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智慧 不止一種 - 明周文化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智慧 不止一種

撰文: 蕭曉華     攝影: 譚志榮

05 Dec 2018

tan181113siu-0085

黑猩猩同時也站在另一個人類獨特行為的門檻:就是打仗。珍古德在研究期間,發現黑猩猩也有顯示敵意和攻佔領土的行為。在崗比,有幾個雄性黑猩猩野心勃勃,牠們離開了自己的領土,再次回來,他們不是要展開廝殺,而是要展示自己的強悍。珍古德目睹了情景,就用身體語言告訴牠們:「我知道你們有多強悍了,不用裝腔作勢。」

不過,縱然人類和黑猩猩有着各種相類之處,但彼此間的明顯差異就是:人類具有「智慧」。在珍古德眼中,這可不代表人類就是萬物之靈,或代表上帝授權人類「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一切昆蟲」的那一種價值取向和思考。她本身亦無宗教信仰。

她認為,人類自恃具有智慧而不能謙卑對待大自然而引發的各種侵略,無論是政治上的、經濟上的或環境上的,都會引致傷亡,甚或殺人不見血。「說到底,人類這些行為,才是最愚蠢的。謝謝黑猩猩告訴我們這個事實。」

就在車子兜錯三次路的那一個下午,記者趁着她完成一個媒體訪問之後的空檔,邀她在中環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她點頭答應,又輕輕地說:「其實這裏的空氣並不清新。」她就像個小孩般坦白。走着走着,她發現行人路的地磚狹縫有四個植物物種,同時又發現,地上有很多煙頭。

撫摸着香港的樹

她凝視着公園內銅像雕塑,笑了好一陣子。她抬頭找鳥鳴聲的來源,一陣子後,撫摸着身邊的大樹。「樹木是驚人的倖存者,就像有些人倖免於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一顆小小的種子具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微小的根可以穿過岩石。有些樹木已經有千多年的歷史,很叫人讚嘆。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樹上,我最喜愛我家花園裏的一棵山毛櫸,在那裏,我感覺自己更接近鳥類。」

不止動物,她亦愛植物。她說近年出版的《Seeds of Hope》,是她其中一本滿意之作,這本書的副題是「植物世界的神奇和智慧」。「我們現在知道植物之間可以進行溝通。還有,樹木如果被毛蟲襲擊,會發出信息素(一種氣味),警告同物種的其他樹木,同時向葉子發送額外的毒藥,幫助抵禦毛蟲。」她說,城市太多商場,太少自然環境。這是一種失衡的狀態。「我們可以想想:是不是可以減少消費?是否需要不停購買衣服?家中有一百雙鞋子,是在滿足我們的需要(need),還是我們的貪婪(greed)?」

她亦留意到香港巴士車身上的卡通動物廣告。她認為把動物「可愛化」並不是好事,因為會引致人們誤解動物本身的特質和個性,當我們掌握不到跟牠們有效的溝通方式而遇襲,人類最終只會怪責動物並殺害牠們。

香港動植物公園內的婆羅洲猩猩,是外來的瀕危物種,據知曾有人向她請教釋放這些失去自由的籠中動物的方法。她這樣回答記者:「這是不幸的,動物園裏大多數動物都無法返回野外。牠們還沒有學會如何在大自然生活。」

我們處身《魔戒》年代

她在港的時候,城市正在熱切討論人工島問題。「這是不好的,不只在香港,很多地方會從海洋取去泥沙填海,或建築物的物料也是泥沙的一種,這樣會對海洋生態造成破壞,是全球都在發生的問題。」

事實上,她天馬行空的腦袋,早就把好幾個大國領袖比作《魔戒》故事裏的黑魔王,「當今世界正在處於黑暗時期,就像《魔戒》裏的情況,不幸的是,今天不只有一個黑魔王,他們只關心短視的經濟發展,而且不停摧毀自然,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發展『魔戒同盟』,征服黑魔王,努力保護大自然。」

她說,當人們在談論地球資源耗盡之時移居外星是否可能,她反而覺得可以把那幾個大國領袖送到外太空,因為在那些不毛之地,沒有任何東西可再給他們破壞。
眾多動物中,她說最可怕的動物是人類。

「如果黑猩猩明明具侵略性,人類卻以為牠們是一種很優雅的動物,那不是很恐怖嗎?」

自以為具智慧但無知,比表面看起來兇惡的動物更可怕。「人類使用化學農藥,僅僅這一點,人類已經殺死了不少生物。

圖為香港動植物公園裏的婆羅洲猩猩。

圖為香港動植物公園裏的婆羅洲猩猩。

編輯推薦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永不放棄同時需要 休息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溝通 需要故事而不是辯論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工具 不是人類專利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素食 因為你可以選擇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情感 物種共通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生死 來生願做一隻小狗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希望 給孩子的話

【珍古德給人類的一堂課】後記:Mr.H 的護照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