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片配樂】《一念無明》作曲家 波多野裕介實現Final Fantasy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8 Dec 2017

憑藉電影《七月與安生》配樂,與金培達一起贏得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同時以《一念無明》獲得「最佳電影配樂」提名,年僅31歲的波多野裕介來港六年,已在香港電影界大放異彩,日本人的名字令人留下印象,鎂光燈背後,他自稱是個「宅男」,既不擅長運動,也沒女人緣,讓他與音樂結下不解緣的,竟是電子遊戲《Final Fantasy》。

y171219eugene0152在酒店當鋼琴手的經驗,令波多野裕介掌握到觀眾對不同音樂的反應。

酒店當鋼琴手 掌握觀眾即時反應

前陣子,他到與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為一個學生編曲比賽頒獎並分享創作心得,有學生問到,導演與電影配樂師都是藝術家,兩者如何配合?「電影配樂師滿足導演要求,透過音樂把導演的訊息帶出來,帶動別人的情緒,卻不能情緒化,如果只堅持己見,還是當音樂家自己創作音樂較適合。」明白團隊合作的重要性,或者正是他的致勝之道,涉足電影業前,他來到香港第一份工作是在酒店當鋼琴手,「在酒店彈琴時,我要與歌手、其他樂師等合作,不能只顧自己表演。」這點與電影工作要求一致。

他直言自己是幸運的,回想2011年來到香港,第一個星期便找到工作,那是一份五星級酒店的鋼琴手,「那時一星期七日都要彈琴,什麼歌都要彈,流行曲、爵士樂,而且樂隊指揮着我隨時轉調,不容許出錯。」全職鋼琴手工作維持了一年,之後他便轉為兼職,專心作曲,但那段日子的確練就了他一身好工夫,認識了很多香港老歌,也習慣了在人前表演,難怪分享會當日有學生請他即場示範配樂,他由台下走回台上不消一分鐘,便即興編曲彈奏出完整曲章,全場拍爛手掌。

「我的酒店同事一直不知道我為電影編曲,他們看電視才知那得獎者是我!哈哈!」他開朗地笑道,原來得獎後,他仍然在酒店彈琴,「電影配樂師在自己的房間配樂,很難知道觀眾的感受,在酒店當眾表演,有助我了解人們對不同樂曲的反應;而且音樂在房間內的音量與在電影院內播放的音量不同,誇張一點,反而在戲院播放就剛剛好!」

y171219eugene0141為不同的電影配樂前,他都會把整個人調校至該電影的氣氛和調子。

學習廣東話 為港產片配樂

波多野裕介這次受訪時以英文為主,間中還夾雜幾句廣東話,說起話來眉飛色舞,沒有一般日本人的含蓄內斂,或者與在美國出生不無關係。他十歲時隨父母回到日本生活,後來他到馬來西亞生活,直至2004年赴澳洲讀大學,認識了當時的香港女朋友,即現在的太太,於是定居香港,「我好鍾意香港!或者因為我的成長背景,令我變得open-minded,很樂意學習新語言,頭兩年我非常努力學習廣東話,我覺得最第一步打開心扉的方法,就是學習當地語言。」

日語和英語才是母語,但為港產片創作主題曲時,要配上中文歌詞又如何是好?「我會先作曲,填上英文或日文歌詞,再交由朋友翻譯為廣東話或普通話歌詞,有時太太也會幫手唱Demo。」太太是他的廣東話老師,也是最強後援。

他的有容乃大也反映在音樂創作上,他為《一念無明》、《七月與安生》、《全力扣殺》多套電影配樂,由沉鬱、明快、搖滾還是港式懷舊曲風都包攬,甚至在《今晚打喪屍》的MV中揈頭彈吉他兼扮喪屍。除了因應電影主題,更重要是取決於導演個性,「《一念無明》的黃進是個情感很敏感的人,每個音節都會聽得仔細,再要求我修改,足足花了一年時間才完成;《全力扣殺》導演郭子健很熱血,所以配曲都是充滿熱情的,每次當聽導演講解故事內容,我就馬上開始開始作曲,如果導演只給我劇本,我反而無法創作!」

