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爸媽】十八歲生命裏最大的變化:每次見她笑, 心裏就好快樂! - 明周文化

【半熟爸媽】十八歲生命裏最大的變化:每次見她笑, 心裏就好快樂!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周耀恩(*借出攝影場地的學校與主題無關)

23 Mar 2018

「BB已經六個幾月大,你想落都冇得落㗎喇。」醫生對倩恩說。他指着超聲波儀器的畫面說:「你看,BB是女孩。」倩恩看着灰濛濛的畫面,看不出個所以然,同樣一片茫然的腦海,只有一個字──「驚」。

一個十八歲的少女,就這樣,變成一個媽媽。

咁細個就有咗,條路好難行!

倩恩與豪仔的故事,是在校園開始。2014年升中四的時候,兩人分在同一班。同學們之間,最愛謠傳誰與誰在一起。豪仔總愛捉弄倩恩,他們先是成為同學謠言中的一對,然後在中五的暑假開始拍拖。翌年,考完文憑試,兩小口子自然是約會去街。

101倩恩平日與女兒出街,常被喚作姨姨。這次換上校服,一臉青春。

那一天,豪仔早到,上了倩恩的家等她。「剛好家中沒有人,就出事了。」倩恩有點尷尬地笑。「我們都知道安全性行為,但是那一刻覺得不會出事,就沒有用安全套。」

可是懷孕六個月,何以一點先兆也沒有?「我的經期又一向不準確,期間還試過一次『假經期』。」倩恩解釋。她在6月懷孕,幾個月之後踏入秋冬季,身形又一向豐滿,倩恩以為自己只是長胖了。她一直如常在食肆做樓面工作,要不是年長的阿姨同事提醒,也沒想過要去檢查。

發現懷孕之後,倩恩與豪仔本來想先瞞着家人,倩恩的媽媽卻找到BB的超聲波照。媽媽方寸大亂,找上姑姐求救。倩恩還記得,媽媽和姑姐來電的第一句,都不是直接問她「係咪有咗?」而是迂迴地問「你點呀?」──彷彿不提「有咗」,BB就會「冇咗」。

同樣苦惱的豪仔,一直拖到聖誕節之前,在倩恩催促之下,才向父母坦白。豪仔的媽媽說:「咁細個就有咗,你還在讀毅進課程,前面條路好難行,將來點算?」倩恩坐在豪仔的房間裏,曾在姑姐口中聽過一式一樣的說話,內心已涼了半截。沒多久,客廳寂靜下來,倩恩聽見兩老的腳步聲。大門打開,豪仔的爸爸走到牀沿,看着倩恩的肚子說:「已經六個月,落都落不到,就生出來吧,解決的方法,之後的事再算吧。」

101帶着小人兒出街,一定要有戰車和百寶袋。

湊唔掂㗎,送去保良局啦!

一個星期之後,雙方連同家長約在元朗一間酒樓見面。

沉寂了一頓飯,倩恩的姑姐終於忍不住發炮:「你哋湊唔掂㗎喇,都係送去保良局啦。」

「送囉送囉,送去保良局囉。」豪仔的媽媽發晦氣地附和。

左一句保良局,右一句保良局,夾在中間的倩恩,已經哭不成聲。「其實照完超聲波那一刻,我有種強烈的感覺想自己生、自己湊,我知道這是自己的責任。明明BB是有爸爸媽媽,我不想她成為孤兒。」

第一次親家見面,不歡而散,幾個長輩只囑咐倩恩和豪仔要為誕下孩子打算。

倩恩與豪仔戰戰兢兢地過了一個月,隨着預產期愈來愈近,口硬心軟的媽媽和姑姐,輪流煲湯水給倩恩,豪仔的媽媽三不五時就來電問候,叮囑她多吃寒涼食物,有助生產順利。兩家的長輩用了一個月時間,似乎也接受到多了一個孫的事實。

2017年3月1日,早上6時,小女孩呱呱落地。「豪仔的爸爸起了幾個名,我們選了『巧怡』,希望她乖巧、伶俐、開心。」倩恩摸着巧怡的頭說,熟睡的她,今年3月就滿一歲。

101左圖是一歲的巧怡,右圖是一歲的倩恩。

柔軟的嬰孩 鋼板一般的現實

兩日後出院,兩人回到豪仔父母的家。在醫院習慣有護士幫忙,兩人回到家中才醒覺自己沒有準備奶粉。豪仔衝落樓下超級市場,看見貨架上五顏六色的奶粉罐,忙亂中只記得在廣告聽過的牌子,匆匆忙忙買了一罐回家。「我還記得,開奶的時候,本來應該用2安士水,我用了6 安士。」豪仔笑說。開奶、換片和沖涼,工多藝熟,唯獨餵夜奶,倩恩和豪仔都舉手投降。「三個星期之後,我開始覺得,餵完那樽奶的時間好漫長。」

餵夜奶再辛苦,可能只是幾個月的事,但一對年輕父母照顧一個小孩,要面對的現實,又豈止餵夜奶般簡單?

