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翻譯劇 探索本土小劇場的空間 - 明周文化

從《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翻譯劇 探索本土小劇場的空間

撰文: 蔡育衡     攝影: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設計對白提供

17 Nov 2017

02-2Jim作為劇場工作者,他認為這兩年的社會對小劇場的包容程度比以往高。

獨立的小劇團很多時因為資金和人手不足,或者對他們來說,更重要的問題是,他們要如何在這種限制中,通過場地來表達劇本的意念?創作人兼演出者陳泰然(Jim)於上年和幾名師弟一同開設劇團「設計對白」,並將於十二月上演劇團的第一部作品《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劇本翻譯自愛爾蘭劇作家Enda Walsh的《Disco Pigs》。細心留意會發現演出檔期有點古怪,時間都集中在節日前後的晚上。訪問前和劇團創作人談起,記者發現演出檔期與小劇場的生存空間,兩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借語言建構關係和距離

在小劇場出演,空間和演出人數,會令這類型劇本更注重人物的內在心理空間。劇中主要講述有一對孖公仔從小就形影不離,生活於自己幻想的世界,有屬於自己的語言。他們在一天發現有些東西是不能永遠持續的,兩人最終都要分開,這套劇就是要去展現兩者分開歷程的思緒。

作者在劇中藉劇本語言,展現出兩個角色心理上的親密接觸。她們因為十七年來的朝夕相處,與外面的世界相隔了一段距離,兩人之間生長出一種屬於他們自己的特別語言。原劇本在語言上很有自覺,刻意將文字寫成地道的愛爾蘭方言。Jim以《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的原著來類比,小說作者同樣刻意利用蘇格蘭的地道語言來建構故事的氣氛。敘述者和觀眾的距離,都因著熟悉(也可能是全然陌生)的語言而重新定位。

05-2劇中另一位演員龔淑怡(Zoe)剛從香港演藝學院畢業。

借語言來建構人與人的關係和距離,這意識令Jim在翻譯劇本為粵語時有更大空間,「它並不是一個以內容為主的劇本,而是以節奏與聲音為主,所以改篇都由這個角度出發。」

Jim為這齣劇排戲的同時,又一面談起正在籌備的另一齣劇目,是同系列的下部作品。兩場劇的主題都是圍繞著都市間,人與人之間的親密距離。他以香港的五篇短篇小說來作為下一齣劇的題材,其中一段就用了作家崑南的《旺角記憶條》。他坦言,有很多作品都看不明白,但這篇留下深刻的印象。

「當中描述到一種既親密又疏離的感覺,就是故事講當時剛剛出了Sony memory stick 的相機。生活在一個用memory stick就可以記得到所有事情的世界,是一種很微妙的意象。」在一個後現代的都市中,人與人的距離,記憶連同儲存工具一同壓縮,下一代又要如何生活下去,這些都是Jim希望可以探討的現象。

翻譯劇本的「有效日期」

當代翻譯劇在香港並不是很流行,大型劇團演出主要圍繞經典作品。以往很多海外劇場作品在傳入華語地方時,都會先在中國和台灣翻譯成書面語或者普通話,而香港因為資源不足,所以較少直接翻譯成粵語。

談起比較有系統的粵語翻譯劇本,Jim和另一位演員Zoe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提到黎翠珍教授這位翻譯界前輩。她是香港翻譯史裡舉足輕重的人物,七十年代起以粵語翻譯了一系列經典話劇,包括莎士比亞、契訶夫、Edward Albee等人的作品。她翻譯時甚至會為難讀的字標注正音,方便人們查閱,而這種工作在香港只有很少人會做。

11

對於這些翻譯劇本,Jim認為語言上會令它們的流傳和接受有所限制,「若果你現在回去看黎教授翻譯的劇本,就會覺得不太適合現在的舞台了。拿十年前的廣東話跟現在的比較,它們單是在戲劇效果上就已經相差很遠。」當粵語翻譯劇本有一個「有效日期」,辛苦把文本翻譯還有沒有意義?

在英語世界其實都面對相似的問題,契可夫的英語劇本一直都在更新,Jim重看三、四年前的版本,又會發現此刻有新的問題需要回應,舊的版本已經有些脫節。而對戲劇文學的討論最終都回歸到整個社會風氣,他認為把新奇的想法放在英國實行的話,他們有資源也不介意去嘗試,「如果放在香港,場地的負責人就會問有沒有那麼多觀眾,有沒有重寫的意義。」現實因素對他來說也是對劇場的最真實體驗,觀眾也許不是唯一,但絕對是他們最重要的意義。

「小」劇場在香港

現實因素很多時候都主導了這些獨立劇團的演出機會。關於香港小劇場生態的問題,Jim認為香港劇場設計最不真實的地方,在於小型劇場集中在市區,在新界演出的機會不多劇場空間的區域性的不均影響了劇團接觸觀眾的機會。「基本上觀眾住在界限街以北的,都很難接觸到,難道他們生活中是不用戲劇的?」除了某些大會堂的文娛廳之外,提供較多小劇場演出的地方,至少都要去到九龍,對新界的市民來說其實十分不方便。

小劇場經營也十分困難,提供演出的場地如香港藝術中心和藝穗會,都是自負營虧的,所以管理上也會以較現實角度出發。Jim與團隊的首次演出,在未開始排戲前,已經先感受到要行的這條路,要比其他人跨過更多不同障礙,「譬如我們要預留超過一個星期的檔期已經很困難,因為你會破壞他們的時間表。有時他們要插入很多酒會,展覽,去填補場地需要的支出。」對很多演員來說,只辦三至四場的演出很可能僅僅足夠熱身和了解觀眾的反應,時間上來說是絕對不足夠的。

檔期太短也造成節目多而場數少的現象,Jim認為整個資助及行政架構比較吸引中型劇團去把時間投資於更大的演出場地,令整體的節目不夠多元化,「在英國、南非、挪威,甚至以色列也有小劇場,他們亦因此能夠發展出屬於自己地方的戲劇文學。」他說能夠形容都市中緊迫和繁忙關係的文學,會影響到劇場形式的轉變,小劇場自然地出現,去反映都市的人民面貌,也會令整個劇場環境更多元化。

facebook-cover-photo-pic-web

歐洲當代小劇場作品:《與未成年豬仔發生愛行為》Disco Pigs
製作單位:Fableist Ensemble 設計對白
創作,演出:龔淑怡、陳泰然
日期:‪2017年12月22-24日,28-31日
時間:‪8:00 PM (‪3:00PM 12月31日)
地點:麥高利小劇場(香港藝術中心)
票價:$220,$190 (全日制學生/長者/殘疾人士)
粵語演出 不設劃位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