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人物】捲入政治風眼中的「山神」陳樂行:我們反對的不是普通話 - 明周文化

【星期日人物】捲入政治風眼中的「山神」陳樂行:我們反對的不是普通話

撰文: 關震海、王紀堯     攝影: 關震海

28 Jan 2018

[更新:2月1日浸大撤陳樂行與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停學令]

大學這條路,陳樂行走了五年。他是前中醫學會會長,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當時他只默默在佔領現場走過。雨傘後,他鼓起勇氣,兩年前在Facebook設立「山神」專頁,關心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的問題。他在校內一直詰問:為何浸大生非過這關普通話不可?陳樂行去年已合格過關,仍然爭取取消浸大獨有的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

停學至今,陳樂行臉帶倦容,四處接受媒體訪問,用他隨身的電腦開檔案解說事端。其實,浸大這場風波,「我唔想讀普通話」,不止是一句粗口可以講完。而他有句話,兩年來說了很多遍:反對的不是普通話。

1月18日的佔領浸大語言中心事件,令身在廣州實習的陳樂行受到死亡威嚇,倉惶回港。參與上周五浸大集會遊行的「山神」一脫「招積」形象,上台一開腔話語已開始顫抖,空氣中感受到他身後一股無形的壓力。

img_5880

在場唯一的Year 5學生

「因為一啲特殊情況,唔喺廣州,而喺呢度(香港),面對咁多人,我是從來沒有想像……。」就讀中醫藥學院的陳樂行,今年Year 5,跟其他中醫藥同學一樣到內地實習一年。談到今次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的風波延及內地,在台上憂心忡忡,一度哽咽:「仲有其他學生在內地實習,仲有師弟妹架……。」

他始料不到,一場校園小抗爭,竟令他成為黨報的新聞人物,而報道的字裏行間,竟然將他的名字與港獨扯上關係。頃刻間,陳樂行在廣州實習的醫院突然收到數百個電話滋擾,有電話打探陳同學的資料,更有人在聽筒揚言取他的命。廣州院方保護陳同學的私隱,亦着醫院所有人封口,師生上下有共識:全力保護陳樂行。同學們亦替陳樂行擔心,為他計劃好逃走路線;不直呼其名,索性替他改了「大康」之名。去廣州替學生登記的浸大教師原本早上回港,但心有不安,還是靜待陳樂行至黃昏,待他實習回宿舍,再建議他撤離。

全座醫院師生陷入巨大的政治陰霾,都因學生會會長劉子頎當日爆了一句粗。

趕急撤!那夜乘上直通車

「你要考慮走唔走,因為黨媒已經開左你名」,老師在宿舍向陳同學仔細分析。

起初陳樂行以為低調可以淡化事件,當他在手機發現「陳樂行」的名字出現在「人民政協網」,心知不妙,事情在內地已鬧到政治層面,他急起來連行李也沒有收拾便跟老師走了。「如果等兩小時後才走,不會知道有什麼變化,當時是晚上8時,我不等到11時,立即走。」陳樂行怕在羅湖過關被截停,被控告分裂國家罪被拘捕,訊息未能傳達到香港。跟老師商量深思後,最安全的還是在廣東坐直通車到紅磡。先是陳樂行過關,由老師殿後,以防突然被扯走。

他憶述廣東過關過程一步一驚心,陳樂行未到入境櫃枱,排隊時已脫眼鏡讓關員認樣,一心想早些跳上通往紅磡的直通車。

幸好,關員瞄他一下,就讓他過關,像宣判他無罪釋放,他才吁一口氣。

車廂內,老師安慰:「等過了風頭便沒事了。」由廣東到紅磡的車程,陳樂行沉澱思緒,未等及歸家細聽父母勸告,自己早下決定回港封咀平息事件。他坦言,在車廂曾經寄望慌忙回港之際校長會致電問候,怎料回港翌日收到校長發出旳停學信,令他的心情跌落深淵。

img_5870陳樂行成為了民主牆被「惡搞」的對象。

 

我眼中的校長

其後,校長錢大康向傳媒指否認收到陳樂行的求助。這陣冷風,令他回想廣州實習的日子,當日教他兩天,卻全力保護他的的廣州中醫老師。「老師不會說:『這是港獨的人,抓他!』」陳樂行說這就是中華文化的兼容,而且他根本不是什麼港獨份子。浸大、廣州師生這份情誼,他心存感激。

