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訪】西川美和 從文學到電影 - 明周文化

【藝文專訪】西川美和 從文學到電影

撰文: 蔡倩怡     攝影: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安樂電影公司提供

02 Dec 2016

k161025emilie-016

(西川美和不時張看窗外,靜默如她電影裏人之間那不可逾越的距離。)

當代日本電影,延續了昔日對家庭傳統的落墨。那些在舊式榻榻米上,家人以禮共對,節制的情懷,換成了現代社會中的細密裂縫,伸展至每人心底。西川美和是其中一位。師承是枝裕和,亦曾任森田芳光的助導,她的電影作品綿密細膩,戳破家庭的美好幻象,從而滑進人的脆弱內心。裂縫是光穿透的所在。家庭崩塌了,人之間的關係卻更見剔透。西川美和靜靜地書寫,然後通過攝影之眼,張看那心的背面──齷齪,卻燦爛。


如常的電影宣傳期,訪問接着訪問,我們來到酒店,西川美和仍在接受上一家媒體採訪。站在稍遠處,看着西川美和沉靜的臉,身體微微傾前,專注地聆聽。想起前一天看過她的新作《漫長的藉口》,妻子為生活多年的丈夫剪髮,默然聽着丈夫的絮叨,最後出門前向他報以深長的微笑。這是丈夫最後一次看她的臉。大概也就是無法逾越的心的距離。

「您好。」穿一身素黑的西川美和伸出手,臉掛上些許疲倦。沒有半點赧然羞澀,她自有一種敏銳與平復,即使不懂日語,也能在她說話的節奏與調子中,接通一點情感。

hi_b_10

longexcuse_stills_3

(上)首部作品《蛇野莓》展現家庭的暗暗裂縫, 從這部作品開始,家庭是她一直探索的命題。

(下)新作《漫長的藉口》,兩位失去妻子的男子,面對瓦解的家庭,重新檢視自身。

從文學到電影

早年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的文學系,卻在大學時當了逃兵──逃到電影院去。「我唸大學時不喜歡讀書,都喜歡看電影。」她笑着說。九十年代的日本仍有許多小戲院存在,從早到晚循環放映,就像一個影迷的秘密基地。她總會挑日本舊片和歐洲電影來看。

「九十年代,除了荷里活大片與很多功夫電影外,還有許多不同種類的小型製作。我喜歡看這些小型製作,以及一些情感豐富的作品,好像王家衛導演的電影。我也會看很多日本片。當時很多日本片不需大型資金也能成為出色的作品。這讓我明白到電影不必倚仗大量的資金,反之是更需要用心創作的作品。我就是成長於這樣的時代。」

她的作品漫漫步進心的漩渦,人在生活翻滾,逐步發現無法寬容地理解他人。《蛇野莓》(2003)裏家人之間的角力;《吊橋上的秘密》(2006)裏兄弟之間的愛憎皆不可宣示;《漫長的藉口》裏夫妻間各自的內心秘密……各種試探、猜疑與隱藏,都迎向灼烈創傷,然後漸漸撫平。

▂▂▂▂▂▂▂▂___________________

PROFILE

西川美和,生於1974年,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文學系,除了自編自導電影,還是一名小說家,曾獲直木獎,故此她的電影亦處處顯露小說家特有的細膩觸覺。早年曾參與是枝裕和的《下一站天國》和《這麼…遠,那麼近》,2003年獲是枝裕和監製她的處女作《蛇野莓》,並憑此片獲日本多項電影新人獎。其後作品開始受國際注意,成為國際影展常客。


下一頁>>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