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有所懷念,人們得先失去某物。」香港藝術家鄺鎮禧使用的纖薄中介 - 明周文化

「為了有所懷念,人們得先失去某物。」香港藝術家鄺鎮禧使用的纖薄中介

撰文: Janice     攝影: 劉玉梅

09 May 2017

 

石屎封起的鋸齒,夢幻色調的捕蚊器,雕刻過的電視屏幕。鄺鎮禧觀照物件 的執着與詩意化,無形中賦予了物件生命。日常之物在流動的意義中重生,開展了違反功能的自我展現。質地與意義的拆解下,他為事物展開了一套獨有的語彙。

有所懷念 得先失去

「為了有所懷念,人們得先失去某物。」 在展覽引介中他如此寫。他解釋,從社會到身邊的人事物,都看見這種狀況。「我不視此為絕對的因果關係,也沒有任何評斷。只是有時見人們會為了懷念而選擇失去。僅此而已。」

沒有更多的意義鋪陳,鄺鎮禧對於狀態的捕捉與轉化,均以微妙隱約的手法配合日常的落差呈現。作品《獠牙》由十把裹上纖維混凝土的木匠手鋸組成,混凝土完整封印手鋸如刃套,日常功能的鋸齒完全隱藏,以至觀者霎眼看去幾乎遺忘物件的原身。在混凝土不容瓦解的性質之下,觀者在過分的隱藏中如開關般啓動對原貌的緬懷與惋惜。

m170502-janice-0115

流動 其實都是靜止

除了靜止作品,是次展覽還有影像與聲音,比以往展覽更多流動的元素,在展場的佈局中,交錯置放。《不要讓甜美的顏色成為負擔》的捕蚊器光管變成漸變的甜美色彩,「不要成為負擔那就成為解脫吧。」他形容那是蚊子飛進去的解脫,色彩輪迴變化,也引領蚊子進入輪迴。「那是在網上看到人對一件作品的評價。」他說。

_w0a9841

kong-chun-hei-the-tossing-light-2015-engraved-crt-tv-live-tv-channel-dimension-variable

 

作品《顛簸的光》則把幾部舊式電視玻璃表面雕刻和拋光,內裏播放日常收到的電視頻道。「這些影像大家都知道是容易得到而不可信的。」他認為這些本來是已知的事實,無意深化這種狀況的討論。但他指出這些循環的狀態其實是生活上的停滯,與其他靜態作品原理上根本如出一轍。電視影像透過雕刻的玻璃扭曲,他在意的是其中物料的可塑性。「我對於纖薄性質的東西特別感興趣。」要在凝固狀況中動搖其中的不穩定性,往往利用纖薄的中介打開缺口,也強調它們總在為人忽視之下擔當重要的角色。繪畫作品《Stuff XI》畫紙 上佈滿水墨繪上如電視玻璃上雕刻的皺摺,鑲於彎曲的鋼板上。在搖搖欲墜與不可動搖之間,帶出藝術家持續探索的主題。

stuff_xi_a

《遠離那些石頭》

日期:即日至6月3日
地點:Gallery EXIT(香港仔田灣 興和街25號大生工業大廈3樓)
票價:免費
查詢:2541 1299

保持距離

m170502-janice-0035

展覽名稱源自Radiohead的《 there, there》”Stay away from these rocks”,其英文名字把其中的”these”改為”those”。曲中提到一個關於海妖的希臘神話,關於會唱歌引誘船夫的妖怪,Stay away的距離,無疑為步向災難的警惕。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