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心傾聽】聽得見的身體──是一道怎樣的風景? - 明周文化

【細心傾聽】聽得見的身體──是一道怎樣的風景?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周耀恩、伍詠欣

03 Mar 2018

如果身體是一份樂譜,演奏出來會一段怎樣的樂章?快樂?悲傷?跳脫?沉重?飄渺?還是一片虛無?我們每一天都照鏡,看得見的是高度、體形、衣著、表情、髮型,然後嫌棄自己的贅肉,甚至挑剔自己的肌肉。

解剖學副教授陳立基每一天對着不同的人體標本,看得見的是內臟、骨骼、神經、疾病,但是他還看到一道道美妙的風景。在藝術家林欣傑的眼中,一道風景的Landscape,可以是一段聲音的Soundscape。一個人的身體,是一份樂譜,可以演奏成最獨特的樂章。

「我不知道,原來我的身體轉化成聲音,可以這麼好聽。」陳立基說。

hku-bdp-01藝術家林欣傑正在掃瞄陳立基的身體

人體器官像一道風景?

香港大學遺體捐贈計劃「大體老師」藝術家林欣傑合作,策劃今年度的遺體捐贈日。林欣傑是新媒體藝術家,擅長設計不同裝置,以燈光、電腦及聲效等不同媒介表演。籌劃今次表演《大音希聲》之前,林欣傑看過陳立基的訪問後,做足功課,一直記住他的一句說話──「人體器官就好似風景咁靚。」

「我不明白為何有人會用『靚』去形容人體器官,但是我記住了『風景』兩個字。」林欣傑從山巒中高低起伏landscape,聯想到他最接觸的媒介──聲音中的soundscape。他開始想,如果身體是一道風景,可以如何轉化成別人看得見的畫面、聽得見聲音?「我相信我們的身體,就是一份最好聽的樂譜。」

表演的裝置是一張擔架牀,牀沿有一部可以左右滑動的探測儀,連接着一支掃瞄棒。掃瞄棒上有五個感應器,可以量度擔架牀上的身體與感應器的距離。樂手可以用腳踏,決定探測儀是否讀取掃瞄棒探測到的數據。五個感應器都連接到電腦的聲效庫,每一個感應器對應一種電子音效。

林欣傑設計了好幾種不同的組合,一組只有一種音效,數據轉化成聲音之後,層次比較簡單。身體越接近感應器,轉化出來的聲音就越低音。

另外兩組,就是設計得比較複雜的和弦,聽起來有點像身處外太空。

雖然和弦本身已經是音樂,但是聲效可以有許多組合。隨着表演者或觀眾身體的律動、不同身體部位的高低起伏,以及樂手選擇在何時讀取什麼數據,轉化出來的樂章就會變得獨一無二。就算是同一副身體,每一次演奏都是不一樣。

聽着身體的聲音  走一段路

綵排這一天,也是「大體老師」團隊第一次見到裝置的實物。陳立基平日負責教導醫學生解剖學,今天卻要躺在擔架上成為被解剖──不,被掃瞄的身體。他聽過人體的心跳聲、腸胃的蠕動聲,或者超聲波照到的胎兒心跳聲。「我沒有想過,原來自己身體形狀轉化而成的聲音,可以這麼好聽。」陳立基以「大開耳界」形容這種聲音,「我相信沒有幾多人從聽覺上認識過自己的體型。」

林欣傑原本十分緊張要完成一場美麗的演奏,即使感應器只有五個音效,他也加添了不少編曲的元素。團隊眾人輪流「試瞓」,聽着複雜的編曲,不肯定自己身體轉化而成的高低起伏。林欣傑之後將五個音效改為單音,聽着一種像玩具鋼琴的「叮叮聲」,大家反而雀躍起來。原來就算只有叮叮聲,但是在掃瞄身體的短短數十秒,聽着聲音的變化,林欣傑覺得大家像「走了一段路」。「每個人的道路都有所不同,有些高音,有些低音。」就像我們每日生活裏的風景,有高有低,也是一段路。

