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50】從經典家品到文青潮物 港產駱駝不離不棄半世紀

【品牌50】從經典家品到文青潮物 不離不棄的港產駱駝

撰文: 丘瑞欣     攝影: 李浩賢、譚志榮

12 May 2018

早在半世紀前推出的不鏽鋼鷲嘴玻璃膽保溫壺和不鏽鋼餸蓋,如今看來一點也不過時,反映當時先進的製作工藝。

早在半世紀前推出的不鏽鋼鷲嘴玻璃膽保溫壺和不鏽鋼餸蓋,如今看來一點也不過時,反映當時先進的製作工藝。

「一味靠滾、勝在好膽」這句鬼馬抵死的口號,說的正是「駱駝嘜」水壺。在物資匱乏的年代,喝一口暖水可不是順手拈來的事,一個保冷保暖的水壺,就是每家每戶枱上必備的。隨着生活條件大幅提升,它的身影漸漸淡出市民視線,不過最近幾年又吹起懷舊本土風,水壺趁機換上新包裝,變成文青追捧的潮物,九龍灣的廠房更搖身一變活化成工業風的型格精品酒店,可謂驚喜連連。駱駝嘜頭背後,藏着什麼故事?

膽識過人 真空壺的奧秘

走進湖水綠色的君立酒店(Camlux Hotel),第三代繼承人梁澄宙(Raymond)的辦公室裏,中間掛着一幅標誌着香港和英國的世界地圖,地下放了一幅酒店天井的油畫,書櫃頂則放了廠房的建築模型,是他有份砌的。Raymond本身是建築師,五、六年前,九龍灣廠房要搬遷與改建,他當然義不容辭,負責重新規劃,「我都好享受其中,畢竟當年起這間廠我都有印象。」

雖然從小在工廠長大,Raymond在參與九龍灣廠活化期間,才真正意識到工業精神之可貴,決心承傳香港製造。

雖然從小在工廠長大,Raymond在參與九龍灣廠活化期間,才真正意識到工業精神之可貴,決心承傳香港製造。

駱駝牌真空壺是「唯一冷熱水壺廠」的經典產品,工廠由他的祖父在1940年創辦。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香港已有不少玻璃配件廠,卻沒有專做水壺的,「祖父在開廠之前,從事東南亞出入口生意,他見到市場對真空壺的需求,認為有發揮的空間,所以開始『埋班』,籌組真空壺的生產線。」他解釋,真空壺的奧秘在於玻璃內膽:「一個玻璃膽由內膽和外膽組成,兩者合併後,再抽出中間的空氣,右下角俗稱『雞髀』的部分,便是抽氣口。」

玻璃內膽真空壺結構精密,右下角是俗稱「雞髀」的抽氣口。

玻璃內膽真空壺結構精密,右下角是俗稱「雞髀」的抽氣口。

至於「駱駝牌」的名字,則是開廠時已定下來的,「因為祖父覺得開創一個品牌,就像駱駝在沙漠裏生存一樣艱辛,藉此勉勵自己和同事繼續堅持下去。這條路當然是難走的,有起,有跌。」

可惜工廠投產後半年,香港淪陷,生產被迫中止;重光之後,「唯一」重整旗鼓,不久便恢復生產。水壺製作複雜,除了燒製玻璃,還有金工、電鍍打磨、噴油和裝配等,當時他們還未有綜合廠房,這些工序分別在九龍五間分廠內,最後再合成組裝。

唯一廠是少數零件自給自足的工廠,圖為裝配部,把不同零件按訂單需要,組合成各款水壺。

唯一廠是少數零件自給自足的工廠,圖為裝配部,把不同零件按訂單需要,組合成各款水壺。

四十至六十年代的工業創新

Raymond口中的祖父是一個出色的工業設計家,不但目光遠大,且富有創新精神,用有限資源,研發了許多劃時代的新產品。1947年,駱駝牌「147」面世(1即1升,47代表推出年份),「147好受歡迎,可謂設計的里程碑。」Raymond自豪地說。原來當時市面的水壺大多是圓筒直身,壺身由白鐵打造,較為薄身,故容易凹陷。「祖父想了很久,才得出『碌坑』的設計。」顧名思義,即是壺身添上凹槽,從而強化物料、防止變形,還能美化線條造型。

