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人物】姚松炎:我示範咗專業議政,但未示範到好玩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傅而雅

30 Dec 2017

%e5%a7%9a%e6%9d%be%e7%82%8e-1

2017年,姚松炎經歷了如他所說「過山車」般的起伏。去年9月,姚勝出建築界功能組別,帶領一班議助專心研究議題,抽絲剝繭,專業議政風氣蔓延議會。縱使他被取消議員資格,他仍然說茲念茲說想吸引更多年輕人議政。

專業議政,持續發展,政治看長遠,所有正能量都好「姚松炎」,問這個不倒翁如何看這一年?他說來輕鬆︰「因為一次偶然的事件,令到我有幸可以在香港的民主運動裡參與其中,成為運動既帶領者之一,我覺得是一種機緣巧合。」教授用字精煉不失大方,堅持無受政治訓練的他仍然堅壯。

轉折要從當選那天說起

2016年12月2日,前特首梁派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入稟覆核四名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這四個人當中,屬於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的姚松炎是其中之一。甫一開年,便要面臨未知的訴訟結果,直到七月,法庭裁定四人失去議員資格。面對2017年的起起落落,姚松炎仍然願意以樂觀的心態去看待。

姚松炎說,他的轉折位,並不是在2017年才發生的,也不是DQ風波,而是更早,立法會選舉點算結果當選的那一起。當時,沒有料過會勝出︰「你知啦,這個功能組別的界別一直都是被建制派把持。」

從一個大學副教授搖身成為立法會議員,自言所有事情都是從零開始︰「我以前從來沒有任何政治上的訓練。」馬不停啼,當選後數天,便要約見房屋署的官員談當時鬧得火紅火熱的橫洲事件,又要忙於準備招聘辦公室的團隊︰「那段時間真係疲於奔命,好多嘢要學,議事規則都一大疊。」

測試「無恥」之潭有多深

直到10月12日,正式宣誓就職立法會議員,在誓言的最後,他加了以下的字眼︰「定當守護香港制度公義,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當日即被判宣誓無效。於10月19日,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確認下,姚松炎再次宣誓被接納為有效。沒料到,經歷了後來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宣誓風波導致人大釋法後,連同姚松炎在內的四位議員都一併被取消資格,「點會估到我放在整個誓詞完結後才加都唔得,而且這些字眼跟不擁護(《基本法》第104條)扯不上任何關係。最初還猜想,政府應該不至於這麼無恥。」

伸延閱讀:議助系列 - 拒絕被空白‖蘇文英

在立法會工作了兩個月,直到政府入稟覆核四位議員的資格,姚松炎不免詫異︰「好快就要開始準備好多打官司嘅嘢,加上立法會的工作是排山倒海,個腦都無乜時間去諗。」除了梁國雄外,其餘被DQ的人都是第一次選上立法會議員一職,姚松炎自言是從零開始學習做一個政治人物,還未學懂走路,就已經被壓在地上窮追猛打︰「都未有適應期,第一日返工佢就用宣誓呢樣嘢令到我哋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e5%a7%9a%e6%9d%be%e7%82%8e_1

就這樣,政治素人被推了上舞台的前方,成了DQ事件的主角之一,姚松炎從未預想過有這樣的情景︰「我是適逢其會,在2017年,香港民主運動走到一個威權時代,作為政治上的分水嶺,我變成了這個威權時代政治迫害的其中一個受害者,但也很感恩,身邊有很多人願意去幫忙。」

事隔大約半年後,低壓成了2017下半年香港民主運動的主軸,但在姚松炎身上彷彿看不到太多的挫敗感,記者不禁問︰「有彷徨過嗎?」

他也坦言︰「開頭是好彷徨的,輸了官司後,第一樣嘢就係諗要賠幾多,除了幾百萬訟費,還有追討過去幾個月的薪金,加起上來,可能會接近破產邊緣,那段時間都有些憂慮,我連層樓都加按咗。」利用龐大的經濟壓力手段意圖令人噤聲,然而他看到市民的支持,又令姚松炎稍稍放下心來。2016年底成立的「守護公義基金」,首要為DQ4議員籌募經費來面對官司,六月尾的時候,已籌得472萬元,判決以後,又再度為他們籌款以應付訟費,姚松炎說,當時憂慮的心情是轉化成為感激︰「原本係自己一個人要去承擔的經濟壓力,然後看到市民的支持和捐款,叫我哋唔使驚,你慢慢覺得有人支持、唔孤單,唔係得我一個人去面對。」