hku-bdp-02掃瞄棒的感應器所量度到的數據

「我相信演奏一份身體的樂譜,可以引發大家思考自己的身體更多。」林欣傑在農曆新年趕製了一段《大音希聲》的宣傳片,第一個畫面,就是一個穿白衣的人,橫躺在擔架牀上。「演員說,新正頭,好像不太吉利。」林欣傑笑說,原來這位演員未曾睡過病牀。「躺在一張病牀是什麼樣的感覺?我們這個身體,除了走路、坐下和睡覺,還有一種可能性是──你躺着但不能動。」那些情況,可能是因為患病,可能是因為身體檢查,但是有意識地躺上一張牀,過程還可以保持清醒,腦海反而會填滿複雜的思緒。

「思考遺體捐贈之前,必須先思考生與死;思考生與死之前,我們有否問過自己,究竟身體有什麼形狀?有什麼功用?」林欣傑希望,觀眾有機會在自己還是「生勾勾」的時候,探索更多對身體,對生命的想法。

延伸閱讀:
物盡其用:我的親人是大體老師
知死才能知生:捐贈遺體 反思生命
在死亡這條單程路安然道別 陳慧:「死」不應是禁忌
活著的人永遠是最重要-專訪《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導演陳志漢

公開表演當日,先是兩名穿着肉色衣服的演員,赤腳繞着觀眾席慢慢步行了一圈。然後,他們靜靜地坐在擔架牀上,燈光漸暗,直到全黑,只餘下掃瞄棒上的一道光。演員隨着音樂舞動身體,聽着音樂由緩慢進入澎湃,看着演員伸展、轉身、捲曲,就像一個初生嬰兒,還未能夠習慣這個紛亂的世界,還未能適應世俗的噪音。

y180302yan0099

十五分鐘的表演完結,全場一片漆黑,觀眾還在屏息靜氣,是一種會聽見自己呼吸的寂靜。燈光慢慢亮起,一把女聲引導大家思考自己身體的反應,邀請觀眾在場刊的Body Card,記下自己的感受。

hku-bdp-03有觀眾在頭部寫着SOS

林欣傑邀請觀眾離開座位,一起到台前,親自上牀感受被掃瞄是什麼一回事。香港人看表演通常都十分拘謹,要觀眾主動參與互動並不容易。沒想到觀眾們都期待聽見自己身體的聲音,大部分人都很快聚集在台前,要輪候才可以掃瞄。

Raymond是其中一個躍躍欲試的觀眾,看表演的時候,他最感受到演員舞動身體時想傳達的訊息,可能是掙扎,可能是沉重。

y180302yan0161

「不過到自己躺上牀,第一個感覺像是被實驗。」他笑說。直至聽到自己身體轉化而成的音樂,他開始感受到音樂與自己身體的互動。「原來,聽到音樂的時候身體就自然會舞動;原來,我們可以多一點與身體傾偈。」

今明兩天的表演及體驗工作坊,觀眾還可以取得自己的身體掃瞄圖以及聲音。主辦單位會將圖片和聲帶上載至活動網站,讓大家留念之餘,還可以分享自己身體的聲音給朋友。「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身體的風景。」林欣傑說。

y180302yan0382有觀眾玩得興起,林欣傑索性手執掃瞄棒,像《星球大戰》中的黑武士揮劍。

後記:蜉蝣於天地,軀聲你聽得見嗎?

是次表演,名為「大音希聲」,出自老子的名句:「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夫唯道,善貸且成。」大道的聲音是沒有聲音,大道的形象也沒有形象。人類的壽命只有短短幾十年,我們累積了數萬年的文明,才走到今時今日──一個依舊落後、充滿戰爭的世界。

夏蟲不可語冰,一隻只能活至夏天完結的昆蟲,永遠不可能明白冬天是怎麼一回事。幾十年前,我們已經可以上太空,今天好像說還可以去火星生活,但是我們依然大而無聲。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道中有聲,但我們聽得懂?

我們真的懂得生命,懂得宇宙,懂得謙卑嗎?

y180302yan0058

*   *   *

演出日期:3月4日(日)14:00 – 16:00
地點:香港大學莊月明文化中心劇場303室
粵語演出,免費入場,不設劃位,先到先得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