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1971年,愛上了一把聲音 - 明周文化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1971年,愛上了一把聲音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

10 Feb 2018

四十七年前,一個普通不過的早上,在黃竹坑的一間工廠,電話聲響起。秘書Rebecca看見前面座位的同事不在位,便代她接了電話。電話另一端是公司的司機Joe,他暗忖,怎麼接電話的人不同了?聲音悅耳了這麼多?他清一清喉嚨,決定要在這通電話問到對方的姓名,還有直線電話。「聽到這把聲,我就知道一定要見她的真人。」Joe笑說。

一通電話,接通了兩個人的情緣。

上世紀七十年代外遊,在搖搖板上留影。兩個人,互相借力地過了四十七年。

上世紀七十年代外遊,在搖搖板上留影。兩個人,互相借力地過了四十七年。

港督麥理浩年代的誓言

這通電話之後不久,Joe前往工廠送件,兩人終於可以見面。「第一眼覺得他青靚白淨,幾靚仔,把聲同個樣,沒有出入。」Rebecca笑說,Joe在旁聽見,沾沾自喜。七十年代,大家都比較含蓄,就像每一個熱戀的少男少女,Joe與Rebecca談了無數個掛不斷線的電話,幾個月之後才第一次約會。兩人在1971年認識,1972年看第一套戲。「睇《七十二家房客》,我一定記得。」Joe飛快地回答。

兩人家境並不富裕,拍拖都是吃飯、看電影、逛公園,有時會與一班同事(在香港)旅行,最開心那一次是去新娘潭。「我有公司車,有時會去遊車河,不用花費,又可以過二人世界。」Rebecca家住黃竹坑,Joe經常以距離公司近為藉口,在她的家留宿。「外父外母好鍾意我,我會陪他們打麻將。」即使Joe的「外母政策」成功,Rebecca還是選擇「等着瞧」,即使在一起已經三年多,還不敢認定Joe就是結婚對象。

這份女人的直覺,總有存在的理由。就在這段時間,Joe在公司發展了另一段電話情緣。同樣地,講電話講到捨不得掛線。談起塵封多年的外遇,Joe還是不敢直說「第三者」一詞。「老實講,論外貌,她絕對比不上Rebecca。」說到底不過是新鮮感作祟,好像街市買魚一樣,愈新鮮愈好。

拍照時,Joe和Rebecca輪流打着I Love You的手勢。Joe完全不怕肉麻地講了許多次I Love You。

拍照時,Joe和Rebecca輪流打着I Love You的手勢。Joe完全不怕肉麻地講了許多次I Love You。

一個周末的早上,Joe按捺不住,向Rebecca坦白交代:「我鍾意咗另一個,我想同你分手。」Rebecca聽完,只懂得哭。Rebecca傷心之餘,不知哪裏來的直覺,認定男友一定會回到她的身邊。「就算他真的不要我,我也不會失望……那是他的損失。」那個下午,Rebecca決定借購物療傷。

Rebecca的家人知道後,連忙找Joe勸諫。姐夫一言驚醒局中人:「你其實只是一時衝動。」Joe當下像獲得了解咒符一樣,二話不說,馬上相約那位女生到山頂分手。同日黃昏,Joe回家向Rebecca請罪。「感情不能夠拖泥帶水,立即解決,立即返去,對方才會覺得你是真心,才會肯原諒你。」Joe說得理所當然。

正所謂「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記者不明白Rebecca緣何會接受Joe的道歉。「因為他主動回來,我就知道他以後都走唔甩。」Rebecca眨了眨眼,笑說。

1978年9月3日,兩人在教堂舉行婚禮。港督麥理浩年代的舊事,那時的誓詞還記得嗎?「總之就係:無論如何,我都會同你一齊。」Joe說。「我只記得我願意。」Rebecca大笑。

當年流行去「芝柏」影結婚照片,店舖還將他們的合照放在櫥窗。四十年過去,芝柏成了老字號,他們成了老夫妻。

當年流行去「芝柏」影結婚照片,店舖還將他們的合照放在櫥窗。四十年過去,芝柏成了老字號,他們成了老夫妻。

輸身家 不影響感情

婚後四年,誕下兒子,每日為口奔馳,二人上班下班湊仔,日復日,年復年,四十年的婚姻,許多時都是白開水般的日子。也許是日子過得太愜意,Joe靜極思動,所謂「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他在1991年決定經營旅遊巴生意。他出資10萬元,加上幾位朋友每人幾萬元。不消多久,Joe已經要向朋友求救,籌借40萬元。再過了一段時間,他不得不把爸爸的物業抵押給銀行,套現150萬元。拯救公司的一大筆錢,萬料不到給朋友騙走了,公司結業收場。