倩恩與豪仔迎來的第一個現實,就是找工作。他們去遍不同招聘日,卻一個電話都收不到。兩個人的父母只覺得兩個年輕人宅在家中無事做,分別要他們搬離住所。父母接受到多一個孫是一件事,要接受年輕人面對現實的手忙腳亂,卻是另一回事。最後,姑姐姑丈邀請倩恩和豪仔搬到他們的家,與表姐一起居住。「姑姐姑丈知道我們不是沒有找工作,也體諒不是一時三刻就會找到,叫我們慢慢來。」孩子,你慢慢來──這一句說話,簡單,也是救命丹。

101換片這份厭惡性工作,通常由倩恩負責。「如果在家換屎片,豪仔幫我鋪好墊就會走開,哈哈。」

姑姐當日罵得最兇 今天最親姪女

「其實生之前都是最擔心不夠錢。」倩恩說。豪仔完成毅進課程之前,都是靠倩恩之前打工的積蓄維持一家三口的日常開支,但是豪仔一直都未能找到兼職,很快就捉襟見肘。姑姐看在眼內,每隔兩三個星就會給倩恩500元,又提供家用讓她為一家六口買餸。姑姐會為巧怡買嬰兒用品,一買就是過千元,閒時還會買新衫給倩恩和豪仔。「嬰兒用品其實好貴,尿片一包五十塊要百多元,不到一個月就用完。巧怡最愛吃的星星餅,姑姐一買就是四五樽,又是百多元。」倩恩心水清,十分感激姑姐的支持。姑姐嘴裏卻說:「幸好你生女,巧怡多可愛,你生仔我才不理你。」當日姑姐鬧得最犀利,今日她和姑丈是最惜巧怡的一個,倩恩笑說:「他們常對外人說,巧怡是他們的孫女。」

逢星期日,可以說是倩恩和豪仔的二人世界時間。姑姐弄孫為樂,倩恩和豪仔可以有頓「安樂茶飯」──不用邊吃飯邊餵巧怡。偷來的半日閒,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享受靜靜地煲劇、碌Facebook和Instagram的時光。「有時就是家庭樂,一起去荃灣行街。上次去了中環海濱的嘉年華,有姑姐陪着巧怡掟公仔,我們可以玩機動遊戲。」至於看電影和去旅行,仍然是倩恩與豪仔目前未能做的事。「每一次看見飛機都會想,待巧怡再大一點,我們就可以去旅行了。」倩恩笑說。話雖如此,一天下來,倩恩和豪仔已經會掛念巧怡,有時見姑姐抱着巧怡不放手,倩恩會對豪仔開玩笑說:「你個女又不見了。」這應該是每一對父母最幸福的煩惱。

有親人支持,倩恩和豪仔可說是鬆一口氣,但是他們還是期望快點找到穩定的收入。豪仔已經考過一次警隊,但未能及格。「以前他是學校足球隊,身形好fit。」倩恩取笑豪仔與她一起坐月,在過去一年體重直線上升。現時,豪仔在「天使護航」的社工方敏芝介紹下,做兼職陪診員,陪長者覆診,上班時間彈性,每天做幾個小時都可以,方便照顧巧怡之餘,也可以有點收入,待3月再次投考警隊。

101年輕就是貪玩,有了孩子,仍然貪玩。

想當年(即係幾年前)家人關係疏離

回顧自己的成長,倩恩和豪仔坦言與家人關係十分疏離,兩個人都是被父母由細鬧到大。「我記得的童年都是打和鬧,計錯一條數學題,或者寫字寫得難看,就會有衣架、藤條打過來。」倩恩說。豪仔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做功課出錯,爸爸會先鬧我垃圾中的垃圾,再出錯,下一句就是連垃圾都不如。做功課不是擔心是否正確,而是擔心出錯會否被打。」

要形容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倩恩選擇了「惡劣」兩個字。父母經常為錢銀爭吵,倩恩在青春期已經很少留在家中。「平日上學會在學校或街上流連至7、8點才回家,星期六日就一定約同學出街,或者自己去做運動。」朋友曾開她玩笑說,她的家像酒店一樣。

今日為人父母,倩恩與豪仔會否擔心自己重蹈覆轍?豪仔的心得是:「不要侮辱她,也不要打她。」倩恩以父母為前車之鑑,最重視與豪仔和巧怡的溝通。「我和家人就是因為沒有溝通,所以感情不好,我也很少分享自己的生活。」倩恩說,她一直喜歡姑姐一家人,特別是姑姐與表姐,兩母女像兩姊妹,希望自己與巧怡都可以做到似兩姊妹,什麼都不怕講。

101豪仔將一家三口的合照製成頸鏈吊牌

「每次見她笑, 心裏就好快樂!」

過去一年,兩個人全職照顧巧怡,雖然財政上緊絀,但是倩恩慶幸有豪仔一起照顧。「最開心就是見到巧怡學會一件事。」豪仔說。簡單如跟着拍手、舉高雙手,都叫豪仔覺得溫馨。「能夠教她學會一些事情,我覺得好偉大。」現在巧怡聽到別人講「好嘢」就懂得拍手,也知道豪仔和倩恩是爸爸媽媽。巧怡還在學步行,要豪仔和倩恩扶着才肯行,他們一走開就會哭。「我相信,對她而言,我是一個好重要的人。咁大個仔,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現在,只要見到巧怡開心健康,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每一次見到她笑,心裏就有一種好快樂的感覺。」倩恩說。

101豪仔熟練地為巧怡預備食物

那麼,在他們眼中,怎樣才是「好父母」?「做父母,最重要有心。」倩恩認為,只要有那份耐性和愛心,就會做到好爸媽。豪仔就強調「責任」二字,「因為生得出來,就要照顧她一世。對巧怡的責任,就是要教育她,讓她將來在社會可以靠自己。」不久之前,豪仔還在讀毅進,他以前讀書覺得欠交功課沒所謂,可是,當了父親,若將來巧怡欠交功課,他的看法應該大有分別吧?豪仔點頭笑說:「這份責任,孩子會從父母身上學習。我們現在是巧怡的榜樣,就要盡量事事做到最好,讓她明白是非,將來才不會學壞。」

倩恩與豪仔今年才十九歲,他們三十歲的時候,巧怡應該讀中學。「希望那時可以有機會去working holiday,出外見識。」十一年之後的約定,能否實現?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