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女導演】Tala Hadid與Monika Willi,以紀錄片作為自主的回應

撰文: 蔡倩怡     攝影: 李浩賢、徐子豪、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6 May 2017

page-3-image-13

需要在新時代找尋位置,歐洲的新女導演同樣面對無法輕易跨越的難關。異於拍攝劇情片的處處限制,英國導演Tala Hadid與助手二人組成簡單的團隊,到摩洛哥山上記錄女孩的真實命運;Monika Willi由剪接師崗位初嘗執導,完成另一長期合作的導演Michael Glawogger的遺作。拍攝紀錄片,是更自主,還是更艱難的選擇?

藝術互通

眼前的Tala Hadid充滿時代感,難以想像其作《山居少女圖》,是拍攝偏遠的摩洛哥山區。電影在香港國際電影節獲紀錄片競賽的火鳥大獎,評審形容「以優美的影像與內容,讓觀眾認識與世隔絕之地」。事實上,導演在英國出生與成長,也曾在紐約生活,現居於摩洛哥,準備拍攝新作,也是紀錄片,延續近作對人與自然的觀察。

她早在十九歲,仍就讀布朗大學時,已拍攝第一部長片作品《Sacred Poet》。「那部作品是有關對我影響尤深的柏索里尼,與其說是紀錄片,其實是更接近散文電影(essay film)。」早慧的她,深明藝術形式的互通。她畫畫、攝影、寫詩,無一不愛,但終究仍是回歸到影像的思考。好像《山居少女圖》,她拍攝了五年,間歇來回城市與山野,與山中家庭逐漸建立深厚關係,讓兩位少女的真實故事,在深遠靈性的景緻中緩緩道出。

 

h170423emilie045「拍攝時我希望讓自然與時間靜靜流轉。四季循環既是延伸而永恆的時間,也是相對人類的記憶循環。」沒有刻意的鋪排,《山居少女圖》中少女的臉靜默地說故事。Tala有着敏銳的觀察,「幸好我是女性,更輕易接觸被拍攝的家庭,更能感悟自然時間的流淌節奏,也更能走進兩位少女內心的房間。」選擇拍攝兩位少女的情誼,也是基於女性之間的體察─對私密的關係,對女性獨有的強烈連結(bonding)。Tala反覆思考紀錄片的視角與凝視,「能走進被拍攝者的私密領域並非很難的事情,但我考量的是影像是否忠於真實。」是故她因應作為女性拍攝者的身份與姿態來取材,能看見什麼,就是什麼。

Tala的姑姑是已故知名建築師Zaha Hadid, 不禁問她,女性的成功地位,重要嗎?她一笑,沒有直接回應。

身份轉變

page-3-image-10

《無名人間世》沒有直接的訪問,只有已故導演Michael Glawogger寫下的筆記與文章,通過女聲旁白穿梭影像之中,小心仗量攝影機與真實之距。這是Monika Willi的刻意安排。她在導演逝世後,處理大量的底片,決定完成合作多年的導演的最後遺作。

「你現在會形容自己是剪接師還是導演?」她沒有回答。過去,她一直擔任名導如Michael Haneke的剪接師,在剪接房內靜默工作。這次導演因拍攝途中感染瘧疾去世,Monika不希望讓其他人改變作品原貌,於是首次擔任導演,完成《無名人間世》。

「擔任剪接師與導演的分別是,以往我只需關注影像的節奏與流動;而當一名導演需要學習的,是如何作出決定。」好像《無名人間世》以獨白流穿影像,讓文字與影像的關係更顯幽微密切。她說到,這個決定是因為不以時間線作結構,她更希望突顯影像的張力,呈現一個旅程。「我希望電影所展示底層兒童的快樂、恐懼與悲慘等複雜性,由此交織出人間的美麗。」過去曾擔任電視台的剪接師多年,轉投電影行業跟名導合作。身為女性,會碰上什麼難題?「沒有,雖然擔任剪接師的大多是男性,但我們都很獨立地工作。女性唯一的困難,大概是更需要兼顧家庭。」Monika坦言, 如今她更有渴求去說一個故事,不論是紀錄片,或是劇情片,因而希望再嘗試擔任導演崗 ,從細小的剪接房走出來。


後記:差異

以女性導演作題,大概會惹來兩種反應。一是,認為男女早已平衡無差異;二是,認為不必給予她們「女導演」這種身份標籤。近年在三大國際影展 中,也能看到不少新晉女導演的身影。2014年,意大利女導演Alice Rohrwacher第二部作品《 e Wonders》 獲得該年康城的評審員大獎;去年康城影展,德國女導演Maren Ade拍攝的第三部作品《爸不得愛你》入圍主競賽單元,亦受世界各地影評讚賞。當然,要說的話,男性名字還是居多。舉這些例子並非刻意放大女導演的處境,而是說明,女性與男性,在電影工業的結構位置是根本不同,導致其中不少的差異。但我們追求的,是1=1的絕對對等嗎?我認為,直面現實,承認差異,讓這些差異成為女導演的獨有特質或處境策略,比天真地認為不用掛上「女導演」身份標籤,更來得實際。

Profile

Tala Hadid, 生於1974年英國倫敦,在美國布朗大學唸書時已拍攝首部散文電影作品《Sacred Poet》,及後拍攝多部短片作品,其作品亦於美國MoMA展出。2011年展開攝影計劃《Heterotopia》, 記錄她在紐約的生活。2014年拍攝劇情長片《Itarr el Layl》,今年最新紀錄片《山居少女圖》榮獲香港國際電影節紀錄片競賽火鳥大獎。

Monika Willi,生於1968年的奧地利,在電視台工作多年後轉投電影工業,擔任剪接師多年,曾為著名導演Michael Haneke等剪接,曾獲提名德國電影獎最佳剪接獎。首部擔任導演的作品《無名人間世》,是完成長期合作導演Michael Glawogger的遺作。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