記者問22歲的陳同學,說到底,你心痛什麼?「這是對學生基本的尊重與關懷……。」陳樂行無奈說。夢想進入新亞書院的陳樂行一直「唱衰」浸大,在網上說後悔入浸大,今次他答得特別肯定:「連(港大校長)馬斐森都問候下馮敬恩,錢大康還向傳媒說謊,說收不到我的求助。你不會想到校長不理學生安全,不理學生學業。因為錢大康,我受委屈於此,令我感到…好失…我身份。

取消普畢非一日之寒

校外人或許不清楚,浸大學生對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的不滿,問題非一日之寒,而繁簡、普英或母語授課等校內爭拗,亦是師學長年關注的校政議題。 2016年,浸會大學發生民主牆簡體字風波 ,有內地生於民主牆上張貼簡體字大字報,指未能看懂學生會發出的繁體字電郵,惹起本地學生不滿。陳樂行當時亦有張貼大字報回應,事件亦引起討論到底是否繼續需要有普通話畢業要求。 同年,陳樂行年成立「山神」爭取取消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

一位浸大的師姐建議他公投,對他當頭棒喝。「那時候學界流行公投…我們當時都不清楚(同學的意向),我覺得可以用個公投去表達。」他在校內發起取消普通話考核畢業要求的聯署,並獲得足夠簽名啟動學生會全民投票。2016年的四月進行「撤普公投」,九成學生贊成取消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

你會在香港應用普通話嗎?

公投之後,陳樂行手持2012年教院(現為:教育大學)一篇本港審視兩文三語在港應用情況的論文,向校方據理力爭。他謂:「五分滿分,廣東話四點幾分,普通話的需求零點幾分。所以無論工作或非工作環境,全面的統計,普通話都是不重要的。」他亦質疑校方以2003年的僱主報告而設立普通話畢業要求不合理,因為普通話程度相比溝通能力,英語水平或資訊科技等要求,在職場的重要是在50項中只排第40多名。

img_2123(左)陳樂行與(右)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上周五參與遊行,成了傳媒焦點。

學生會與「山神」等了一年,浸大校方去年年初舉辦大學語文政策公聽會,表明不會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但教務院「反建議」於在6月通過設立豁免試,並以口試形式進行,同學只需取得合格成績便不必報讀普通話課程去滿足畢業要求;若大多數同學在考試中合格,有關的畢業要求亦可取消。

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陳樂行一再強調是考試要有審核標準,但考試準則一直含糊不清,而且老師自己出卷,自己審批,有異於國際有認受性的考試,為何普通話必須與畢業掛鈎?而不是要求學生學多一種外語面向國際?陳樂行質疑,這是高教老師的飯碗問題。他指出,語文中心早年因普通話課程聘請了40多個普通話老師,校方安排他們同時為豁免試的考官,必然有利益衝突:「如果我係一個普通話老師,我實唔俾你合格啦,你合格我咪無工開。」

「說話題」考核標準與佔分比例成疑問

浸大普通話豁免測試考試分開三部份,分別為「廣普對譯題」、「朗讀題」及「說話題」,最惹人爭議是「說話題」,亦是學生最關心的部分,因為問題不只是「考普通話」這樣簡單。例如題目是「香港如何興建更多的中醫院?」、「向遊客說九龍乘搭西隧過海巴士的特質與方法」及「因為你曾經去過台灣自由行,請向下周要去台灣自由行的朋友講述去台灣自由行要注意的地方」等問題。陳樂行笑稱,「說話題」已經超出考核語言目的,「香港要有幾多間中醫院?我覺得這條題目連母語是普通話、我的中醫老師都講唔出。」

當學生們抱着有關「說話題」的一大堆疑問到語文中心質問老師,學生最關心的是:「說話題」佔分比例多少?但校方當面回覆的考核標準卻十分浮動。陳樂行說:「當日我們上到語文中心,拿着個樣本問語文中心個主任,個評分標準(「廣普對譯題」、「朗讀題」及「說話題」)是甚麼?他們回答說1:1:1。」然而,他們逗留語文中心至晚上十時,拿到的評分標準是「1:2:7」,即爭議最大的「說話題」竟佔考試最多分數 。

簡化成普通話豁免測試後,校方公布最新的合格率只有三成。同學如何重讀?重考普通話豁免測試?這一切是學生的疑問,促成學生會在1月18日佔領語文中心,要求校方交代事件。佔領八小時期間,學生情緒一度激動,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對教職員說了一句粗口。校長其後向全體學生發電郵,指不認同學生侮辱他人,事情會按「既定程序嚴肅處理」。

