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區】長者牙痛過年關 幾時增設公立牙科診所? - 明周文化

【落區】長者牙痛過年關 幾時增設公立牙科診所?

撰文: 王紀堯     攝影: 關震海

16 Feb 2018

img_6547曾海鵬說人口老化,長者牙患人數會陸續上升。他幾近沒有牙齒,為了其他街坊,他願意說出無牙之苦。

新正頭,長者看着三代同堂,應該幸福滿瀉。記者新年前落區,遇到穿得紅噹噹的長者準備迎狗年。他們歡歡喜喜添年貨,跟記者談弄孫之喜;談到「食嘢」便展愁眉,皆因美食當前,食物能嚥不能嚼,人生無味兒。

長者牙患常有之,惟補牙或脫一顆牙動輒數千元,基層根本應付不了。本港公立牙科診所有40間,大部分不開放予公眾,而且主張只脫不補牙,有時只為長者配長者止痛藥。長者一忍再忍,牙痛苦不堪言,有不少長者最後只好脫去全部牙齒,索性套假牙咀嚼。

我們在葵涌邨找到年過七旬的曾海鵬與芳芳,新年曾爺爺想食「紅燒豬肉」,芳芳嫲嫲想食「瓜子、煎堆」 ;但曾爺爺無牙,芳芳牙痛,一家人食美食好夢成空。年輕一輩以為「醫療券」資助長者,流動牙科車便可以幫到爺爺嫲嫲。曾伯與芳芳遇到的困境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

剝一隻牙等足 一年

七旬的曾伯,揹著孫兒不再用的蜘蛛俠書包,頭戴黑色鴨舌帽,潮味十足。原來年輕時是北京中央歌舞團的一員,經常周遊列國表演,食盡各國的美食。 然而,自認「愛吃」的曾伯牙患之後就逼於無奈不可繼續貪吃,新年最想食的「紅燒豬肉」和「瓜子都食唔到喇」也要早早放下。

伯伯第一次感受到「牙痛到不得了」,「痛到真係要命」,清晨5點便去公立牙科診所外排隊剝牙。一到步便看見人龍,百多位長者排隊,原來看診的籌派完了,唯有下次請早。第二次,伯伯果真去得更早,凌晨3時便去排隊,拿到看診的入門券,見了牙醫,牙卻剝不了。

img_6531社區的牙科急症何時有?

曾伯有心臟病,做過數次通波仔手術,需要長期服用藥物。 由於藥物可能讓他脫牙後流血不止,導致有生命危險,所以不能「說剝就剝」。伯伯要先到心臟科專科等醫生審批停藥紙,過程需時。最後他一共需停兩種藥,為期5天,其後才再排隊等脫牙。

事與願違,伯伯再次於清晨兩、三時出現在診所外排隊,但牙醫指他當時有牙齒出現發炎情況,需要先吃消炎藥再觀察。期望再次落空,他又帶著牙痛離開。伯伯不是每次牙痛都敢食消炎藥,因為他幾乎每天都要吃12粒藥,有糖尿藥、去膽固醇藥和心臟藥等,醫生都曾經告誡他「唔好亂食藥」。兜兜轉轉,結果曾伯用了一年時間才脫到一隻牙。

香港現時有40間公立牙科診所,只有11間牙科診所提供公眾服務,其餘28間主要服務公務員及其家屬。

診所每星期只開放一兩天,每天只會派32至84張輪籌。這些診所亦不是分佈在各區,葵涌區沒有牙科診所,因此曾伯一開始只好到荃灣區診所排隊求醫。

醫生,唔剝牙得唔得呀?

曾伯他形容自己從前「每次痛就會剝」,從下排開始脫,上排亦脫了三、四次,最後就上排全部牙齒都留不低。香港的公立牙科診所對曾伯這種長年有牙患的長者只處理止痛和脫牙,他坦言如果可以選擇,希望不用單以這些方式解決牙齒問題。「如果幫我補牙,牙齒情況可以變好,我就可以食到飯。」

img_6550牙痛苦了基層長者,很多地區沒有公立牙科診所,團體聯署要求增設診所。

他更希望政府能在十八區設立牙科專科診所,以及提供急症服務。 「無牙科診所,突然之間牙痛,訓覺都訓唔到,私營牙科醫生又收左工,咁可以搵邊個呢?」伯伯深知現在「老人家多」,牙科診所有一定需求,認為政府應正視。

鑲不了假牙的芳芳

與曾伯年紀相若的芳芳已經有六個孫兒, 本應笑口常開,新年前她按著下顎一顆搖搖欲墜、隱隱作痛的牙齒,含淚訴說多年來為牙患奔波的經歷。

img_6601芳芳為人樂觀,不敢張口大笑,怕人看到她不整齊的牙齒。

起初女兒帶她到上環的菲臘牙科醫院看,第一次診斷出她但牙周病很嚴重,即場替她洗牙,芳芳唯有「忍着痛」。往後都要等半個月到一個月才收到覆診通知,唯有邊痛邊等,那些日子對芳芳來說十分漫長。除了牙痛,還有腳痛。芳芳要多次轉乘交通工具,甚至要徒步走上斜坡可到達醫院,她說「腳又會痛,行一轉都好辛苦」。

【長者牙患】延伸閱讀  

孫仔食得 「家中之寶」唔食得?!長者食賀年食品三大宜忌

看了一年多,芳芳不再去牙科醫院,嘗試轉往深圳的私營牙科診所求醫,她第一個反應是:「哇,好貴啊!」每次到深圳看診都要數百元,鑲牙更要數千元,芳芳不希望女兒花這些錢,於是直到現在都堅持不鑲假牙。但想起那時女兒請一天假,早起晚歸都花時間帶她到深圳,不禁掩面,眼淚奪眶而出。

芳芳現時每天都只能吃流質食品,例如粥和麥皮,有時連吃飯也要放暖水泡,她已經痛得不能用牙咀嚼食物。

醫療券牙科車幫到手乎?

醫療券沒有補貼老人家的費用?每位長者每年可獲發$2000的醫療券,但芳芳因早前跌傷腳的治療費用要$5000,把醫療券用完還需自己貼錢,再沒有機會用在牙齒上。而且,並不是每一間私家牙科診所接受醫療券。 年輕人都問長者:婆婆,流動牙科車幫你嗎?芳芳和流動牙科車服務「緣慳一面」。芳芳在社區內見過牙科車,但牙科車內職員告訴她要申請抽籤才能使用服務。芳芳的女兒亦曾經替她申請,可惜都未能中籤。

fhc_4983患有眼疾的芳芳說,醫療券並不能完全幫到她。

同樣「落榜」的還有曾伯,他多次都抽不中,忍不住說了一句「氣死我了」。曾伯更指,牙科車每次中籤都只提供一次性服務,不能長期跟進長者的牙齒問題,令他覺得只是「擺個樣出黎」。據數字顯示,流動牙科車由2013年開始至今年7月31日,共服務8464人次,每輪中籤者為1300名。

兩位家中之寶雖為牙患折騰奔波,明白「長者最痛」為牙痛,但都希望人到老年都可享受人間、美味「過個肥年」。有人說「牙痛慘過大病」,祝福天下間無牙老虎狗年繼續笑口常開。

【落區】系列文章

弓絃巷93歲添叔

與罕見病兒子相依  低谷中縫紉人生 -彩虹Zoe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