(左)駱駝牌1947年出品的「147」是香港工業史上的重要設計,看似簡單的凹槽鑄造,卻美觀、實用兼備。(右)五十年代推出市場的水壺以手工精湛的噴畫為賣點,每逢農曆新年及工展會都會推出新的款式,是送禮佳品。

(左)駱駝牌1947年出品的「147」是香港工業史上的重要設計,看似簡單的凹槽鑄造,卻美觀、實用兼備。(右)五十年代推出市場的水壺以手工精湛的噴畫為賣點,每逢農曆新年及工展會都會推出新的款式,是送禮佳品。

美觀又耐用的「147」令駱駝牌聲名大噪,不過工廠上下並沒有故步自封,而是不斷改良產品,在簡化壺身結構同時,亦致力完善製作工藝,為人津津樂道的,要數壺身上精緻的噴畫,「以一幅《三國誌》圖案為例,足足要噴三十層不同顏色,才能使角色活靈活現。」熱門的圖案又怎少得好意頭的花卉、雙囍和鴛鴦等傳統喜慶元素,「駱駝牌的定位都偏高,但仍相當受歡迎,是熱門的結婚禮物選擇,我相信送得出手的,都是好東西。」

駱駝牌致力開拓海外市場,暢銷東南亞。

駱駝牌致力開拓海外市場,暢銷東南亞。

Raymond的爸爸在六十年代赴英國修讀化學工程,畢業之後,他在當地參觀了很多工廠,將先進的不鏽鋼生產技術帶回香港。

「唯一廠」緊貼科技和市場潮流,不久便推出自行生產的不鏽鋼雙層隔熱保溫器皿,在國際上也打響名堂。「1965年,泛美航空旗下的酒店,需要採購能夠保溫兩小時的不鏽鋼咖啡壺,駱駱牌僥倖獲選為投標者之一,印象中競爭對手有德國、英國、美國、日本的品牌。」成功中標後,他們出品的保溫水杓、咖啡壺及冰桶等產品得以遠銷海外,除了國際高級酒店和餐廳,也深得歐美的高消費家庭客戶青睞。

駱駝牌憑着精湛的不銹鋼工藝打開國際市場,除了真空壺和咖啡壺,駱駝牌亦有推出冰桶系列。

駱駝牌憑着精湛的不銹鋼工藝打開國際市場,除了真空壺和咖啡壺,駱駝牌亦有推出冰桶系列。

沙漠美麗 因為你選擇不離開

1977年出世的Raymond,經歷過兩次搬廠,體會良多。他小時候,水壺廠還在大角咀,是由他祖父興建的「駱駝大廈」。五十年代時,五間分廠已不敷應用,不得不覓地建廠,直到1956年,所有部門遷入大角咀新建的綜合廠房。他指着舊相片中的煙囪說:「那一定是以前燒玻璃的地方。」玻璃爐是用本地磚廠出品的火磚砌成,每塊磚都很重,耐得起千度高溫;他形容無論是砌爐還是吹玻璃,都是一門藝術,「現在要找人砌爐,恐怕再也找不到了。」

早期唯一冷熱水壺廠未有綜合廠房,直到1956年,所有部門才遷入大角咀的總廠。

早期唯一冷熱水壺廠未有綜合廠房,直到1956年,所有部門才遷入大角咀的總廠。

到了八十年代,生產規劃進一步擴大,所以便在九龍灣購地興建新廠房。同一時期,中英開始就香港主權進行談判,政局未明引發移民潮。梁氏家族固然有能力全家移民英國,但他們深思熟慮後,還是決定留下來,實現新廠計劃。Raymond記得爸爸每個星期都會帶他們一起視察施工進度,那時的九龍灣相當荒蕪,連路都未有,「我們算是最早來九龍灣的,我細個在附近踢波,因為空地多。」他笑着回憶。

玻璃師傅猶如消防員與火搏鬥

新駱駝大廈和一般工廈不同,是專為水壺生產而設計的。「因為爸爸本身都是工程師,對建築也有一定興趣,放了很多心機建廠,所以我對這段日子很有印象。」最特別的建築特色,便是光井,「光井就是為了『扯風』而設,讓風從兩邊吹進廠房,再在光井排出去。」燒玻璃溫度甚高,玻璃部就是一個大火爐,「所以這個空間我好有印象,當陣時的師傅就好像消防員般,做廿分鐘便要停廿分鐘。大廈的另一設計特色,就是玻璃部對出的平台,他們會把門和窗都打開,讓師傅出去乘涼散熱。」