網上瘋傳佔領語文中心的片段,各方爭相譴責學生言行粗鄙,未懂尊師重道,陳樂行指影片背後有另一面。 「有個老師話被我哋威脅,但其實他有行出去門口鬧齋sir(宗教及哲學系高級講師陳士齊),跟住再入返黎,留到十點半。被威脅的人可以自出自入?又為什麼會留到十點半呢?」

今次「unfriend」是解決不了的

陳樂行曾言,浸會大學屹立於獅子山之下,「山神」 亦有守護的意思,在山中遇到妖魔時, 都希望找「山神」幫助。他說,希望人人都是「山神」,守護我城。抗爭兩年,有浸大生指控陳樂行參與校政但又不參加學生會,指他個人在「滲透學生會」;同學對「山神」有所改觀,開始知道陳樂行的用心。

「山神」之名,你想了多久?記者好奇問。

「我想了很久,幾分鐘咁啦。」陳樂行有時這樣回敬記者。他說話有時玩世不恭,但思維甚有邏輯,為推翻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他用了兩年搜集證據支持,不善辭令的他就是缺了耐心解釋。當日站上台,他感激眼前有很多這五年來他在Facebook「unfriend」的朋友出來支持。他坦言,以前與同輩偶有意見不合,對方動輒長文攻擊。陳樂行選擇網上「unfriend」,見面形同陌路人,亦不作解釋。

img_58891月31日陳樂行向校方致歉,2月1日終撤停學令。

收到停學信,他當初「unfriend」的朋友也私訊鼓勵他,至今不忘調侃對方:「佢哋走出來可能係支持劉會長(劉子頎)呢。」今日再談當日與同學的爭拗,他說以前會十分堅持:「什麼『滲透』?我是一個人,不是一個黨,怎樣滲透?只有共產黨,才會用『滲透』的詞語。」現在他會說是「大家年少無知」,當初他亦沒有好好解釋,上屆不參與學生會,其實是想盡孝道照顧患癌的母親。

經一事,長一智,他學會了先溝通後了解,在一件事可以只有一種立場,但可以有不同的姿態,包括抗爭模式。而且,今次的死亡恐嚇,不能輕易在網上「unfriend」便視而不見。他是時候大方出來慢慢說清楚,向警方求助,向校方耐心查詢何時復課。

雨傘的一場雨

一次突如其來的政治事件,令他想起2014年雨傘運動灑過的一場雨,淋病了很多雨傘人。

「這件事令我發現,原來,這一個世界不是這個簡單。人怎會病呢?其實社會會令人病,很多事情不是這樣簡單的。」熱愛中華文化的陳樂行開始在中醫陰陽邏輯中悟透了一點玄。

經過這場政治「成人禮」,他仍行不改名在Facebook用真名「陳樂行」,可是死亡恐嚇卻令他四處飄走,有家歸不得,學停了,亦很大機會當不了中醫師。

抗爭很苦,後悔嗎?

「抗爭到最後也是有趣的,有意思的。」陳樂行面帶笑容,背上斜孭袋離開。在網絡上「招積」的陳樂行,笑起來露出大白牙,依然守護年輕人應有的真。

 

浸大普通話能力畢業要求事件簿

2007 2003年僱主報告指浸大生普通話能力偏低,浸大設立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6年3月 「浸大山神」發起「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聯署,啟動全民公投
2016年4月 約1500張票中,9成同學贊成,「撤普公投」通過
2016年10月 大學語文政策檢討小組因公投結果,第一次開會檢討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7年2月 校方舉辦大學語文政策公聽會,表明不會取消畢業要求
2017年6月 教務會議通過增設豁免試,校方表示只會考核基本普通話溝通能力,合格者可豁免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7年上半年(sem2) 陳樂行修讀普通話課程,完成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7年10-11月 學生報名爭奪400個考試名額,校方進行普通話豁免試
2017年1月10日 校方公佈豁免試成績,近七成考生不合格
2017年1月18日 學生佔領語文中心8小時
2017年1月21日 校長錢大康向全校發出電郵,不認同學生侮辱他人,事情會按「既定程序嚴肅處理」
2017年1月23日 學生會與校方公開會談

環球時報報導陳樂行將在廣州實習

2017年1月24日 陳樂行及劉子頎遭停學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