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態度・叛逆篇】忠於(降了班的)列斯聯 就係忠於自己 - 明周文化

【球迷態度・叛逆篇】忠於(降了班的)列斯聯 就係忠於自己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劉玉梅

12 Jun 2018

阿馬沒有購買什麼球隊紀念品,簡簡單單一頂繡着LUFC 的帽子,貴精不貴多。

許多人所以愛上一隊球隊,都是因為第一次在電視上睇到球隊的賽事。阿馬愛上列斯聯,卻是從報紙的文字開始。年輕、熱血、活力、機動,每次見到列斯聯的報道,總有這幾個形容詞。

「列斯聯就是有一個image。史雲斯、般尼、富咸,這些球隊就沒有image。」阿馬說。所謂形象,是全白色的波衫,是白玫瑰的會徽,球衣白、黃、藍的配搭,確是千禧年的潮物。更令人着迷的,是列斯聯代表的形容詞。「列斯聯是一隊沒落的勁旅,但是,即使降班仍然會有人鍾意。」阿馬就是其中一人。

2587-world-cup-leed-03

救負債 好波球員一個個賣掉

喜歡一隊波,通常由球員開始。阿倫史密夫一頭金髮,常常雙腳飛剷攔截,外號「辣椒仔」,自然成為後生仔的「榜樣」。「不過我最鍾意還是保耶,又臭串,又打交。」阿馬笑說。今日利物浦領隊高普的高壓迫搶踢法,列斯聯當年也是一樣。球員拚勁十足,拍住對方踢波。初中的阿馬,見到球員短傳、走位,看着足球彈來彈去,只覺技術炫目。「木獨」教練奧拉利(David O’Lear)是前阿仙奴名將,在他的教鞭下成長的列斯聯球員,進行「小組入楔」,頗有「阿仙奴」風味。

Arsenal's Kanu walks back up the field after Leeds United's Mark Viduka scored the winner at Highbury in London 04 May 2003. Leeds won the game 3-2 ending Arsenal's championship campaign leaving them second to Manchester United. AFP PHOTO Adrian DENNIS / AFP PHOTO / ADRIAN DENNIS

阿馬最記得列斯聯在護級關頭贏到力爭冠軍的阿仙奴,成功護級VS贏得冠軍,哪一種賽果更扣人心弦?

對於一個十一歲又鍾意踢波的男生,最期待的事當然是夢想自己有一日都可以成為電視轉播的足球員。列斯聯出名青訓好,阿馬最記得,有一場波贏車路士2:1,占士米拿有份入波,那時他才16歲。之後還出產了熱刺的艾朗連儂、曼城的左閘戴爾夫、般尼茅夫的中場曲克。「我常常話,列斯聯沒有賣走青訓球員的話,都夠砌一隊英超球隊,點都踢到中游。」

不少喜歡列斯聯的球迷,也許都經歷過球隊打入歐聯四強,奪得英超第四的美妙一年。可惜阿馬睇列斯聯已是之後的事,從沒見證過他們的輝煌年代。球會在歐聯出局之後,無法償還負債,無論是主力球員還是後起之秀,都只能一個一個賣走。「即使是史密夫和基維爾,我覺得他們踢得最好的時間,都在列斯聯,那種青春,最好波。」降班後,長期在英國二級聯賽浮沉。

Leeds United Mark Viduka dives to head the ball against Chelsea during their Premiereship clash at Elland Rd in Leeds 28 December 2002. AFP PHOTO Paul Barker / AFP PHOTO / PAUL BARKER

幫助列斯聯護級的功臣維杜卡,在之後一季也被球會出售。

4ever愛上遙遠的藍白黃

讀初中的時候,阿馬捧列斯聯捧到出晒名,身邊的朋友看英超,常常笑他「你隊波幾時先上返英超?」即使當初喜歡的球員已經轉會,阿馬依然追隨列斯聯。「鍾意一間球會,唔關球員事。」阿馬笑言,自己喜歡列斯聯的氣質。「就算是個會徽我都覺得好靚,球會用藍、白、黃幾種顏色都好睇。」

讀大學一年級的時候,阿馬第一次去歐洲就選擇了英國,還特意去了列斯一趟。阿馬在當地留了三天,每天在市內閒逛,特意到了列斯聯的主場兜一圈。那時英超賽季已經完結,阿馬也沒有報名參加球場導賞,他只是走入紀念品店,買了一件波衫印上4號,上面印字是”Love”,底下印字是”ever”。老土的一句Love 4ever,代表永遠追隨,相信就是阿馬對列斯聯的心意。

2587-world-cup-leed-02Love4ever,老土卻情深義重。

看着球隊在英冠浮沉,阿馬只能靠打機償還升班心願。當年流行電子遊戲Football Manager,阿馬每季第一個save的球隊必然是列斯聯,他的任務就是帶領球隊重回遊戲裏的英超。「做一個球迷最緊要忠實。」阿馬說:「冇理由今季支持車路士,下季支持阿仙奴,這件事好奇怪。」阿馬認為,忠於隊波亦是忠於自己,支持另一隊不就是背叛之前的自己嗎?那麼,阿馬是否肯定自己一世都會支持列斯聯?「一定啦!我打算紋LUFC上隻手臂㖭呀。」阿馬腹部兩側和足踝都有紋身,尚未有紋身的手臂,也是最容易看到的地方,還是留給列斯聯。

莫問成敗支持到底 知易行難

不說不知,原來香港也有一個列斯聯球迷會。兩年前,阿馬在Facebook偶然見到一個列斯聯群組,從此就跟幾個外國人去灣仔一間酒吧看列斯聯直播。那間酒吧有安裝外國的電視台,會轉播英冠賽事,阿馬有時間都會去支持。

2587-world-cup-leed-04這張會員卡是由另一位資深球迷自製,設計簡陋,阿馬是香港第十一個成員。

記者好奇,支持大球會的球迷,與支持小球會的球迷可有分別?「最大分別就是,大球會一定要爭冠軍,阿仙奴的球迷不就是鬧球隊廿年無冠嗎?」他認為,大球會的球迷比較着重名利,小球會的球迷就不會有這種奢望。阿馬以愛華頓為例,既不可能爭前四,也不大可能會降班。「球迷每星期入場睇波,其實只是睇球隊贏波、和波,還是輸波。」

支持一隊波,就是支持球隊本身。簡單,卻不容易做到。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