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談自殺】人生不合期許又如何 由站邊回到飯桌互相剖白「我的夢想」 - 明周文化

【我們談自殺】人生不合期許又如何 由站邊回到飯桌互相剖白「我的夢想」

撰文: 許莉霞     攝影: 趙斌禧

06 Apr 2018

花了一整晚温習,但面對考卷腦裏卻是一片空白。空白的人生,空白的大學生活…..「我的夢想」一格依然懸空。

喜歡音樂的黃以禮(EK),為了滿足父母的期許,在中大讀了不適合自己的學科。交卷後,日積月累的負面想法突襲:「我通了一晚頂是為了什麼? 我三年來在這間學校是為了什麼?究竟我的人生是為了什麼?」他對這一連串的問題都找不到答案。

走到火車站月台,在站邊心裏有個聲音跟他說:「不如就這樣算吧。」他提起腳,準備就這樣一躍而下⋯⋯

為配合家人 大學入錯科 

25歲的EK打從中學,已深知自己希望朝音樂路發展。在以Jupas報大學時,A3(第三志願)選了收生分數較低,但完全沒有興趣的中文大學的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這個錯誤的選擇,或多或少受表姐影響:「中大喎,收得這麼低,你當然也填來試試。」陰差陽錯下他就考入了A3,知道結果後,他的心情很矛盾。母親知悉後卻十分高興,而且EK的兩個表姐也就讀中大,一個讀法律一個讀會計,心想如果兒子能成為電子工程師也不錯。在父母期許及遊說下,EK就這樣不心不甘情不願的入讀了中大。

ek01EK說在有輕生念頭的時候,找人傾訴很重要,因為負面想法其實一直只是在自己腦裏不停轉,說出來後可能發現問題並非如自己所想的嚴重。

甫開學兩星期,EK發現自己討厭這一科,上課時常聽不明白內容,與同學格格不入。有一次上主修科目時,教授說了一個有關學科的笑話,立即引來全個課室哄堂大笑。唯獨EK對這個笑話摸不着頭腦,只能在旁陪笑。「我到畢業也想不明白當時他們在笑什麼,我根本不適合這個地方。」

第一年的時候,他也嘗試過努力,但依然落後於其他人。有想過轉科,但父母覺得會浪費了一年,於是他唯有繼續讀下去。

火車及時到站

大二時EK開始無心向學,常常缺課,連家人也察覺,不解他為何上學的日子很像在放假般,經常都會留在家裏。他除了一些重要日子,如開學首課要拿課程表、考試前聽取考試範圍及考試這些重要日子外,如非必要他也不會上學。他說:「每一次考試,都是負能量的來源。一次又一次失敗,一次又一次的打擊,會讓你很痛苦。最慘的是你又要被逼繼續讀下去,直至畢業。」

終於在大三的一天,日積月累的負面情緒一湧而來。他通宵達旦為期中考試預備,感覺都有些許把握,豈料一打開試卷,腦海一片空白。考完後他感到十分挫敗,覺得自己浪費了一整晚時間。泛起這個念頭後一發不可收拾,進而他想到自己也浪費了三年大學時光,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頓時有感人生沒有意義。「要形容當時的狀態,就是極度迷失。」 歸程的路途走到大學火車站,他感到有一股力量要把他推下去,就在把腳踏出的一剎那。

「不知道是我沒有膽量,還是我好彩,火車就到了。」火車駛進,及時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

那一晚爸媽和我都哭了

驚魂未定,他突然想打一通電話給媽媽。與死神擦身而過後,他得到一股勇氣說出以前開不了口的說話:「 我覺得我很辛苦,究竟我這三年做過什麼?為何我會覺得自己很像沒有用似的?」

媽媽以一句稀疏平常的話回應,但對當下的EK來說卻很有力量。「你什麼也不要理,先回來,我今晚煮飯、煲湯給你喝。」這令他發現即使去到絕境,還有家人在家裏等着。回到家裏,抱着媽媽痛哭了一場。他這才發現原來三年來,只是不斷缺課逃避,但從來沒有認真跟母親說過自己心中所想。

