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看不懂藝術?一切源自杜尚的創作 - 明周文化

為何看不懂藝術?一切源自杜尚的創作

撰文: 黎淑怡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02 May 2017

不少人認為藝術難以捉摸,無論自己如何努力地欣賞作品,似乎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當聽到這些作品原來價值連城,可能心裡也會疑惑:「這種藝術品為什麼能以天價被賣出?」只因相比起以往具形象的創作,如風景畫、肖像畫等,當代藝術則以另一方式呈現藝術的美。法國藝術家杜尚(Marcel Duchamp)主張「一切皆是藝術」,單車輪、晾瓶架,甚至是小便兜,他也認為是藝術品。

以反藝術方式創造藝術

無論是杜尚之前的作品《腳踏車輪》,把車輪固定在凳上,還是命名為《斷臂之前》的鐵鏟,都是把現成物作為藝術的材料。「我選擇現成物時,並不考慮其美醜。」雖然他是藝術家,但其創作總是高舉反藝術思想,狠狠地切斷傳統審美標準和藝術的連結。為何他會如此排斥傳統的藝術觀念?原來一切跟法國獨立沙龍展有關。

杜尚在17歲開始學習畫畫,並大受當時的前衛流派影響,後來他於1912年創作出《下樓梯的裸女No.2》,把一名女性在不同時間和空間的動態呈現在同一畫面上。杜尚將此畫作送往法國沙龍展時,評審卻覺得作品不符合立體主義的原則,不讓其參展。這件事對他來說打擊甚大,亦發現所謂前衛的藝術家,其實也未完全拋開傳統思想,令杜尚開始摒棄以往的繪畫形式,自由地創作。

不單是普通的日常物品,杜尚更把達文西的經典名作《蒙羅麗莎》的印刷品改造,用鉛筆加上山羊鬚,原本高貴優雅的女性,瞬間變成荒誕不經的滑稽形象。「當你看到她的鬍子時,她便不是喬裝而成的男性,而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不僅如此,他還為其「傑作」名為《L.H.O.O.Q》,是法語elleaehaudaucul的諧音,暗指畫面的女性淫蕩。此舉一出,即惹來觀眾猛烈的抨擊。

顛覆美學標準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杜尚利用作品來表達對戰爭的絕望,亦令其成為了達達主義的代表人物。達達主義是當時的前衛藝術思潮,除了反對戰爭外,亦對藝術本身提出抗議:作品充滿虛無主義的色彩,目的是讓大眾反思美感和價值的標準。

一般人認為藝術品應該是高尚的、是充滿美感的一件作品,然而在1917年,杜尚的《噴泉》便打破了此規限。「或許在洗手間內,《噴泉》是一件有用的物品,但當它放置在藝術展內,無庸置疑便是一件藝術品。」他把從商店買來的小便兜命名為《噴泉》,然後以藝術家「Butt」的名字簽署,把其當成藝術品,並提交至美國獨立藝術家展覽,要求展出,可想而知地,展覽負責人拒絕了這件作品進場。杜尚其後為作品辯護:「作品本身是否由藝術家親手創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選擇。他採用了一件日常生活的物品,並令其本來的意義消失,並注入新的標題和角度,他便為這物件創造了新思維。」他認為,作品最重要是能刺激觀眾的思考,並非單純是獲得美感上的滿足。這種劃時代的想法,即使到了現在,仍是深刻地影響着藝術家的創作。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