從Raymond砌的九龍灣工廠模型,可見三樓的平台和中間的天井,均是專為水壺生產而設。

從Raymond砌的九龍灣工廠模型,可見三樓的平台和中間的天井,均是專為水壺生產而設。

後來,家人送他去英國升學,因為對製造和設計有興趣,所以選擇修讀建築,之後便留在當地執業。到了他在2008年回流時,九龍灣又變了另一番景象,大型商廈拔地而起。「因為爸爸接觸酒店業較多,所以一直都想嘗試經營酒店,他亦見到東九龍正變成商業區,周邊已沒有多少工廠剩下,便決定把廠房改建成酒店。當然,這並不意味放棄做廠。」2013年,工廠撤出九龍灣,五金等重型機械在新蒲崗分廠,其餘的部門則移師紅磡;只可惜玻璃燒製後繼無人,唯有改從其他地方採購。

活化後的酒店除了擴大原有天井,亦增設另一天井,引入舒適的自然光,是香港酒店少見的。

活化後的酒店除了擴大原有天井,亦增設另一天井,引入舒適的自然光,是香港酒店少見的。

人人都說製造業式微,身邊的廠家紛紛北上發展,他們不但堅持把生產線留在香港,還銳意開拓新的業務,這顯然不是容易走的路,為的是「香港製造」的情意結。「我們覺得Camel不應只局限於水壺製作上,打算慢慢轉型成一間studio,讓技術有更多發揮空間,這間酒店就是第一個Made by Camel出品,包括燈具,都是我們自己間廠做的。」

酒店主打自家設計,就連燈具也不假手於人,百分百香港製造。

酒店主打自家設計,就連燈具也不假手於人,百分百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 四個字有情有義

Raymond完成改建工程後,逐步接手家族品牌,和父親一條心、拍住上,各施所長。他坦言入廠幫手後,需要調節自己的心態,「可能我對設計有些認識和想法,但實際上,工廠有技術限制,不是想怎樣就怎樣,需要時間和師傅磨合,才能成事。」青黃不接顯然是一大難題,「別說是新一代,後生的包括我自己,未入廠前都無從想像在工廠打工。香港幾十年來累積的技術,因為少了大量做手工藝的人而無法繼承,實在很可惜。」

所以只要香港還有合適工廠和師傅,他們都必會留港加工;例如復刻版「117」壺身上的駱駝商標和「香港製造」嘜頭,便是出自新蒲崗「金鴻五金雕刻」的師傅之手,一雕一鑿全是功夫,「香港製作呢四隻字,通常都印在食品包裝上,好少在用品上見到。我們想強調,仍然有香港製造的用品。」

經典產品「117」換上新裝,走入新一代消費者的視野,市場反應不俗;底部印有駱駝標誌,象徵着刻苦耐勞的先行者。

經典產品「117」換上新裝,走入新一代消費者的視野,市場反應不俗;底部印有駱駝標誌,象徵着刻苦耐勞的先行者。

從旁觀者到親身投入其中,Raymond已習慣把「做壺」、「做廠」掛在口邊,滿腦子想的就是如何做好個壺,讓年輕人知道香港還有這些好東西。空閒的時候,他便會拿起模型噴漆在水壺上撞色,「前面噴一隻色,後面噴一隻色,不要浪費嘛!撞下撞下覺得對了、順眼了,那就推出市場。」

駝峰儲藏了大量脂肪,支持牠在逆境下生存;一副好膽,承載的是三代人的心血和堅持,給予這匹港產駱駝勇氣,繼續往未知的境地前進。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唯一冷熱水壺廠
香港商人梁祖卿在1940年創立「唯一冷熱水壺廠」,是其時少數連零件也自給自足的工廠。他以駱駝嘜頭作商標,推出自家生產的玻璃膽真空壺,成功「入屋」,暢銷半世紀。六十年代不鏽鋼保溫器皿遠銷東南亞和歐美國家,是不少國際酒店的指定供應商。2017年,由九龍灣廠房改建而成的君立酒店投入服務,標誌着Made by Camel進入新的里程碑,酒店用品大多是自家出品,將香港製造的精神發揚光大。
查詢:www.madebycamel.hk

君立酒店(Camlux Hotel)
地址:香港九龍灣宏光道15號
查詢:www.camluxhotel.com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