那日之後,連同爸爸,一家三口終於多了機會坐下好好聊聊,互相剖白。讓EK料想不到的是,發現父親跟自己擁有相似的負能量。父親為了供養一家,在EK年幼的時候就開始回內地工作,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次。父親發現兒子有輕生念頭後,不禁詰問自己是否催逼兒子太緊,甚至質疑自己為這個家這麼辛苦拼博是為了什麼。

爸爸:你可能就是我夢想

EK向父母剖白說:「我想做音樂,我想做一些感動人的音樂,自己的音樂到我死後也可以留在這個世界,證明我有生存過。我問爸媽你們究竟有沒有夢想?

你們知不知道夢想是什麼一回事?」

ek03EK為話劇《鈴蘭道》創作歌曲,最感動他的歌詞是「即是生命從來無傷,每一秒都值得景仰」,寄語年青人捉緊生命每一秒鐘。

父親回答,令全家同哭:「我不知道什麼是夢想,但我最想是撐起這個家,令到每一個人都有屋住、有飯食、有衣服穿,這可能就是我的夢想。」EK頓時發現父母在他出生以後,他們自己原本的夢想從此失去了。父母的人生,都押注在兒子身上。透過對話解除鬱結後,EK的心情舒暢了,亦明白多了家人的苦心。父母少了給他壓力,但依然希望他能完成學位。父母與他定下一個交易,希望EK能夠堅持五年,(大學最多可以延期讀五年),畢不畢到業也不要緊,五年過後父母便不會再理會EK要走的路。EK有感父母為家庭付出了很多,希望自己也能做些事回報他們,為完成父母心願,給他動力讀到第五年畢業。 不過,他說對畢業完全沒有感覺,「我連說『YES,我終於畢業了』的感覺也沒有,只是覺得完成了。」

以音樂關注自殺問題

EK上年畢業後,父母兌現承諾,沒有再對他的去向有太多干涉。他回看因為延期兩年,而讀了五年的大學生活,也會想如果當初依照自己的心意而行,走過的路途或許會很不一樣。現在他有自己的樂隊,當中的鼓手,一早認定了自己打鼓的志向。他沒有考公開試,讀完中五就去了打鼓,現在成了香港幾隊重型樂隊的鼓技師,也算是闖出了一片天。在一紙證書的社會,旁人會羨慕EK能考進大學,但他卻羨慕別人能做自己喜歡的事。

畢業後,EK投入自己醉心的音樂事業,以音樂分享自己的經歷,讓社會關注學童自殺的問題。2016年,他和一班年輕人在72小時內創作歌曲《絕處生花》,並為其製作MV。

ek05演員Suey 由欺凌人轉變為被欺凌對象,加上感情問題令她一度產生輕生念頭。

EK那陣子眼見一個個學生輕生,有感社會不可以當作什麼也看不見,因此他就將在火車站及之後跨出迷失的經驗寫了下來。當中他很喜歡一句歌詞:「這一剎那,你總會有人念掛。」憑歌告訴年輕人,感到迷失、想放棄的時候,可以想起那些念掛你及為你付出的人。歌曲推出後引來一陣迴響,於是他們就參與了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舉辦的《鈴蘭》生命教育巡迴演出,引發社會對學生自殺問題的討論,EK為此演出創作歌曲及做現場伴奏。

五年大學過後,EK終於可以更投入向著自己的音樂夢進發。「我覺得我也算是用我的音樂感動到人,做要自己真正想做的東西。」

ek04《鈴蘭》生命教育劇場 – 專場演出《琉璃蝶》
日期:27/4/2018(五) 及 28/4/2018(六) (共兩場)
時間:19:45 – 22:15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彩虹地鐵站B出口)
費用:免費 
鈴蘭行
主辦: 香港青年才藝學院
日期 : 2018年4月7-8日
活動簡介:行動租用一輛流動宣傳車,行走港九新界不同地區,並於4-6個地點停泊。屆時宣傳車將化身為舞台,由青年人獻唱及作互動短劇演出,設置Photo Booth,以及讓大家寫上為青年人打氣的祝福花圃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