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看此花時】造境清賞 花中見初心 - 明周文化

【你來看此花時】造境清賞 花中見初心

撰文: 陳伊敏     攝影: 譚志榮、周耀恩

03 Feb 2018

「美麗,是當下知見。花的美亦復如是。」相比「花藝師」或「花藝設計師」,「文殊花度」博客主人莊麗青(Emily Chong)更願意被稱為「花者」。

「我常想:作為花者若沒初心,則何以賞花,更無從懷抱清寂的坦然和悠久厚潤得如宋瓷般的細情。尋回初心,便可逾越樊籬,一切可為。」有了這份初心,拈花之樂便無處不在。隨時可以自己造境清賞。

一個周末的下午,從喧囂中遁逃來到郊野公園插花,實在是一番自在樂事。

y171226ym0031
「文殊花度」博客主人莊麗青(Emily Chong)希望尋索中國插花的美和內涵,以古為尚,以雍容為度。

Emily手挽一籐籃,盛着家中帶來的雲龍柳、烏桕、闊葉武竹、繡球花、淺藍飛燕草,隨地俯拾,採集樹皮、枯枝、枯竹、酸漿草,與幾朵不知名的野花相見,真是如獲至寶。

「我一向欣賞鳥兒建屋的本事,何不師法自然,以鳥巢做個花器?」Emily在一處石桌前坐下,微風拂面,令人抒懷。她先以垂柳編織出架構,隨之利索地用圓鐵線草穿插增加層次感,再以空氣草和青苔增添野逸之趣。最後添置試管,可插花養花。

101(左)(右)師法自然而又創新,編一個鳥居來插花。

她將雪柳、藍星花、煥錦、櫻花、烏桕、薄荷葉,還有剛剛拾回的野芳,疏密有致一一安插,鳥居青築, 隨性而寫意。散步來到一棵柃木下,有種「白玉花開滿樹頭」的驚喜,她以麻繩將鳥居掛在粗壯的枝條上,生趣頓生。

樹下,喝一杯茶賞花。鐵壺煮水,所謂「乾坤釜中沸,出水即為泉」,泡出的茶是否特別甘甜?

小小的圓木塊上,綠抹麻糬配上一小叢蠟梅、一枝珍珠草。茶食備好了,可以享用。

y171226ym0094以花伴茶食,食物亦多了一份詩意。

童年的梔子花香

Emily出生於福建,童年在鳥語花香的大自然中度過。五歲之後隨家人移民來港,住在石屎森林,「生活變得乾枯」。她主動請媽媽送一棵植物給她。媽媽買了一盆紫蘇給她,掛在晾衫竹,「頓時感到在鋼筋水泥叢林找到了一絲清新的氣息。」

長大後Emily有一天行山在大學校園,被一種似曾相識的味道傾倒,卻不知道在哪裏聞過。回家問媽媽,確切知道,原來小時候漫山遍野都是梔子花,應該是梔子花的味道。花香牢牢的鎖在記憶裏。氣味穿越時空,雨後芳草伴隨泥土氣息的青澀味,梔子花微甜的濃郁芳香撲面而來。從小與自然的親近,造就了她如今的性情。

101Emily所作花境:青花瓷上的銀杏風景。兩片銀杏葉一正一反,表述一陰一陽的和合。(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小喜歡藝術的Emily在大學讀哲學、副修藝術。她原本是一位全職教師,兩個女兒出生後辭工當全職媽媽,生活被湊女事和各種瑣事填滿,漸漸疏於打理自身的興趣和內在的熱情。

八年前,她為好朋友婚禮製作了花球,得到不少讚許,重燃了對花葉的熱情並展開正式習花之旅。最初只是閉門造花,後來開網誌圖文分享閒暇時的插花心得,以花葉言志。「好像做了好好味的菜式,希望請人吃。」不久後她又在Facebook開專頁分享,慢慢竟有客人查詢及訂製花品,順理成章,她開始做freelance為人作花,又開工作坊分享心得。

她起初習花時,學的是西式插花技法。一次偶爾將用剩的花材,置在茶具上,營造出的清逸的花境,宛如冷月,帶着一片淡雅。 那份靜令她聽到內心的聲音:「西式插花有澎湃、豐盛之感,而我獨愛中國古典花藝的虛白之美,有呼吸空間。」她笑言。

y171226ym0116茶盞花境,是Emily信手拈來之作。

「我率性中帶些使命感,希望尋索中國插花的美和內涵,以古為尚,以雍容為度。我很推崇的『宋人花尚』,是書齋式文人花及茶花、以古為尚的文人氣息、用色、文人畫的藝術呈現及氛圍。」

