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30+自白】周漢明:條命唔好 奮鬥吧! - 明周文化

【算命  30+自白】周漢明:條命唔好 奮鬥吧!

撰文: 陳伊敏     攝影: 譚志榮

03 Sep 2018

剛剛踏入耳順之年的玄學家周漢明春風滿面,看起來總那麼精神奕奕。看遍世間種種名利得失、悲歡離合,愈是鑽研他人的生命軌迹,他對人生種種境遇亦愈發看得通透。「再差的遭遇也無什麼可怕,若被安排這樣的環境出生,那麼就掙扎吧,奮鬥吧!我承受得起!」

tan180809yimin0115人生到了耳順之年,周漢明心滿意足,凡事感恩。

若有來算命的人時運不濟,可有「轉運」良策?這是常見的問題。周漢明沒有建議求神問卜,反而語重心長地提醒:運氣差的時候最重要是好好照顧自己,冷靜下,休息下,或學新東西。總之,別聚焦在負面的事情上。

「其實我今年運氣不如意,不測之災亦是有可能的。幸好剛剛安穩度過最麻煩的月份!」說到此處,記者好奇玄學家如何為自己「趨吉避凶」呢?

他思索了片刻,語帶笑意,脫口而出洩露了「天機」:「精修自己的信念、多做運動、做太極、多菜少肉、勤做善事!」聽起來怎麼更像是一個身心健康指南。

不是人人都適合算命

「算命師不是神仙,你不要盡信。若以為算命會像變魔術立即解決一切、過度依賴的人,其實不適合去算命。」周漢明強調,無論如何,人還是要靠自己。知識、性格、周邊關係(人緣)推使你走向成功之路。即使算命師批出來運氣或狀況不好,只要夠努力,都可以改變。

若被算到「坎坷多舛」,有人也許會黯然神傷;但若算到前程似錦,又會如何呢?周漢明記得,曾有一個做生意的後生仔找他看風水,大半年後二人重遇,周師傅問他近況。對方興高采烈地說:「師傅你說我公司風水好,所以我日日坐在這裏等機會啊。」

又有一位大學生,相貌堂堂,畢業後找周漢明算命,後來卻一直不找工作。一問何因,他一臉春風得意曰:「師傅您說我三十四歲之後會很好,所以我在等我的好運來啊!」 說起這些趣事,總叫人忍俊不禁。

周漢明以種樹比喻命運:「假如預算到某個年份這棵樹會倒塌,你若從此不理它,那麼只會加速它的衰亡。反而你悉心栽培,小心翼翼照顧,說不定可以扭轉乾坤。」

然而,那些對自己的人生際遇不滿意而最終又能靠自身力量扭轉乾坤,不到三成,「大部分人都不夠恆心。」 周漢明笑言,玄學家最大的挑戰就是人人想要改變不好的際遇,卻不想改變自身、不付諸行動。

tan180809yimin0064玄學家周漢明認為,無論如何,人還是要靠自己扭轉乾坤,只要夠努力,都可以改變。

入行四十年,周漢明旁觀社會和人心的悄然改變。以前試過給農戶的豬看風水,現在則為都市人的寵物看風水。他說,社會觀念變得開放了,2000年之前,沒有人敢開口說自己是同性戀,如今問感情的人,一坐下便開誠布公自己的性取向,問同性伴侶的事。同時,他亦發現人的欲求和人際關係也更複雜了。金融大都市的社會風氣下人人離不開「向錢看 」。

「我感覺以前的人所渴求的事似乎更為簡單,多數求姻緣、健康、事業穩定。如今人們問的感情事常有錯綜複雜的因素,例如第四者介入、金錢糾紛等……」

有感於都市人精神壓力甚大 ,面對前來算命者或失意或困惑的神情,周漢明的批命風格更像心靈輔導,傾聽、而後鼓勵。「無論情況多糟糕,未來總會有變數的。」 他傾向用正面的話語。