我的存在並不重要

然而,被褫奪了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姚松炎,畢竟也再不是一個立法會議員了,當初想推動的專業議政,以專業的知識來監察及揭露政府的運作不當,像是突然失去了一個力量在支撐,但姚松炎並不悲觀︰「我幾鐘意CoVision的一個聲明,就是「與其留住一個姚松炎,何不讓我們都成為姚松炎?」,其實我是否繼續存在都不重要,重要是開啟了一個新的議政方式,可以後繼有人,其他人都可以用專業知識及學術研究的方法去迫使政府必需去回應市民。」

people04臨別議會,議員助理與研究員一起跟姚教授慶生。

姚松炎說,這本來就是他從政的目的之一︰「就是一種示範,原來是想鼓勵年輕人去參選各級議會,但佢哋未ready,咁我覺得應該是身體力行,如果唔係無說服力。我一直很想示範就是從政可以好好玩、好有意義、好有貢獻,如果有人準備好,我不一定要在台前的。」議政的九個月,他一直身體力行,揭發過啟德體育園的DBO(設計、建設、營運)違反世界銀行標準、高鐵回報率被嚴重高估、基建工程超支政府呈交失實文件……

先關注公眾利益

然而,這一年多以來,面臨各種打壓的狀況,連《議事規則》都在年末被強行修改,這個如此理想的初衷,還相信嗎?「我覺得我已經示範了從政係有意義和貢獻。但做唔到好玩,我估年輕人見到我應該覺得好驚,會覺得一點都不好玩。」姚松炎笑說,也如此相信,一種新的議政方式已被開啟。

過去,功能組別都被外界視為只顧及界別的利益,小圈子選舉,甚至多個議席都被建制所把持,姚松炎希望可以打破這樣的困局,「我覺得是啟動了專業人士的一種認同,就是專業是先關注公眾利益,然後才關注界別的利益。有很多專業人士都想透過專業去貢獻社會,但就一直被人說是為發展商服務,是犧牲公眾的利益,我想有志者或多或少都會感到委屈,我的出現都叫做是扭轉了社會對專業人士的看法,重新贏回對於專業人士的尊重。」

這樣一個認真的人,在剛就職議員不久,就曾被時任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在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晚宴時,不點名地批評是「extremely difficult to deal with」。在當選之時,他就已經成為了政權的眼中釘。

政治的事要往長看

眼前的姚松炎精力充沛的樣子,難以讓人看見政權在他身上打壓的痕跡,他想證明政治可以不只是骯髒之事,直到目前,也從未想過要退出這一個領域︰「睇你點定義從政,我唔一定要做政治人物,我以前做學者時已經常常提出政策建議,我都會視這些為從政的一部分,只是不是做議員而已,如果有年輕人準備出來,我是可以做回政策支援,不用在台前的。」

people03被DQ之前,議會辦公室門前有人寫上「支持姚生」的字句。

「政治的特點就是它的Time Horizon好長」,姚松炎說,最近正在看一本關於歷史簡史的書籍,「從未有人類開始談到現代,裡面有很多例子講權力、資源分配的制約,經歷了幾千年,到了現代文明,有了民主選舉的制約,如果我們將歷史長河拉到這樣的長度來看,會對前景有信心的。」

訪問到了尾聲,談姚松炎的一年,就像坐上了過山車,他卻仍然抱持希望︰「可能都係好天真,讀者可能會話好離地。」話畢,又不禁顯露了一副自信的笑容。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