣,香港人好支持中國隊,中國女排來香港幾哄動呀﹗」十年人事看似幾億番新,但佢反而覺得所有事只係時、地、人名嘅改變,本質根本無分別。「政府有關嘅醜聞,政府話會查,最後不了了之,鉛水、港珠澳大橋石屎檢測造假、高鐵超支單單都係咁,有無高官要問責?無囉﹗香港新聞年年都一樣。佢哋無人有錯㗎,但你遲交稅就係你錯﹗」除咗新聞「倒模」,佢發現香港人對事情的反應都一樣,每次總係衝埋去,然後一哄而散。

「好似Hidden Agenda件事咁,成班人衝出來話撐,平時有無睇show支持,令佢哋夠錢唔使喺工廈營運呀?過一排又無人再提。」

rap每年rap盡民生大小事,指名道姓,對准政權,他說沒有畏懼。

今年佢最想大家關注嘅係鄧桂思接受活人肝臟移植的事。每年值得記低嘅事有好多,呢件事牽涉到醫療事故、器官捐贈,亦帶出醫療制度問題。講真近年都有好多醫療出錯,但你又唔怪得晒前線醫生,一個醫生對幾百人,邊有時間望聞問切?呢啲問題太多年,真係要認真檢討。」

之前佢喺Facebook邀請大家一起創作,希望17 Rap Up有多啲香港人參與,立即有人留言寫詞,不過複雜問題尚未解決。「來到最後一年,當然想同大家一齊做,但因為係集體創作,版權、版稅等細節都要列得清楚。」

Rap up工作量重,佢每年陪上無數個無眠夜晚,但從來無因為Rap up得到實利。「賣碟都唔夠用來拍MV。雖然係咁,我真係proud of呢個系列。」從2008到2017,我諗我永遠記得,有人曾經Rap住回顧新聞,用本地音樂為香港寫下十年動盪年鑑。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