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平權】不知道不明暸不代表不尊重──如何解讀1101萬張選票最一致的民意 - 明周文化

【同志平權】不知道不明暸不代表不尊重──如何解讀1101萬張選票最一致的民意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周耀恩

25 Nov 2018

台灣九合一選舉剛過,綠地變藍天之餘,十項公投案的結果亦相繼出爐。同志平權陣營提出的婚姻平權以及性別平等教育皆沒通過,但是反同陣營提出的方案,卻得到超過六成同意票通過,有台灣傳媒形容昨日(11月24日)是「台灣人權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仔細觀察各個方案的票數分佈的話,黑暗似乎不是那麼漆黑,曙光也許比我們想像中光亮。反同陣營提出的第十二案:「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的其他形式(另立同婚專法),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在1101萬張選票之中,有640萬張表示同意,另有407萬張表示不同意。

同意者,同意另立專法;不同意者,不同意另立專法──但是1101萬張選票,其實都認同「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

換句話說,這是公投方案之中最一致的民意。當然,是次公投並不應該出現,基本人權用公投表態,只會令少數人被大多數人壓迫。況且,憲法高於一切法律,公投結果也不能改變明年五月同性婚姻納入民法的裁決。反同陣營提出公投,背後還是保守勢力與其政黨資源在作怪,說穿了,只是綁架了同志議題,來宣揚國民黨,甚至是共產黨的政治理念。

但是,這次公投也讓我們看見,對立面的兩邊,其實也可以有共通點。

在台灣「人權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香港有機構以性小眾出櫃的心路歷程為主題,舉辦藝術展《The Voyage of Self》。其中兩位參展人,王曼喜、羅子欣,一孿、一直,以不一樣的鏡頭,說一個一樣的故事。

一個關於尊重的故事。

tw-lgbt-vote-03

第一次被歧視

「No, no! No good!」油麻地廟街的叔伯姨嬸一邊嘆氣一邊指罵,羅子欣(Ruby)正在拍攝一對男同志在街頭親吻的一刻。作為一個異性戀者,羅子欣第一次感受到性小眾如何被歧視,這次也是她第一次拍攝同志,第一次親耳聽到同志的故事。「原來施魅力在父母去世之前都沒有出櫃,連最親近的家人都無法接受真正的自己,我聽見只覺心酸。」

羅子欣身邊其實沒有朋友是性小眾,一個九十後直女,直到在美國讀大學,入行做攝影師,才在生活上接觸到性小眾。「我鍾意睇Sex and the City,對劇集的同志角色有印象,覺得他們幾得意。」無獨有偶,王曼喜(Kayla)的妹妹也是看電視劇了解性小眾。「阿妹看完Glee之後,開始能夠理解家姐是同志這件事。」

在記者眼中,羅子欣對同志的理解比較就像一般人一樣,例如同性戀較難找對象;男同志都是比較姿整、女同志不會化妝;她也好奇同志是否只喜歡某一種類型的性別氣質,例如男同志的0與1、女同志的TB 與TBG等等。

王曼喜笑言,就算是身邊的好朋友,也有直人問過類似問題。你真係鍾意女仔?你一定係未試過同男仔一齊啦?咁你好可惜喎?「我只會話我不覺得有什麼可惜,我會嘗試解釋,大家最後都是想找到快樂,而我也找到我的快樂和真愛,怎會可惜呢?」

一對男同志在油麻地廟街親吻,羅子欣按下快門的一刻,耳邊傳來叔伯姨嬸「No, no! No good!」的指罵。

一對男同志在油麻地廟街親吻,羅子欣按下快門的一刻,耳邊傳來叔伯姨嬸「No, no! No good!」的指罵。

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小眾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某程度明白到,作為一個小眾的感受。」王曼喜說。「就算是一個老人家,可能你的孫仔孫女也是性小眾。」羅子欣回想,自己也曾感受過作為小眾的孤獨。「在古巴拍攝的時候,感覺就似全國只得我一個亞洲人,我會想埋堆,想識朋友,我們始終習慣群體生活。」為了埋堆,羅子欣曾經認真打算學習當地語言。「假如我是同性戀,而我生活的群體都是異性戀,我會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躲在衣櫃。就算我有幾認同自己,我都不能盡情做自己。」