宋瓷有經世之美,她鍾愛單色釉的素淨高雅,色澤靜謐。月白、天青、豆綠,是她作花的常用色,就連穿衣和日常飾物也是如此。

她的花婉約清明,常用枝條。「相比草本的柔弱,枝條有蒼勁的氣魄。在枯榮之間,很有力量,曲折性帶來線條感,上面有青苔,展現出生命力。」

在茶館相見,見她自備茶杯,挑出一隻雅致的粉彩花卉杯,「喝茶用自己喜歡的杯子,不是很好嗎?」當刻即感快樂。

守住那顆「捕捉花葉稍縱即逝的美麗而作花」的初心,讓她得以在繁忙都市生活中擁有那份清寂的坦然。

一杯風景

久居鬧市,Emily家中卻有很多奇花異草,窗台一隅,只要一杯一盞,幾片,數葉,一朵,她隨心建構花境,往往能夠在煩囂的疲憊中找到回歸自然的心性,隨時離開身邊凡俗,發現那寧謐清澈的自我,「心遠地自偏」。

風和日暄,陽光美得令人倍感幸福。興之所至,她隨手在家窗台摘了幾片香草,鋪個枯枝桌蓆、手繪藍牡丹席布、擺出七色杯盞,讓煥錦,空氣草,闊葉武竹,淺藍飛燕草,艾草零落杯中成茶盞花境,青枝綠葉也可以烘托出深遠意境。

SONY DSC在家中賞山梅花、利休草,品梔子花窨烏龍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6月的雨天,靜觀水氣氤氳裏的花意,等待一朵蓮花的盛開,心頭浮起《華嚴經》所言「猶如蓮華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

午後烏雲密集,山雨欲來,家務纏身,充滿倦意的她忽然一念作花,白蝴蝶蘭配空氣草、家樂花、紫藤枝葉置於梅瓶,風雨無礙雅致。

秋意漸濃,她以若琛甌(小瓷杯)品梔子花烏龍茶,「霎時香遠益清的山溪氣息湧上心頭,心往林深之處飛馳。」

在她看來,作花如作畫;賞花如賞畫。她說:「中國插花中的三段三景乃源繫於中國水墨畫的獨特透視法,以平遠、高遠、深遠為本意,讓花境別具視野及留白並想像──以虛納天地氣韻。」

SONY DSC

香港 6月那雨天的白蓮,仍待綻放。(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感時花濺淚

她原本給客人做花嫁作品,都是喜上眉梢的事,有次忽然收到了白事花品的請求,客人邀請她為離世的母親做一束花。

「我不想做一般的花牌,也沒有接做過白事的訂花。」她一時猶豫,但是對方說不要緊,按照她的心思就可以。

Emily用櫻花、庭園玫瑰和荷蘭麝香,平靜中淡然的感覺,哀思中亦有一份青葱,「生命的盡頭未必是枯寂。」客人臉上那份安慰令她難忘。

以花作別,究竟是件美麗而殘酷的事情。

SONY DSC在弟弟Henry的告別禮上,Emily以麻葉繡線菊之美,代表弟弟純然的心。(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SONY DSCEmily以藍白花境寄託哀思,願弟弟飛往光明,徜徉於無憂也無患。(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她忽然未語淚先行。

2015年冬天,Emily弟弟Henry驟然離世。那份喪親的撕裂感痛到了心底最深處。

她將悲傷、情深、掛念、遺憾、一切深情憑花寄哀,親手作花送別弟弟。告別禮上,以麻葉繡線菊和藍繡球花置境,因弟弟喜歡優雅、潔白與天藍,表述其純然士心。

「願他伴着姐姐親手而作的花境平安前行。願他往天國的路上有愛、慈悲和光明。」

伴着弟弟長眠是幽香的鈴蘭,還有水仙、蘭草、葡萄風信子、藍繡球;那白蝴蝶蘭「願他飛往光明,徜徉於無憂也無患。」

花者不只是給人錦上添花,還可以安慰人,並且從花開花落領悟生命的周而復始。」

Emily很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有一個實體空間,作為心靈綠洲、泡茶插花,聚積有初心之人,一起遁逃俗務,欣賞那花兒盛開的詩意。

y171226ym0082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