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態度・港腳篇】山度士:人人心裏面都有一個10號
熱門文章
【球迷態度・港腳篇】山度士:人人心裏面都有一個10號
115

回想十三歲那一年,山度士與朋友珍而重之帶着兩張免費學生波飛,由觀塘康寧道坐巴士去觀塘碼頭,再從北角碼頭轉巴士去大球場。在球場的大鐘底下,個子小小的山度士只分辨到藍衫對紅衫,藍衫是精工,紅衫是南華。

他鼓起勇氣問身邊的叔叔伯伯:「邊個係胡國雄?」「挑,咪藍衫10號囉。」那一刻開始,他的視線就再沒有離開過胡國雄。

胡國雄與山度士

一個10號仔,從此啟發了另一個10號仔。

「?仔,踢波用腦㗎,你估真係淨係用隻腳呀?」胡國雄這句說話,山度士記到今日。隊友傳球一到山度士腳下,他觸球之前已經知道要將足球傳去哪一邊。掛靴之前,山度士被譽為繼胡國雄後,香港最強的中場指揮官,一切其實皆由一句說話開始。

營運足球訓練學校近十年,山度士見過不少有潛質的年輕球員,可惜最後都未有選擇足球作為職業。
營運足球訓練學校近十年,山度士見過不少有潛質的年輕球員,可惜最後都未有選擇足球作為職業。

胡國雄踢中場,腳下功夫出色,控球、扭波、交出致命傳送,是典型的10號仔,是球隊的輸血管,也是許多人心目中的偶像。山度士在十三歲加入南華青年軍踢中場,也視胡國雄為學習對象。「我的確有學習胡國雄的技術,但是我踢波都係做番自己。」胡國雄不喜歡用頭槌,個子矮小的山度士卻可以用頭槌頂贏不少比他高的後衞。現在身為車路士足球訓練學校的營運總裁兼主教練,山度士對年輕人想要成為別人摸不着頭腦。「扭腳波話要係美斯,射個波又話要係碧咸,點解你要做人哋?點解唔做自己?」

20100621 Å]°­±Ð½m¾¤·s²»¯f³u ³¯¤C¡R¨S¦³¥L´N¨S¦³§Ú ¨¬²y¾Â¦A¶Ç¥X¥O¤H±{±¤ªº®ø®§¡C¦³¡uÅ]°­±Ð½m¡v¡B¡u«C°V¤§¤÷¡v¤§ºÙªº­»´ä¨¬²y¦W±J¾¤·s²»¡A»PÀùÅ]·i°«¤@¦~«á¬Q±áÂ÷¥@¡C¨¬Á`¤Î¤£¤Ö°é¤¤¤H¬Òªí¥ÜÃø¹L¡C¦³³¯¤C¤§ºÙªº­»´ä¨¬²y¶¤¥Nªí³¯»FÄQª½¨¥¡R¡u¨S¦³¾¤±Ð½m¡A´N¨S¦³§Ú¡C¡v ¹Ï¬° ¾¤·s²»¡]«e¡^¦~»´®É¥q¾²M¹D¤Ò¡A¥D¤O¨¾¦u¡A¼u¸õ¤O±jªº¥L¥ç¾Õªø³»¤W¤u¤Ò¡C¡]¸ê®Æ¹Ï¤ù¡^
胡國雄腳下功夫出色,曾經有傳他練波喜歡着鞋唔着襪,一眾年青人有樣學樣,山度士也是其中一個。

今天球場上還有核心嗎?

當年山度士升上南華一隊之後不久,就正式繼承10號球衣。因為太好波,常常成為後衞的攔截對象,最嚴重那一次,傷足兩年,聽聞對方是收錢要他收山。穿著10號斷過好幾次腳,山度士坦言這個號碼「好黑」。「其實10號都只是一個號碼,我收山的時候,反而著20號。」

10號曾經代表「核心」、「有技術」、「策動進攻」、「中場大腦」,山度士形容,就像一支串起所有魚蛋的牙籤。隨着足球戰術演變,今日似乎每一個球員都可以是「10號仔」,10號這個位置,是否已經消失了?「不是消失,而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是10號。左右兩閘和後衞都會上前踢波,中堅都要識扭波。」

²y°gÅw°e¤s«×¤h
港足自從山度士之後一代,也未能重回胡國雄年代的輝煌。

有人說,哥迪奧拿改變了現代足球。山度士說,黎新祥踢後衞的時候已經扭緊波。「哥迪奧拿同樣踢後衞出身,他只是用自己踢波時代的風格教波,這樣很正常。」山度士聽過不少年輕人會覺得上一輩踢波踢得慢,常常搓來搓去,十幾腳波才搓到落底線。其實,哥迪奧拿也是主張同樣的踢法,只不過現代足球除了講技術,也講體能,加上高普、施蒙尼的高壓迫搶戰術興起,比賽節奏變得比較快。

雙面睇:體能與技術 搶波與控波

山度士直言,以前踢球有技術就不太需要體能,只要控球在腳不失球,就不太需要體能搶波。「我控波技術好,你估話搶就搶?三個人搓波搓得好,兩個人逼,根本沒有辦法搶得到。」不過山度士亦坦言,足球一直在變,現在就算有技術,體能亦要跟得上。有些弱隊的球員技術不夠,就更加會用體能搭夠。

外國人形容”football is a game of opinions”,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看法,正如每一個教練,都有不同風格。山度士現在教波,同樣要求每一個球員都要控到波、俾到波、推到波。「去搶波都要用體能,搓住個波就好舒服。落場都是想踢波,不會只是想搶波。」

不少教練會在季初練波時要球員跑沙灘,或者平日練習都要球員十二分鐘跑十個圈,但是山度士始終認為踢波重點在於用波,練體能亦不例外。他去過荷蘭觀察阿積士和飛燕諾的預備組訓練,球員就連跑步都要帶波跑。「既要控波,又要跑得快,一樣要限時。用足球練體能,我覺得好玩一點,始終球員是來踢波。」

斷腳兩年的日子是山度士職業生涯的低谷,幸得荷蘭隊友推薦名醫,南華會又願意支付手術費,山度士才得以重生。
斷腳兩年的日子是山度士職業生涯的低谷,幸得荷蘭隊友推薦名醫,南華會又願意支付手術費,山度士才得以重生。

世界盃的中國和香港呢?

說到世界盃,山度士依然看好德國,他笑言德國隊真的可以做到「人人都是10號」。「隊中沒有特別犀利的重心球員,但是全隊波的組織夠機動,傳波走位都好,其實很難做到。」話鋒一轉,山度士語帶可惜地表示看淡中國隊。中國以前實行獎金制,球員每個月的人工只有人民幣3、4000元,弱隊遇上強隊的時候,弱隊球員有很大引誘「放水」換取另類收入。「現在已經不同,但是恒大來到香港,贏不了東方。為什麼中國這麼多人口,就連一隊足球隊都湊不成?」

世界盃將至,山度士表示有不少傳媒找他做訪問。可是他也奇怪,為什麼不找年輕球員訪問?他問記者,知道誰是陳俊樂嗎?在大埔踢得幾好㗎。不熟悉香港球壇的記者只能搖搖頭。那一刻,記者也問自己,為何自己會知道歐洲球壇的新秀,卻對香港球壇的發展一無所知?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