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文化】逆轉/旗幟 降臨Hidden Agenda4.0! - 明周文化

【音樂文化】逆轉/旗幟 降臨Hidden Agenda4.0!

撰文: 匡翹     攝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2 Dec 2016

anti-flag

敢於就公眾議題發聲的Anti-Flag,一直堅持反戰、反建制、保護人權的立場。

作為香港獨立音樂最重要的演出場地,Hidden AgendaHA)因為牌照問題,在今年的1011日正式搬出它們第三代會址。傳奇或許都有終結的一日,不過對HA來說,故事仍繼續。利用眾籌、義賣等方式迅速籌得足夠資金,HA4.0將舉辦它們首個於新場的音樂會,請來了Anti-FlagJoey The Gangster等樂隊,並讓觀眾免費入場,體驗這場地的新一章。


| 免費回饋 |

即使在1211日,香港樂隊小紅帽與Phoon已率先踏上HA4.0的舞台演出,但由HA自己主辦的演出,則是這場Anti-Flag免費入場的演出。來自美國的Punk樂隊Anti-Flag已不是首次到HA演出,不單現場演出以氣氛高漲見稱,而且其鮮明的政治取向,亦是其備受關注的主因。

「請來Anti-Flag來當首場HA舉辦的演出,其實也有幾個巧合,一來樂隊在此期間進行亞洲巡演,時間配合我們籌備HA4.0的時間;另外,我們第三代場地的第一場演出樂隊也是他們,與他們似乎有一種特別的緣份;而且他們是Punk Rock 的代表,其對anti-establishment的想法,與我們也相當相似,所以他們也算一個能夠代表HA精神的樂隊。」HA的負責人許仲和(阿和)說。

| 政府就是阻礙 |

因為牌照問題而要搬遷,新一代的HA現在兼營餐飲生意,「現在我們希望兩邊同時運作,也知道到了真正有演出時,或會發現更多問題,但我們希望兩者可以互相宣傳,最終也是希望吸引新的觀眾來看演出。」

縱然在新業務上仍是初哥需要調整,但HA現在面對的最大困難仍是來自政府,「我們確實是獲得了食物加工牌照,但在演出方面就仍需要就牌照問題與政府繼續抗爭。其實香港政府本身就是一個阻礙,香港目前並不是一個經營live house最理想的環境啊。」不過,正如每一次HA被迫關門,主辦方都能覓得方向,另找空間繼續經營,HA呈現了香港獨立音樂的韌性。現在的雙線發展,亦令一眾樂迷多了一個方式去支持這傳奇演出場地的經營。「現在每天的營業也像是一個新的挑戰,」阿和說,「我們希望大家提出意見,讓我們繼續改善」。

Anti-Flag Live in Hong Kong 2016

時間|1215日晚上8
地點|Hidden Agenda(觀塘鴻圖道80號鴻圖工業大廈G/F
票價|免費
查詢|www.hiddenagenda.hk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HA
流離史

img_1605

歷代的HA因為不同的緣故而結業,第一代於2009年在觀塘宜安街的財利大廈經營,其出現其實是回應了當時觀塘樂隊湧現的現象。當時的觀塘因為有極多廉租的工廠單位,吸引了許多獨立樂隊在附近設立排練室。然而在2010年,政府的「活化工廈」政策卻令租金開始上升,HA亦被逼遷。第二代的HA於觀塘高良工業大廈從2010年經營至2012年,同遇被逼遷命運,而第三代於觀塘永富工業大廈的HA經營時間則最長,由2012年到2016年,最後因為牌照問題而被迫結業,同年遷至現址。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