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藝文部落】藝術家的共居空間

撰文: 匡翹     攝影: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07 Mar 2017

談到在紐約藝術家居住的建築,首先想到的當然是Chelsea Hotel,然而,Chelsea Hotel的住客來來去去,談到藝術家社羣的建立,反而可能比不上這次我們造訪的Westbeth Artists’ Housing。前身是Bell Laboratories,這裏似乎脫不了實驗的命運,在1970年,它被改建為藝術家宿舍,可供三百八十四名藝術家入住,而且沒有居住期限,這造成一個有趣的後果:這裏的住客,有六成以上,都已經超過六十歲了。

藝術家村落

Westbeth Artists’ Housing內,有供擺放展覽的空間,我們在那裏遇到了操流利希伯來語及英語的Avri Ohana。1939年生於摩洛哥,有猶太血統的他,十三歲時移居到以色列。他是畫家,也是以色列首個藝術家村落Ein Hod的早期成員。現在他是美國公民,同時也是Westbeth的住客─因為他現任妻子在此有單位─他在這裏住了十二年了,而他的妻子則在這裏住了二十年。

「我每天也繼續畫畫,恆常地,一天三至四小時。我享受自己身為一個藝術家。」Ohana說,「我的兒子也是藝術家,他住在洛杉磯。當他對我說打算當一個藝術家時,我只聳聳肩,現在的狀況有點不同了。」

然後他在詢問過妻子後,帶我們進入這所老化了的藝術家宿舍。

跨世代網絡

在樓層的大堂,你會嗅到濃重的大麻氣味。一張看似年代久遠的照片擱在一旁,前面是零星的花束。問到Ohana這裏要排多久才能入住,他說:「我不清楚,不過這裏時常都會有單位暫時空出來的。」

在走廊上,你能看到門上有些三角形的符號,「那是給消防員用的,因為這裏有許多兩層的單位,所以要標示給消防員看單位內的結構是向上或向下。」

是的,這裏每間房約六百呎的藝術家宿舍不只不設居住期限,而且只要你符合某些條件,你甚至可以入住複式單位,「只要你結了婚,生了小孩,你就能申請搬進複式的單位。」Ohana說。

Ohana與妻子居住在一個複式單位裏。他的妻子是Ze’eva Cohen,紐約現代舞圈子裏一個蠻重要的人物。在1969年,當普林斯頓大學開始出現女性本科生,舞蹈同年成為會計算學分的學科,而Cohen就是建立大學舞蹈課程的人之一。Cohen這位也門移民,早年從以色列來到紐約,成為Anna Sokolow舞團的成員達十年之久,然後單飛發展,受到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舞蹈巡迴計劃資助,在世界各地巡迴達十二年之久。現在,她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榮休教授,間中也有一些教育及編輯工作。

「我們是幸運的,即使到老,也能繼續做自己喜愛的事,不用擔心最基本的生活需要。」Cohen說,「這裏也是一個有趣的社區,你知道,如果你的孩子也是藝術家,他們是可以接管父母的單位,換言之,這裏建立了不只一代人的藝術社交網路。」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