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Not The Same 依然是我】後記:命運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劉玉梅

27 Oct 2017

2555-afterword-01

遭逢巨變,有人說:「你一輩子都是這個樣子了!」

真的嗎?失去了的肢體,會讓靈魂也失去了一部分嗎?

明周Book B今期封面故事訪問四名因意外而失去肢體的人,網站刊登其中兩個訪問。四位受訪者都在人生的不同時段遭逢大劫:吳志雄在二十八歲四肢癱瘓,司徒志強(Bobby)在四十八歲失去雙腳,黎芷愉在二十一歲失去右腳,高誌樫(阿高)在十二歲就失去右手。在最難熬的時間,有人以為自己人生已完結,有人甚至想過一死了之。我不再一樣,彷彿是一個永遠難以擺脫的詛咒。

第一次見志雄,我問自己:如果我是他,我會怎麼辦?我不能確切知道,採訪的四人,是什麼令他們勇敢地生活下去。

豐子愷曾說:「使人生圓滑進行的微妙的要素,莫如『漸』……人之能堪受境遇的變衰,也全靠這『漸』的助力。」

「漸」的本質,是時間。

隨着時間過去,一個人漸漸接受、適應、努力、跌倒、站起,再重生;也有人漸漸憤怒、失望、放棄、頹喪,最終永不翻身。沒有人有解脫痛苦的靈藥,時間不可能治癒一切,痛苦的時間,甚至可能比一般人所想像的更長,但是,時間的確可以讓人選擇,用怎樣的方式,生活下去。

經歷巨變,志雄依然是志雄,Bobby依然是Bobby,芷愉依然是芷愉,阿高依然是阿高。在這個「漸」的過程,最重要的,其實不是時間,而是人;性格,決定命運。

「不再一樣」之中,幸運的是,我們找到一種「依然」。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