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衣櫃】爸爸的秘密-男裝女裝 不過是一種打扮 - 明周文化

【另一個衣櫃】爸爸的秘密-男裝女裝 不過是一種打扮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美術: YK Law)

16 Aug 2018

1920x1080%e6%98%93%e6%9c%8d-1

「我還是七、八歲, 穿了短褲跟大人上菜館(酒樓),我就坐在『上菜位』上 ;霎時間一位穿旗袍的年輕女侍應端來一道菜到枱中間……那種觸電的感覺(!~)」

討論區CD Family帖子的話題有時離不開旗袍、絲襪、胸圍。在屏幕爬閱文字,好自然與犯罪的「癖好」產生聯想。易服者與世隔絕,我們根本沒有問他們,「觸電」的是什麼?其實他們愛的,可能只是女性服裝,還有代入女性的歡愉。

訪問Tiffany後, 發現網上資訊發達,易服者更易接觸到易服的信息,這誘發出久藏在心的易服慾望。記者尋訪易服者,要求與他們面對面對談。有家室的受訪者,仍堅持做自己,一個月一次瞞着家人易服「出街」做自己。

冬天約Kinki(化名)在咖啡廳相見,他一身上班族的西裝,濃密的鬚根與寬大的的肩膀,令人難以聯想他有易服的喜好。「我知你想問我:點解有呢件事發生?我都唔知,總之我無錯。」記者表明來意,未問問題Kinki先搶答,堅定的答一條他給自己的問題。

咖啡室內人不多,環望四周都是低頭族,Kinki仍十分警惕:「身邊很多人,我不想講得太直接。」易服、CD、女裝的詞語在對話空氣中自動壓成細細的粒子。

童話

在茫茫人海中,Kinki跟平凡的男人一樣,像跳飛機遊戲跟大夥兒一起跳,由拍拖、結婚跳到生兒育女的階段。Kinki育有一女一兒,湊成一個「好」字,令人羨慕的家庭。他的嗜好,跟有些男人愛打機、釣魚、潛水一樣,偶然想停留在自己的世界。他試過跟妻子表白喜歡易服,可是結局跟很多易服者一樣,伴侶並不接受愛上女裝的丈夫。

img_8322

訪問前一天,太太回娘家睡,由他照顧兒女。Kinki在牀邊讀畢童話故事,哄仔女熟睡了。他開始偷偷回到自己的世界,凌晨,溜到外邊,花一小時乘車到別處易服「出街」。街道黑色一片,那一晚,只穿,不拍照。手機沒有那天的相片,Kinki似乎不存在。「我覺得自己是女人,行下,就好enjoy,好舒服。」可是,這個他喜歡的世界,偏偏一直讓他內心充滿悔疚。

內褲

旗袍穿得女人婀娜多姿。Kinki記得小時候,有個穿了旗袍的親戚留宿,當一件完整旗袍放在他的眼前,他有莫名的興奮。剛升上小學的Kinki便知道,自己有易服的嗜好。在之後的一大段時間,Kinki在家偷偷穿姊姊的內褲胸罩、在鏡前搔首弄姿,轉一圈,便感滿足,「很喜歡貼身的感覺」。

廿六歲他開始買女裝內褲,有時感覺不安,扔了,不久,又買。穿女性內褲的快感,揮之不去,有一次按捺不住,索性跟太太說「因為穿女裝內褲比較舒服」,長期穿女裝內褲,家中女傭不知是「識趣」還是其他原因,從來沒有細問。

外出

「以前只是零碎買女裝,在家中妝也不化,只換衫,自己開心完,拍了照便無事,不會出街。」五年前,Kinki抵不住網上易服的資訊,豔羨年輕人在陽光下易服,外國的易服KOL亦不用遮遮掩掩說自己的喜好。

他開始在Facebook開兩個戶口,用Kinki聯繫其他易服愛好者,租劏房放女裝服飾,一個月一次定期出去,他人生終於有自己另一個「衣櫃」。Kinki說,網絡發達,在淘寶買女裝衫,透過YouTube學化妝,網絡資訊讓他可以在暗中進行這一切。

img_8179

「我外表好man,我覺得自己好嚇人,很怕奇異眼光,所以出街一定戴口罩,在街上別人最好不知我的存在,我是這一類,開心便可以。」Kinki曾經佯裝晚上釣魚,穿上女裝獨個兒到長洲黑漆漆的海灘;亦曾經公幹去越南,脫去口罩,穿上女裝在窄巷的小市場來來回回地走。

記者不久前約Kinki出來拍照,他悉心打扮,戴上假髮,沒有故意扮女人聲,甚至是很少發聲,但臉上嬌媚,隱藏不了他的喜悅。拍攝匆匆一小時,Kinki在人迹罕至的公園裏,一邊左顧右朌,一邊又想多留影幾張倩影。內心在糾纏角力,因為他知道,很快就要回家,做回爸爸的角色。

Kinki說,一旦被熟人看到Kinki的妝容,他會昏倒。

告白

「好驚老婆會唔會返嚟?又驚小朋友見到!」Kinki只要凌晨易服出街,內心驚惶與罪疚感交纏。他曾經在婚前向未婚妻坦誠相告,以為未婚妻接受他穿女性內褲,便接受易服的嗜好,可是另一半還是無法接受。

「其實是很小事,我又不是滾女人。其實有些易服者的女伴可以接受,還會跟他一起選衣服。」Kinki的另一半接受不了,甜蜜關係從未受到如此考驗,未婚妻甚至說:「點解你講俾我知,一輩子不告訴我便是了。」Kinki聽罷便應承「好,以後不買(女裝)。」但他不像其他Facebook羣組的易服男一樣,當伴侶不接受,便真的「退出」,他內心其實從沒想過放棄。「無必要,做乜要戒,我又不會做壞事。今年便服日的口號是:『男裝女裝都係一個打扮』,打扮嚟之嘛,點解接受不到?她是我老婆,我不向她坦白,向誰坦白?」

img_8132

Kinki小時候曾幻想自己是女性,也幻想過跟男生性交,但他對這些沒有感覺,他知道易服只是嗜好,而這是天生的,也沒有改變他的性向。Kinki猜想太太最介意是親人、朋友知道。「依家唔知佢唔知,有可能隻眼開隻眼閉。」說到底,一個嗜好,一個家庭,Kinki選了家庭。「我這一刻,我怎樣也不會讓兒女知,可能是父權,不想影響他/她對父親的形象。」Kinki不排除有一天,老了無悔便豁出去,公開易服。

外傭

炎夏高溫掃除了易服「出街」的可能,除了在另一個衣櫃添防潮劑,可以做的事情不多。大汗如Kinki一直期待秋冬,「最好冬天不要離開」。他說:「我不是為了減壓而穿,只是忠於自己覺得想做的東西。」堅持平日穿女裝內褲,這可能是這位好爸爸、好丈夫的一個小秘密。

女傭可能知?「我還要理她?」Kinki沒好氣的說。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