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春天】文學心靈親近自然 動植物照見了人性 - 明周文化

【發現春天】文學心靈親近自然 動植物照見了人性

撰文: 蘇朗智     攝影: 譚志榮

26 Feb 2018

當春天來臨,即使是虛假的春天,除了尋找什麼地方能使人過得最快活以外,沒有別的問題了……對愉快心情構成障礙的總是人,除非是極少數像春天那樣美好的人。——海明威《流動的盛宴》節錄

Human則用一顆文學心靈來親近自然,冬末初春,遍地散落的大頭茶會令她聯想到「化作春泥更護花」,看見四照花則想到《山海經》中說道「其名曰迷穀,佩之不迷」的傳說。行山時她不免浮想聯翩、念念有詞,「然後旁邊的理科人就會覺得我在說外星文。」最近,一向畫花的她寫了一本《尋牠—香港野外動物手札》,書中沒有稀奇珍罕的動物,但大部分都是她親身所見,然後寫下邂逅經歷以及浪漫傳說。

y180113winny0256

「沒有刻意尋覓,或根本不能尋,有別於植物的不遷,鳥獸是流動的能量,在牠們面前人類既粗心又遲鈍,彼 此即使遇上,往往也只是匆匆一瞥。」這是葉曉文(Human)對鳥獸的感悟。

她眼中的動植物總是可愛好玩。土蜜樹上的種子,正是以前竹筒玩具的子彈「逼迫仔」;錫葉藤葉像砂紙般粗糙,可以將一毫硬幣擦得滑亮。變色樹蜥會在冬春日子,氣宇軒昂地曬太陽。胖嘟嘟的印支林鼠讓她想起小時候養的熊仔鼠。「如果只有學名,讀者會問與他何干,要讓讀者與動植物建立關係和理解。」

y180113winny0294

行山涉溪,葉曉文有時會帶備這些畫具,即場作畫。

香港人情意結

她的兩本尋花手札,都執着寫香港原生植物。每次她見到以香港命名的植物,都會興奮莫名:香港鵝耳櫪、香港崖豆、香港馬兜鈴……但寫到動物,她就執拗不來了,因為香港原生植物約有二千一百種,外來與原生的哺乳動物加起來卻只有幾十種:「我們熟悉的馬騮和松鼠都是外來的。但寫香港動物沒理由不寫牛吧?沒理由不寫馬騮吧?牠們這樣『惡』。」

走進郊野以前,她的文字晦暗陰鬱,現在筆下盡是對動植物的美好描寫,看見向遊人亦步亦趨的小野豬,還讚嘆牠是無畏的初生之犢。自古以來詩詞歌賦都寫自然的光明一面,難道就沒有陰險狡詐?

「小時候即使看到螳螂吃草蜢,也不害怕,覺得螳螂的姿態好有型。」物競天擇在自然界變得理所當然。當然,人類惡行還是令她憤慨。她痛恨溪澗旁捕獵大頭龜的鐵籠,又氣忿地搶回被黃牛嚼食的膠樽,但她深明一味責駡只是徒勞,不如先透過文字,令讀者認識香港活潑多樣的動植物。

與自然的約會

Human指部分行山同好追求「kill標(標高柱)」,踏遍山野崗巒。但動植物愛好者志不在此,「最多寶物離不開大帽山、馬鞍山等幾個地方。」她這次行的柏架山,既有汩汩溪澗,可以看到兩棲與爬行動物,也有野豬一家和哼唱的林鳥。「只要每次走不同的路徑和山澗,不同時間亦有不同發現。」秋冬行山是為了探路,若然見到尚未開花的植物,就約定在春暖花開之時重訪。

y180113winny0335

對行人毫無懼色的「港豬」,讓葉曉文想到人性的美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