那時候,一個800呎的太古城單位才賣240萬。

為什麼Rebecca當初沒有勸阻Joe?「我當然有!」Rebecca失笑地說。那時,她埋怨Joe為什麼不肯腳踏實地做人,又說他為人不夠奸險但又學人做生意。「但是我明白,他不試過,一輩子都不會甘心。」貧賤夫妻百事哀,遇上這麼大的困境,有沒有導致過婚姻破裂、要鬧離婚?二人張大了口,一時不懂反應。「為什麼要離婚?」他們異口同聲地問。

Rebecca緩緩解釋:「他是我的老公,無論如何我都會支持他。」Joe在旁認真地賣口乖:「這是她最可愛之處,她再不高興也不會阻止我。我唯一不能做的,就是行差踏錯。」

「錢財身外物,總有機會搵得返。做太太的,只有行差踏錯不能原諒。」

解憂咒:我哋出街行啦

勞碌半輩子,Rebecca在2013年進入半退休狀態。她在Facebook認識到2014年成立的社會企業「樂活新中年」,開始她的第二人生。「小時候我已經喜歡唱歌和跳舞,但是家中清貧,沒有機會學習。」樂活主力為退休人士籌備活動,也會安排工作配對,善用退休人士的人力資源。Rebecca在中心遇上一班志趣相投的老友記,回家就不停向Joe「推銷」樂活的好處。三年前,終於等到Joe正式退休,Rebecca急不及待拉着他參加活動。

Joe原本像許多其他退休男士一樣,不喜歡交際,但是Rebecca堅持,他只好硬着頭皮做「跟得先生」。手機裏的活動相片,女多男少,Joe成為「萬紅叢中一點綠」。「我肯定太太好開心,因為她覺得已經完全佔有了我。」Joe開玩笑,倒是Rebecca認真地說:「我覺得,現在才是我們的honeymoon(蜜月期)。」

退休後,成雙成對過日子,去街市也是他們的拍拖節目。

退休後,成雙成對過日子,去街市也是他們的拍拖節目。

以前放工回家,吃完飯,沖個涼,轉個頭就要睡覺,兩人根本說不上幾句話。現在不同了,他們會討論唱歌的技巧,又會上深圳搜羅跳舞表演的衣服。Joe樂在其中,甘願讓Rebecca成為他的「經理人」,安排每日生活。每件事都一起做,一下子變了糖黐豆,不會不適應嗎?「到今日都習慣不了,如何過完下半輩子?」Joe反問。「Rebecca每天都會挑剔我,我都知自己有時是抵鬧。」遇上火星撞地球的時候,通常都是Joe先認低威。「Rebecca為人心軟,好易’氹’,幾乎是買粒糖就’氹’到她。」吵架之後,只要Joe講一句:「我哋出街啦!」拖起她的手就出門,本來嚷着說不去的Rebecca,這樣就會消了氣。「Rebecca挑剔我,其實也是情趣啊!」

ebecca還記得,婚後煮的第一道菜,是菜心炒牛肉。「只記得好鹹,哈哈!」

ebecca還記得,婚後煮的第一道菜,是菜心炒牛肉。「只記得好鹹,哈哈!」

Rebecca在旁沒好氣地說:「你根本就不懂浪漫,就算生日或者周年紀念,我們都是出街吃飯就算,連禮物都沒有。」Joe忙為自己開脫:「我很多年前送過一支香水給你,你不喜歡,叫我自此以後都不要嘥錢。」Rebecca偷偷笑着說:「我又真的這樣說過。」

沒有浪漫的事情,那麼有沒有浪漫的說話?「聽到他問『今日想食乜?』我就最開心。」Rebecca甜絲絲地說。「以前相處沒有時間細想這句話,今日才知道這句話可以令她這麼開心。」Joe說。簡單一句,代表兩人正在一起生活,代表兩人重視彼此的關係。

「開心就夠,不一定要有十卡戒指才幸福。」Joe自豪地說。

「唔係㗎,有的話我都要㗎。」Rebecca笑說。

一個貼滿湯水秘笈的雪櫃,背後不是食物,而是愛情。

一個貼滿湯水秘笈的雪櫃,背後不是食物,而是愛情。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