最近羅子欣去看電影 Bohemian Rhapsody,片中有不少Freddie Mercury 與同性親吻的鏡頭,她感受到身邊有觀眾會縮一縮,打一打冷震。「但是其實他們kiss,與你同身邊那個kiss都是一樣,只是kiss的性別不同。」正如她即使不能夠理解跨性別人士的痛苦,但是她能夠明白,一個人會為自己想要得到的事情而堅持。

「人們之間會出現分歧,因為我們覺得彼此有所不同。」王曼喜說。她選擇以《親密》為主題,拍攝五對同性伴侶的親密一刻,沖曬成黑白照展出。「我希望大家明白,愛就是愛,我們沒有什麼不同。」

王曼喜選擇以《親密》為主題,拍攝五對同性伴侶的親密一刻。(攝/王曼喜)

王曼喜選擇以《親密》為主題,拍攝五對同性伴侶的親密一刻。

同理心:尊重別人不明白 

公開出櫃四年,王曼喜一直身體力行支持平權運動,她相信性別平等教育很重要。「假如孩子從小就知道性別性向多元,成長時就不會因而覺得自己有問題,不少性小眾都曾經歷過這種壓力。」教育有多重要?以羅子欣為例,她在成長過程沒有遇上性小眾朋友,這種多元開放的觀念,正是從媽媽而來。「媽媽是幼稚園老師,一直都支持多元教育。」她記得與媽媽出席教育研討會的時候,台下有觀眾問媽媽,如果你的女兒長大後成為同志,你會怎樣?「媽媽說,我依然會愛惜她,不會因為性傾向有任何不同。那時我就知道,不同性傾向不是什麼問題。」

教育是十分漫長的過程,需要極大的耐性,也需要社會共識。即使台灣已釋憲合法同性婚姻,但是公投案之中,就有六成選民不同意在國民教育實施性別平等教育。「這個世界並不完美,通過一條法例,不代表社會從此為你歡呼。」王曼喜說。誠然,世界這麼多人,大家共存在同一地方,沒有可能理解或明白所有事情。「我們對自己、對別人,都要有同理心。我明白別人未必接受到性小眾,他們可能也有自己的掙扎,對別人有同理心也是一種尊重。」

性小眾出櫃的心路歷程為主題--迷惘、探索、掙扎、接受自己,最後才可活出自己(攝/王曼喜)

性小眾出櫃的心路歷程為主題——迷惘、探索、掙扎、接受自己,最後才可活出自己(攝/王曼喜)

王曼喜公開出櫃的兩年前,已經向家人出櫃。那時是聖誕假期,出櫃之後,王曼喜與媽媽馬詩慧大吵一場,然後整個假期沒有再說過一句話。假期結束,王曼喜也就回美國繼續讀書。幾個月沒有見面,反而為媽媽提供反思的空間。在王曼喜看來,媽媽的最大反思在於對家庭的想像。以前馬詩慧會認為一定要有老公有小朋友,現在她接受到,家庭可以有很多種模樣。

「我知道許多父母會因為別人的眼光,放不下面子。我很感恩,父母因為愛我,為了我的快樂,願意嘗試去理解一些他們原本不明白的事情。」來到今天,媽媽已經習慣邀請女兒的伴侶參與家庭活動,王曼喜甚至會與媽媽討論生兒育女的話題。即使王曼喜與媽媽對事情依然有許多不同想法,討論完之後也不一定會有結論,「但是在溝通的時候,我們明白了大家的point of view,那就尊重大家會有不同的point of view,不一定要分對錯,尊重才是最重要。」

即使社會總是進兩步,退一步,但是知道社會正在向進步的方向發展,多一個人支持,就是前進多一步。王曼喜坦言,自己十分幸運,得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我希望有更多人會願意走出來,講他們的故事。」就像羅子欣一樣,她希望更多人願意了解自己不明白的事情。「歧視源於恐懼,恐懼是因為不了解。香港如果想成為真正的國際城市,就要學會接受多元和包容。」

台灣的朋友也請不要灰心,1100萬張選票之中,超過300萬票支持婚姻平權,支持性別平等教育,這是前人努力數十年的成果,社會還是在進步,即使只是一小步。

編輯推薦

生命中的兩個女人 盧凱彤:接納我是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同志平權】專訪祁家威:我從沒有孤單的感覺

【同性婚姻合法】曹文傑:婚姻以外的平等—保障伴侶關係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