17814200_408269132888797_3235505768025671940_o波多野裕介形容《一念無明》導演黃進是個敏感的人,二人花了一整年時間製作電影配樂。(《一念無明》劇照)
%e6%b3%a2%e5%a4%9a%e9%87%8e3波多野裕介自言沒為創作設限,他在電影《今晚打喪屍》的主題曲〈雙截龍〉MV中,就自彈自唱自演扮喪屍,「趁年輕,Why not?」他說。(YouTube截圖)

每次為電影配樂前,他都會把自己調校至電影的氛圍,甚至把電腦的wallpaper也轉至合適畫面,「之前為《幸運是我》配樂,電影講述親情,我便與太太帶吉他到赤柱,一邊看別人一家大細在海邊玩,汲取靈感;我之前其實主要作爵士樂,從不聽搖滾曲,但《今晚打喪屍》配樂是要搖滾,我就日夜不停聽搖滾,催眠自己是Rock友!」他更透露完成作品後,他帶同demo走去找導演,一邊播歌,一邊大嗌大唱,「現場唱比在電腦播MP3有力量得多!」問及他心目中成功的電影配曲,他坦言,「一哼起旋律就會記得是哪套戲,例如《Star War》、《Godfather》,好的音樂就是要恆久。」

他直言自己在電影配樂上仍在學習階段,他與前輩金培達合作得獎作《七月與安生》配樂,對方在作曲技巧令他大開眼界,「配樂不是開心的情節就配開心的音樂如此簡單,有時傷感的電影配上慢的開心音樂,反而更觸動人心,而傷感的電影,再配上戲劇化的音樂就會too much,這是畫面與音樂的關係,只能透過經驗來掌握,他就是這方面的能手。他是個很友善的人,在這行立足良久,他令我發現,不要改變自己太多,保持友善,我覺得我以後也要這樣。」

為遊戲配樂 實現作曲家的Final Fantasy

話說回頭,比起很多人自小學琴,他的音樂路可算是「輸在起跑線」——十七歲時才學習,「中學時我不擅長運動,也沒女朋友,是個宅男!」有次他想玩電腦遊戲Final Fantasy,買了遊戲光碟才發現那原來是soundtrack,失望之際聽着聽着卻入迷了,旋律一播,腦海中就馬上想到是哪集遊戲畫面,「原來音樂的力量如此強大,即使上學時聽歌已好開心,好像已在玩遊戲!我好想自己也能編出這些美好的音樂,於是買了編曲器材。」無心插柳開始音樂之路,後來還在大學由主修數學,轉為修讀古典音樂。幸好,父親小時候也想成為音樂家,只是為了生繼而無法實現夢想,所以對他學習音樂倒是很支持。

很多人認識他都是因為電影,其實去年他也曾為手機遊戲配樂,「遊戲配樂與別的音樂編曲方法很不同,它沒有前奏、發展、副歌、收結的,而是不斷重複,從不會停,當中卻要有變化,而且開始與終結要很自然地連接,亦不可太激動,因為那是背景音樂。」他視Final Fantasy的主要作曲家植松伸夫為偶像,植松伸夫同樣是半自學成才,「很多人認為遊戲音樂是給小朋友聽的,其實不然,植松伸夫1999年作的曲已是很認真,猶如古典音樂,對孩子衝突很大,怎樣才算是成功的作曲家?他就是,影響很多全世界孩子,我也希望有一天也能做到這樣有影響力,他現在六十多歲,唔,我還有三十年時間,仍有時間!」波多野裕介朗聲笑道。

photo-7早前在會德豐地產與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合辦的音樂分享會上,波多野裕介面對學生們的提問,耐心地一一解答,他還高興地說有不少學生也是Final Fantasy的Fans。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