「平時算命多的客人八成是30+。」他說,當事業和家庭目標逼近,人生難免有很多疑問。

「有時我們的角色相當於生死判官,人通常是最落魄的時候才來算命,說話要非常小心,說錯一句話害了人,說對一句話幫到人。不能用框框束縛他們,更不可判人死刑。」如果眼前的客人情緒困擾,他便安慰:「不用擔心,過兩年會好掂!」他說,只要看到他的遭遇將有轉好的一線生機,便會特意放大這份希望,以助對方重振信心。

他所理解的「天機不可洩露」,解讀為算命師透露的內容要視乎對方的承受力。如果明知對方太脆弱,他寧可三緘其口。「盡人事,聽天命」是他向來奉行的生命態度。他通常勸人盡洪荒之力去做好自己,至於結果如何,就順其自然。

tan180809yimin0282香港藝術家Simon Birch畫作
tan180809yimin0718周漢明學師時的筆記

算命師經歷人生苦困

「有人生經歷的師傅會是好的師傅。沒有閱歷就不會感受到他人內心的苦況。」周漢明不僅從命理知識來談人生,更從人心的角度來看大千世界的煩惱。他說,面對情緒抑鬱的客人,他能夠感同身受。

對於那些負面的感受,他亦是「過來人」。鮮有人知道周漢明少年時代所經歷的苦困。

「其實我條命不好,只是運好!」生長於木屋區,周漢明自小由奶奶湊大,母親智障,從來不能與孩子們對話;父親亦吸毒酗酒,常對家人施以家暴;哥哥智障,無法溝通。「從小不敢帶同學回家,害怕他們說我媽媽和哥哥是弱智、白癡……」

周漢明十五歲時,有一個弟弟剛剛滿月。全家最聰明的他,從十五歲開始就雙肩擔負着一家九口的生活。他離開學校入製衣廠打工,不分晝夜地車衣、做裁縫。

日復一日的奮力求存,他時刻琢磨怎麼承擔這個家庭。當時連自嘆自憐的時間都沒有,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活下去。

「窮到口袋裏只剩下五毛錢,一旦掉了,就要走路回家了。」他少年時壓力大到失眠,不斷看赤腳醫生,吃藥打針。

窮的滋味刻骨銘心。他憶起父親晚年肺癌頻密進出醫院,有一次送父親看病,還差三分鐘左右就到醫院,父親說要坐的士。周漢明囊中羞澀,根本不敢舉手去攔的士。見爸爸堅持,他硬着頭皮叫的士,用去數天生活費,自此之後再也見不到爸爸身影了!

生活巨壓下,悶悶不樂的他,素日沉默寡言,父親病逝後,更試過整整一年不說話。「估計那時候是有抑鬱症!」他相信,其實抑鬱是每個人內心都可能潛藏的,就看自己的生活經歷會不會引發出來。他感慨,如今的都市人身心疲憊,香港被屏風樓包圍,風水每況愈下,密集而充滿壓迫感的環境,外憂內患,加速了人的精神壓力疾患。

當年,對自身命運的困惑激發了周漢明對命運、對玄學的強烈好奇心,自小醉心鑽研命理,翻過的資料,過目不忘。「十年前看過的八字,依然記得。」二十歲時他從山寨製衣廠老闆身份轉型幫人算命、看風水。 也就是二十歲那年,離開工廠時亦帶走了一位女同事的心,就是同廠那位圓圓臉、鬈髮、聲線甜美的女子。

tan180816siu0025二十多歲的周漢明和太太在沙田禾輋
tan180809yimin0399周漢明和龍鳳胎兒女在美加旅行

過了二十五歲,他看人生的視野豁然開朗,憂悲苦惱亦煙消雲散了。靠什麼方法逆轉了人生?盤根問底,原來一部分是因為找到了信仰,另一部分是「遇到好的伴侶,人生安穩很多。」 他稱讚太太是傳統賢妻良母,改變了他的人生。

他說,初拍拖時,也有阻力。老人家曾擔心將來生的孩子會不會有問題。後來,「感恩觀音菩薩」,他們順利生了一對龍鳳胎,聰明伶俐。現在,兄妹都成家立業,跟隨父親學玄學命理。「好得意,皮膚一黑一白,性格一動一靜。」家庭美滿,夫復何求?一談家人,周漢明頓時笑逐顏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